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轩辕剑×刀剑乱舞】【土方组】忆相逢

*执着于下海捞堀川的我,在重玩《轩3》和《轩3外》两部游戏的时候有了脑洞,剧情就是四个牛人来日本旅游遇见兼桑,因为看兼桑顺眼(没错就是这么任性且草率的理由!),决定帮兼桑找国广回来让土方组得以团聚。
*主角是轩三的阿拓,宁珂,赛特,妮可,刀剑的土方组。

『“兼桑,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会怎么做?”
“离开?国广要去哪里?”
“没有,我就随便问问啦……”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我一定会去找你。因为我相信我们之间的羁绊永远不会断,所以,不管你走的多远,我一定会找到你。”
“……如果我不在了,兼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我希望兼桑,永远都是又帅气又强大的和泉守兼定。”
“哈哈真是的,你这家伙怎么突然这么煽情,害得我也伤感起来了。”
“对不起啦兼桑。”
“国广,土方先生已经离开了,你千万不要也离开啊。”
“我知道了,兼桑。”』
『“兼桑,我出去一趟。”
“知道了,早点回来。”
“……嗯。”』
“!!!”和泉守兼定从梦中惊醒,环顾四周。堀川国广已经出去好几天了,不知为何,到现在还没回来,问了土方岁三先生的亲戚,他们也只是敷衍几句,然后匆匆回避了。
『七十年后……』
“宇文先祖,这是我朋友林明推荐的地方,他的故乡,我们那会儿称这里为倭国,不错的地方吧?”赛特带众人穿过樱花树林,问宇文拓。
“的确,很漂亮的地方。”宇文拓点点头,随即朝着逐渐跑远的,一黑一粉两个身影喊道,“宁珂,妮可,现在是一千多年后的世界,又是在异国他乡,你们两个不要乱跑!”
“知道了!”两位魔女看什么都觉得新奇,听见宇文拓喊她们,也只是随口应了一声,不一会儿就飞远了。 不知过了多久,叫妮可的魔女又飞了回来。
“赛特赛特!”魔女身后的翅膀不断扑腾,显然是十分激动了,“我和宁珂刚才看到一把剑,可漂亮了,你和宇文大哥要不要过来看一下?”
“剑?”宇文拓和赛特互相看看,便追了上去,很快看到独孤宁珂站在那里,对着一把日本刀仔细打量着。
“宇文大人,你们来了?”独孤宁珂迎上前去,“快来看看,这把剑,好像有些奇怪?”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呢。”妮可围着刀转了几圈,“很奇怪的气息。”
“魔界的气息吗?”宇文拓皱眉。
“不是。”两位魔女一起摇头,“反正就是觉得奇怪,好像有生命一样。”
“说起来,宇文大人,这地方好安静,会不会……有鬼?”独孤宁珂躲到宇文拓身后,而妮可依旧在那把刀的旁边绕来绕去。
“是你吗,国广?”一个青年的身影显现。
“哇!鬼啊!”妮可尖叫一声,一道闪电朝那青年劈过去。
那青年也怒了,拔刀挡下这一击:“有没有搞错!竟然说本大爷是鬼?我看你背后还有翅膀,你才是鬼吧!”
“什么什么!你竟敢这样说我!活腻了吧!”妮可取出弓箭,同那青年打成一团。
“都给我住手!”宇文拓拔出轩辕剑,用一道剑气分开二人。
“ 妮可,别再惹事了好吗。”赛特有些不满的说。
“哼╭(╯^╰)╮”妮可别过头去,不理他了。
“这位先生,抱歉,我的同伴有些性急,冒犯了。”宇文拓向那青年抱拳。
“没关系的,也怪我突然出现,吓着了你们的同伴。方才感受到你们身上携带的刀剑的气息,没想到这个时代还有人会使用刀剑战斗,所以错认为是我的搭档,抱歉啊。”那青年倒也豁达,并无怪责,“这位姑娘身手倒是不错,已经很久没有机会用刀剑找人切磋了呢,自从火枪打炮的时代到来以后……”
“阁下也很厉害,方才阁下与我同伴交手,招式很是凌厉霸道,在下佩服。”宇文拓微笑道。
“嘿嘿,客气了。”青年笑道,“想不到时隔百年,还能遇见同道中人。介绍一下,我是土方岁三使用过的刀,和泉守兼定。”
“诶?那你到底是人是鬼?”
