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土方组】相亲风波

“号外号外!和泉守兼定要去相亲了!《博多日报》十小判一份,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清晨,这个爆炸性新闻传遍本丸公司。
“你怎么也不拦他一下……”歌仙兼定苦恼的揉着眉心,刚才他在跟和泉守兼定商量家里让他去相亲的事情,没有注意到躲在门口偷听的博多藤四郎,等他俩有所察觉,博多已经将此消息传遍公司。
“你看他那机动值,咱俩追的上?”和泉守兼定同样很苦恼。
中午,员工食堂……
“喂和泉守,听说你要去相亲了?”陆奥守吉行从背后拍了一下和泉守的肩膀,另一只手上抓着当日的《博多日报》。
“就是去吃个饭,反正我不打算妥协。”
“真的假的,听博多说,如果这回还不成,歌仙绝不会饶你。”
“那有什么关系~”加州清光也凑过来,旁边跟着大和守安定,“帅气又强大的和泉守兼定,就应该这样,敢于挑战爹妈的逼婚,敢于当一辈子单身狗。”
安定:“同意。”
“滚!”
“兼桑!”熟悉的声音传来。
“国广来了?快坐。”和泉守没再搭理三位损友,朝堀川国广招手。
“我就不坐了,还有很多工作没完成,就是想跟兼桑说一声,祝下午相亲顺利哦,加油!”堀川把手中的橘子留给和泉守,又赶回去工作了。
“国广!怎么连你也这么说!”和泉守哀嚎道。
“啧啧啧,襄王有意,神女无梦啊。”陆奥守同情的拍着他的肩膀。
“陆奥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兼定喜欢国广?”清光捕捉到损友话中的重要信息。
“你才知道?他早就跟我们宣布过了。”陆奥守一个白眼丢过去。
“诶?我们竟然不知道?”安定惊道。
“你俩当时只顾着秀恩爱,能听见他说的内容就怪了!”
“这样啊……没办法,谁让清光这么可爱。”安定说着在清光脸上亲了一下。
“大和守安定!”
陆奥守吉行:“……”
“各位,跟你们商量个事!”此时食堂内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和泉守兼定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瞬间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如你们所见,今天下午,我要被家里逼着去相亲,我那祖宗也会跟着一起,我怕我对付不了那俩人,想请在座的大家跟我一起去,说什么也要帮忙把这事搅黄了!”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鹤丸国永说。
“人生就是需要惊吓,是不是啊鹤丸先生。各位,一句话,去不去?”
“去,当然去。”清光首先发表意见,“有热闹不看,这可不是我的风格。”
“清光去哪我去哪!”安定附和道。
陆奥守吉行:“……”
陆奥守吉行,卒。死因:过度直视秀恩爱。
清光和安定表过态后,公司其他员工也纷纷表示,愿意跟过去看戏。
当天下午……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和泉守兼定冲进事先约好的餐厅,朝等候多时的二人三鞠躬。
“没关系,是我到的有些早。”女方并无怪责。
“不不不,他应该先到的,我在这替他道个歉。”歌仙说。
“好了,直奔主题吧。”女方说,“姓名?”
“啊?”和泉守一愣,歌仙推了他一把才支支吾吾的回答,“和……和泉守兼定。”
“在哪里工作?年收入多少?家中可有兄弟姐妹?家住哪里?”
和泉守十分头疼的应付着各类问题,最后女方问:“为什么会来跟自己相亲?”
“我妈逼的。”这一次,和泉守兼定不解思索的回答。
“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歌仙问。
“我说我妈逼的。”
“你妈逼的?”
在邻桌偷听许久的鹤丸国永此时给博多藤四郎发了条消息,下一秒,博多凭借他的机动优势绕餐厅跑了数圈:“号外号外!万事求风雅的歌仙兼定竟然在相亲现场辱骂家中小辈‘你妈逼’,这背后究竟有什么隐情!《博多日报》十小判一份,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博多藤四郎!为什么哪都有你!”歌仙兼定追上去,没追到。
“噗嗤——”在一旁看戏许久的女方忍不住笑出来。
“那个,这位小姐,很对不起让您看笑话了,要不相亲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和泉守很抱歉的朝对方一鞠躬准备开溜,不料又被对方拦下了。
“不要这样说,和泉守先生,我觉得你和你的家人很有意思,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女方羞涩的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后面的意思已经很明确。
“不不不!您不用勉强!”和泉守惊慌的摆摆手。
“我没有勉强啊,我真的感觉你们家很有趣,而且你长得也挺帅的,所以……我愿意和你相处看看……”对方说着说着,红了脸,羞涩的低下头去。
“不可以!我……”
“阿兼!胡说什么!”歌仙回来了。
“祖宗!”和泉守阻止了打算继续说下去的歌仙,“祖宗,还有这位小姐,我实话跟你们说了吧,如今我心有所属,不可能再跟这位小姐交往,也希望祖宗告诉家里不要再给我安排相亲了。”
“心有所属?”歌仙眯了眯眼睛,“阿兼,就不要搬出这么低级的理由了好不,你要是心有所属,为什么不早些领回家给你妈看看?”
“因为……”和泉守咬了咬牙,说,“其实我,不近女色,有龙阳之好,断袖之癖,这位小姐可能接受?”
“呵呵,这话诓的了别人诓不了我,我还告诉过那些招惹我的臭男人,本小姐喜欢女的呢。”对方不以为然道。
和泉守他无语,他泪奔,为什么这年头说实话都没人信了。这时候他看到堀川国广跟清光,安定一起坐在不远处的一桌,心里对国广说了声抱歉,朝那桌走去。
“兼……兼桑?”被和泉守一把抱到怀里,堀川有些被吓到。
“我知道你还是不能接受我,可是我不会勉强你!哪日,哪怕你需要我这条性命,只要你说一声,我也绝对没有不给的道理!国广,我只求你不要再不理我了,这样我会很痛苦的!”
“我……我什么时候不理兼桑过了?兼桑,能不能先放开我……”堀川轻轻推了一把,没推开。
“我知道你不忍心,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所以说,不管多久,只要能等到你接受我的那一天,这辈子,也值了。”
然后当着祖宗和相亲对象的面,当着几位损友的面,当着众多公司同事的面,和泉守兼定吻了堀川国广。
过了许久,和泉守放开堀川,转向那个女生:“所以说,你也看到了,我不能接受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就算是孽缘,我也认了。这位小姐,如果可以,能不能请你……放过我们?”
女生:“&¥€♀$#£%%/&¥£!”
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跑了,然而和泉守并没有因此松一口气,他小心翼翼的看向堀川,对方也看着他。
“兼桑……”
“国广,刚才真是对不起……可是……”和泉守咬咬牙,继续说,“国广,刚才的话,并不是为了吓唬那位小姐,那也是我的心里话。国广,我喜欢你,很早就喜欢了。”
“兼桑说……喜欢我?”堀川仍然处于懵逼状态。
“堀川你才知道啊?”刚刚被救活,赶到现场的陆奥守说,“高中时他为了跟你见面,天天拖着俺往土方老师那边跑,俺的老师还跟土方老师关系不太好,害得俺一边得忍着土方老师对俺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一边要为了你俩当电灯泡发光发热。”
清光:“陆奥守你竟然当了十年电灯泡!”
安定:“这都没烧坏,佩服佩服。”
“……”陆奥守取出一副墨镜戴上,才敢正视夫唱夫随的俩人,“俺变帅了,也变强了,你们继续……”
“所以国广,你怎么想?”和泉守问。
“我……”堀川求助的看向其他人。
“国广,赶紧答应他吧,陆奥守都当了这么多年电灯泡了。”清光说。
“就是,赶紧答应吧,然后我们该鼓掌就鼓掌该点洋蜡就点洋蜡,搞点形而上学的东西,也浪他一漫。”安定附和。
“我……”堀川又将目光投向自家兄弟,山姥切国广和山伏国广。
“咔咔咔……”山伏上前一拍堀川的肩膀,“兄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不管你作出什么决定,我们都支持你。”山姥切在其身后点了一下头。
堀川终于看向和泉守:“兼桑,我……”
和泉守(紧张):“国广,你说。”
“我……我也喜欢兼桑……”
“哗——”餐厅里响起掌声一片。
清光:“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被遗忘许久的歌仙:“阿兼!”