“妮可!”赛特有些无奈的呵斥道。
“大隋太师,宇文拓;这位是本座的后代,法兰克的骑士赛特;这两位姑娘是我们的同伴,独孤宁珂和妮可,撒旦手下的女魔将。”宇文拓一一介绍。
“唉,原来只是同伴啊……”独孤宁珂叹息一声。
宇文拓没理宁珂,继续道:“如果我没有猜错,阁下应该是刀剑化成的付丧神吧?”
“赛特赛特,付丧神是什么?”妮可扯了扯赛特的衣服,好奇的问。
“我也不知道,回头问宇文先祖吧。”
“付丧神为日本的妖怪传说概念、指器物放置不理100年,吸收天地精华、积聚怨念或感受佛性、灵力而得到灵魂化成妖怪。”宇文拓回答,“刀剑化成的付丧神,大约跟当年轩辕剑幻化出的轩辕剑仙差不多吧。”
“懂挺多啊……”和泉守兼定嘀咕道,“难怪你们可以感觉到我的存在,来头不小嘛。”
“惭愧,这些年来四处游历久了,有些事情自然就知道了。”
“所以今天我们到一千年以后的世界游玩,能遇上你,也是有缘!”妮可扑腾着翅膀,很开心的说,“那这位先生,刚才听你话里的意思,你是不是在找什么人?告诉我们好不好?”
“妮可,不要这么八卦!”赛特无奈道。
“呵,告诉你们也无妨。”和泉守兼定黯然道,“我在找我的搭档,堀川国广……当年他对我说要出门一趟,很快就会回来的……可是已经过去几十年了,他都没有回来……”
“……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找他吗?”独孤宁珂问。
“当年我等了他好几日,他却一直没有回来,我便出门去寻,可是这么多年了,我始终没有打听到他的消息,甚至,到如今人们都将他视为传说,根本不相信他的存在,更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不过我不会放弃,就算到天之涯,海之角,我一定要找到他。”
“这个人一定对你很重要。”宁珂说。
“……”
“赛特赛特,我们要不要帮帮他?我觉得他好可怜啊。”妮可勾住赛特的胳膊,眨着眼睛问。
“这……”赛特有些犹豫的看向宇文拓。
“赛特你看这位先生多可怜啊,他等的人一直没有回来……”妮可眨眨眼睛说,“而且,赛特你不是骑士吗?我听说骑士的八大美德其中一条就是‘怜悯’,总不见得这点小忙都不肯帮吧?”
“你从哪看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找一个下落不明的人哪里是这么容易的!”
“宇文大人,以你的实力找个人应该不成问题吧,要不你也帮帮他?”独孤宁珂也扯着宇文拓的衣袖问。
“这……”
“呜呜呜……”两位姑娘突然哭了起来,令宇文拓和赛特二人不知所措,心道不愧是同一个灵魂的两世为人,哦不,为魔,这爱哭的性子真是几世轮回都没能改变。
“赛特,骑士不是应该乐于助人的吗?遇到这种事情坐视不理难道不违背骑士精神吗?呜呜呜……”
“宇文大人,你也是体会过离别失去之苦的人,你忍心见死不救吗?”