没人搭理……
“和泉守!”
娶了媳妇忘了祖宗的和泉守:“国广,我们回家吧?”
堀川:“好,兼桑。”
“和泉守兼定!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祖宗!”
众人将眼光转向歌仙兼定。
“祖宗,你怎么了?被人给煮了?”和泉守惊讶道。
“胡说什么!”歌仙暴躁道,“阿兼,我绝不允许你跟这么不风雅的家庭扯上关系!”
“歌仙先生,”山姥切国广发话,“首先,我兄弟跟和泉守高中时就已经认识了,干涉他们恐怕不妥;还有,我不觉得国广家比兼定家差在哪。”
“是吗?”歌仙眯起眼睛,“这样吧,你把你身上这块白布摘下来给我洗掉,我就同意他俩在一起。”
“……”山姥切有些抱歉的对堀川说,“对不起兄弟,帮不了你了。”
堀川:“……”
“歌仙先生,”山伏插话,“你还记得上次你看到餐桌上放着的,一位男歌手的专辑吗?”
“记得啊,那又怎样。”
“我记得你嫌那张专辑的封面不风雅,把它扔了?”
“那又如何!”
“那是boss的爱豆的专辑,是boss看的比命还重要的人。”
“……”一片寂静。
“那个,山伏,山姥切,有话好好说,”歌仙陪笑道,“毕竟我们都是阿兼和堀川的监护人,以后都是亲家,我不小心丢掉专辑的事情先别告诉boss。”
山姥切:“现在知道求我们了?刚才谁这么霸气还不同意堀川和和泉守在一起的?现在咱怎么又变亲家了?”
歌仙:“好好好,只要你们家堀川喜欢,我同意,我同意……”
清光:“你不要搞错了!”
安定:“是兼定先喜欢的国广!”
陆奥守:“……无所畏惧,继续围观……”
“行行行!”歌仙叫道,“只要他们两情相悦,我都同意,只要你们别告诉boss……”
和泉守:“听到了吗国广?”
堀川:“嗯,太好了呢兼桑。”
歌仙:“……我把她爱豆专辑丢掉的事……”
“歌仙兼定!原来我爱豆的专辑是你扔掉的!”餐厅门被猛的推开,公司的boss走进来,身后跟着压切长谷部。
清光:“完了完了,boss是真的把她爱豆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的啊。”
安定:“看来歌仙先生在本丸公司的职业生涯到此为止了……”
boss:“歌仙兼定!别让我再见到你!”
歌仙:“boss不要这样!没有您,谁给我发工资啊!”
“你走!”
“我不走!”
“你赶紧给我走!”
“我就是不走!”
“现在立刻马上走!”
“你打死我也不走!”
“你不走我走!”
“boss!”长谷部追了出去。
“阿兼……”歌仙求助的目光投向和泉守。
和泉守:“祖宗,既然您同意我和国广在一起了,我们马上就走……”
清光&安定:“走了走了,主角都离开了咱还留在这干什么。”
陆奥守:“俺要去买副效果更好的墨镜……”
“听说boss的爱豆两个月以后会来我们这里开演唱会,如果你能替boss抢到票,她大概会很高兴的。”山姥切离开前甩下一句。
“多谢亲家提醒!”
待众人都散了,博多藤四郎还坐在原地,似乎在思索些什么。
一期一振:“博多,在想什么?”
博多:“我在想明天《博多日报》的头条写什么好。”
一期:“……”
——the end——

评论(14)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