“你们两个别哭了!我们又没说不帮忙!”赛特表示他这辈子无所畏惧,就是怕女孩子哭,嗯这是家族遗传,他也很无奈。
“赛特,宇文大人,你们……真的愿意帮忙吗?”两位姑娘止住哭泣,睁着亮闪闪的眼睛看向同伴。
“是……宁珂说的对,离别失去之苦,我也曾经有过体会,我自然不愿意这样的悲剧发生在他人身上。更何况见死不救,违背我处事原则。”
“宇文先祖都这样说了,我自然也会帮忙,只要你俩别再哭了,一切好商量。”
“嘻嘻,就知道宇文大哥和赛特最好了。”妮可开心的笑道,随即转向和泉守兼定,“那么,这位先生,你的搭档是怎么样的人啊?告诉我们,我们帮你一起找~”
“你们……愿意帮我?”和泉守兼定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刚才就听这四个人用他听不懂的几国语言聊了许久,现在突然告诉自己愿意帮忙去找国广,让自己感到又高兴又不可思议。
“相见即是缘,在下很愿意结交和泉守先生这样重情重义的朋友,既然如此,帮忙也是应该的。”
“谢谢!太感谢你们了!”和泉守兼定感激的说,“他叫堀川国广,是土方岁三先生使用过的胁差,本体的样子跟我的很相像,长一尺九寸五分,有剑穗。付丧神的话,个子不高,短发,穿洋服,戴着跟我一样的耳钉,眼睛颜色也跟我一样……”和泉守兼定努力回忆着,随后又告诉了他们一些跟随土方岁三打仗的往事。
“行,我知道了。”宇文拓到樱花树旁坐下,闭上眼睛,使用其昆仑镜的力量,查看和泉守兼定所说的那段历史。
“宇文先生?”和泉守兼定见宇文拓双目紧闭,许久没有动静,不禁有些担心的唤道。
“别担心。”赛特坐到和泉守的旁边,“宇文先祖身为上古神器昆仑镜的转世,他的能力便是穿梭时空和预知未来,他这是在用自己的力量查看你所说的那段历史,通过这种方式看到堀川国广的下落。”
“没错,而且每次这样做,都会耗去大量元神,很累人的,所以你不要打扰他哦。”独孤宁珂说。
“原来如此,真是麻烦了……”和泉守有些抱歉的说。
又过了许久,宇文拓睁开双眼,异色瞳中蕴含了些许复杂的情绪。
“宇文先祖,有看到什么吗?”赛特有些紧张的问。
“和泉守兼定,曾经与堀川国广一同追随新选组副长土方岁三,直到明治2年,新政府军箱馆战争总攻击开始、新选组队士岛田魁守备的弁天台场被新政府军包围,陷入孤立。土方岁三率领少数士兵突围相救,不幸在乱战之中腹部中弹身亡,是这样吗?”
“是……”想起往事,和泉守有些悲伤的答道。 “之后你和堀川国广被送回土方岁三的老家,同土方岁三先生的亲戚住在一起,直到二战结束,大量日本刀被收缴,沉海……”宇文拓看向和泉守兼定,眼神有些不忍,“堀川国广就是那时为了保住你,代替你被收缴上去,沉入海底……”
“!!!”众人皆是难以置信的看着宇文拓。
“国广他……”和泉守震惊到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挤出一句,“可恶,竟然瞒着我做这种事……”说着别过头去,不让他们看见自己发红的眼眶,“怎么可以,这么傻……这个混蛋,混蛋!”
“……我觉得他其实挺幸运的。”独孤宁珂伤感道,“这种无论如何都要保护一个人的心情,我能理解。我挺羡慕他能这样做……至少,无怨无悔……”
“宁珂……”宇文拓有些心疼的看着独孤宁珂。
“可恶,所以那家伙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这个家伙总是这样,故作坚强!谁要他为我作出如此的牺牲了!可恶!”和泉守兼定越说越激动,似乎是要发泄尽这些年的悲愤,“我想保护他的心,不比他想保护我的少啊!我宁愿跟他一同沉入海中!我们不是搭档吗!那就应该一起面对啊!他有什么资格替我作决定!牺牲自己的搭档保住自己,这么做我就会开心了吗!”说到后来,已是泣不成声。
“……所以你还要去找他吗?”待和泉守兼定冷静一些,宇文拓又问,“海底可不是说去就能去的,一定会很危险。而且他身为刀剑,被海水泡了几十年,肯定会有损伤,很有可能已经……”宇文拓停下来,看和泉守的反应。
“当然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和泉守抬起头,“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好不容易知道了他的下落,怎么可以因为这点危险就放弃!如果国广……至少,我要带他离开那片深海!任由自己的搭档永远沉睡在不见天日的海底,这种事,我做不到!如果我没有能力救回他,大不了让我也留在那边,也好过让他孤零零一个人!”
“这么多年了,就算他依然活着,也许已经面目全非。”
“那有什么关系,我怎么可能认不出国广……”和泉守抚上耳垂上的耳钉,“我相信,我和他的羁绊从未断过,所以不管他变成什么样,我都能一眼认出他来。”
“既然如此,我会尽全力帮忙。”宇文拓道。
“……和泉守兼定在这里谢谢各位。”
“还有,别再说什么要陪他一起留在海底的话了,堀川国广当年牺牲自己保住你,就是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并且将土方岁三先生的精神延续下去……所以,和泉守兼定,不管结果如何,还请你,好好活着,既是为了堀川国广,也为了土方岁三。”
“……我明白了,谢谢提醒。”
一行人陪宇文拓稍稍休息了一会儿,一同来到海边,宇文拓抽出轩辕剑:“你们几个退后。”随即举起剑一劈,海水竟然被劈成两半,“跟上!”
和泉守早已看的目瞪口呆,经赛特和妮可提醒才跟了上去。 宇文拓带众人闯入海中,很快找到目的地。
“这里就是当年刀剑沉海的地方吗?”妮可环顾四周,满地的废铁,“好可怕,死气沉沉的,跟刀剑的坟墓一样。”
“深海之中不见天日,冷冰冰的,可不就跟坟墓一样吗。”赛特说。
“国广!”和泉守兼定找了一会儿,突然看见在一堆没有生命的废铁中,一把红鞘的胁差格外显眼,和泉守奔过去将胁差拾起,刀刃毫发无损,连生锈都未曾有过,但还是失去光泽,不似当年寒光四射的样子,仿佛睡着了一般,“怎么会这样……”
“和泉守兼定!有什么事回陆地上再说,一直留在海底太危险了。”宇文拓上前提醒。
众人跟宇文拓一起离开海底,和泉守兼定带他们去到昔日的住处。 “这是我们以前跟土方先生的家人一起居住的地方,呵,现在已经没人来了呢,你们不嫌弃就好。”和泉守兼定苦笑道。
“不会。”宇文拓说,“还有,我看过你搭档了,并无大碍,只是因为海底不见天日,寂寥寒苦,才使他陷入沉睡,很快就能醒来。”
“这就好,这次真的麻烦了。”和泉守兼定感激道。
“和泉守先生,说起来,你的搭档还是挺厉害的呢。”妮可说,“在海底呆了这么久都没有失去力量,甚至这么多年都毫发无损。”
“我想,是有个很温暖的灵魂睡在里面吧。”独孤宁珂此时表情很是温柔。
“什么?”和泉守愕然。
“是相信,即使相隔万里,你们之间的羁绊都不会断吗?相信你会一直记得他,并且带着他的那一份,好好活下去;也相信,终有一日,你们可以重逢……大概正是因为这份信念支撑着,才使得他在那个地方坚持了下来,也是因为这个,才保护他在那里这么多年都没有受到损伤,也算是奇迹了。”
“国广……”
“说起来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不过和国广在一起的话,去哪里都无所谓,以后就带他四处走走,看遍繁花似锦,云卷云舒吧。”
几日后,一个少年的身形显现在胁差旁边,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直守在床边的和泉守兼定:“兼桑……” 和泉守睡眠不深,隐约听见有人叫他,便抬起头来,四目相对。
和泉守兼定感觉有千言万语想要连珠一般涌出,想要责问他的不告而别,想要诉说这些年的思念,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说不出口,最后只讲出一句:“欢迎回来,国广。”
——the end——

一点废话:终于写完了,我自己看一遍,槽点还是挺多的,怎么说呢,这个脑洞本身就挺狗血吧。本来开这么巨大个脑洞,是想写成恶搞文的,结果写出来有些不伦不类?不过总算是找到合适的人选来完成我下海捞堀川的心愿了,过程似乎也写的比较草率,无奈,实在描写不出来了,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轻易就找到了国广,只因宇文拓太强,跟电视剧里那个非洲麻花辫不一样,原著里阿拓真的又帅又苏,原作中描写他“手持一把黄金剑,将海水劈成两半,如天神一般降临海底。”(为当年的男神打call)有这么一个如开挂了一般的存在,不轻而易举的完成任务我怕我被他们打。
以后有空再写这种串烧,比如让轩辕剑主角当审神者什么的。
明天开始考试周,发文求欧气。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