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土方组】你们开心就好

*群里互相抽梗的产物,现代paro
*深夜电台播音员和泉守兼定&重点大学书呆子堀川国广
*特别鸣谢提供梗的 @清汤挂乌冬
*(好好的梗被我写成了不知道什么玩意😢)

(一)
一个人,可以不相信科学,可以不相信宗教,甚至可以不相信新闻联播和时代周刊。但是绝对不可以不相信缘分,否则,对生命中那些奇妙的相遇,不仅无从解释,更会无所适从,实在愧对上天精心的安排。
而堀川国广就从来不想这些,他每天积极阅读各种书刊、报纸,关心天下大事和专业领域内的动态,可是从来不考虑玄学问题。
堀川认为,与其考虑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多关心一下几个月以后的考研,所以这些天,他都和好友加州清光一同复习背单词到天明。
手机铃声响了,堀川看着清光的手机,微微皱起了眉头,清光赶紧接起电话走出房间。
“喂?”
“清光!赶快开收音机,调到xx台!”
“冲田老师?您这……”
“别问那么多了赶快去听广播!要出人命了!”
“喂?喂喂?!”那头已经挂了电话。
“什么跟什么啊?”清光一脸疑惑的打开收音机,调到冲田老师所说的频道。
下一秒,收音机里传出一阵鬼哭狼嚎:“清光!我求求你不要再不理我了!我不能没有你啊!!!!!”其哭声之凄厉,就连堀川听了也为之动容。
“安定?”堀川有些不敢相信的问清光,后者黑着脸点了点头,“你们两个出什么问题了,他怎会……如此……”
“其实也没什么……”清光满头黑线的说,“前几天吵了一架,我这几天没怎么理他……”
“噗……”
此时广播那头大和守安定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堀川听见该电台的主持人安慰安定的声音:“这位大和守先生请冷静一下,我们也衷心希望他喜欢的那人可以早日回心转意……”
“这个丢人现眼的,明天我一定揍他……”清光嘟囔道,不过这会儿堀川莫名其妙的对广播里那个主持人产生了兴趣,没有听清光吐槽。
“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啊?什么?”
“……算了没什么。”
几周后……
清光推开宿舍门,看见堀川手忙脚乱的关掉收音机,然后翻开桌上的单词书,“你干嘛呢?”
“没……没什么……”堀川微微红了脸。
“嗯?”清光一把夺过堀川的收音机,打开,正是几周前他听的那个深夜节目,“你每天都听这个台?国广你竟然会对这种情感节目感兴趣,真是不可思议。”
“不仅仅是这种情感节目啦……”堀川咳了一声道,“一三五主持情感类节目,二四六说书,兼桑好像和我们一样,很喜欢幕末历史呢。”
“兼桑?”
“就这个电台的主持人,和泉守兼定。”
“哦~~~”清光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堀川别过头去不再理他。
(二)
“你头上的伤怎么搞的?”冲田总司疑惑的看着大和守安定。
“这个?没什么啊,清光打的。”安定按了按头上的纱布说,“那天跑到电台去闹过以后,清光嫌我丢人就……”
“不错,不愧是我学生。”冲田满意的点点头。
“冲田君我也是你的学生啊!这么偏心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安定哭喊道。
“你就是这样对你学生的?”冲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冲田一回头,土方岁三正站在自己身后。
“哈哈哈土方先生来了?”冲田尴尬的陪笑。
“嗯,来了。”土方一副黄世仁讨债的神情,“总司,我想我们之间还有几笔账需要好好算算?”
“呃……我今天是来陪安定的,若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冲田转身欲溜,土方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想溜?想得美!还钱!”
“土方先生您冷静点!”安定见状赶紧上前阻拦,混乱中注意到一张纸从土方的衣服口袋里掉了出来,安定好奇的捡起来:
“辞职信:
尊敬的土方老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第xx次写这样的信了,由于您多次拖欠工资,我决定不干了,请您保重。
和泉守兼定。
注:请不要再以切腹来威胁我,比起这样的生活,我倒更乐意去切腹。”
“哇,连和泉守兼定都辞了,看来您最近混的不错啊?”冲田总司略有些幸灾乐祸的说。
“这年头……你又不是不知道……”土方突然感慨起来,“干什么都不容易啊,不瞒你说,我现在还拖了他们半年的工资,其他员工已经给我写了不下几百封辞职信……也不怪他们,现在物价这么贵……”土方越说越伤感,郁闷的取出一包烟,分给冲田一根,冲田摇摇手拒绝了,土方自己抽出一根来点上,“所以才来找你啊,快些还钱,员工们,还有阿兼的工资能补多少是多少……”
(三)
“喂国广,这两天怎么没见你听广播?”加州清光好奇的问。
堀川国广目光没有从书本上挪开,过一会儿才回答:“兼桑好像离开那个电台了,再听也没意思。”
“这样啊,真遗憾。”清光嘟囔一声,又说,“刚才安定给我发消息,他说土方先生好像快要破产了。”
“土方老师?!”堀川抬起头来,“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说是土方先生家出了些变故,外加最近生意不好做,总之现在连员工工资都发不起……土方先生原本还买了个广播电台,似乎现在也得转让出去了。”
“……”堀川拿出手机给土方岁三打电话,片刻后开始收拾行李,“清光,我有些不放心土方老师,我决定这些天住到土方老师家里好帮忙照料着些,就不回宿舍了。”
“知道了,那你自己也小心一些。”
(四)
“冲田先生!土方老师家里出什么事了?老师他现在还好吗?”和泉守兼定风风火火的冲进冲田总司的办公室。
“土方先生啊?不怎么样,估计公司和电台都要保不住了。”
“土方先生也真是的!”和泉守咬牙切齿道,“我才离开多久他就出这样的事!傻啊他!”
“你也知道,现在干什么都不容易啊。”冲田叹了口气道,“更何况你辞职以后,土方先生都没个信得过的人帮忙打理。”
“我……”
“很担心吗?”冲田看了和泉守一眼问,“要不你赶紧回来,有你帮忙也许会好些。”
“嘁,谁担心他了……”和泉守一甩头发,“每天让我干这么多活还不发工资,我回来作死啊?”和泉守转身离开冲田的办公室。
“不去看看你老师?”
“不了!”
当天晚上,土方岁三半夜醒来,拿起床头柜的水杯,想倒杯水,无意中瞥了一眼窗外,顺手把水杯扔了。
一张脸紧贴在玻璃上,望着屋内。
土方抄起桌上的水壶,使出十二分力气丢了过去,正中面门,那人跌了下去。
“tmd长得跟和泉守兼定似的晚上还要扒人窗户!”
等等,阿兼?土方一惊,推开破碎的窗户,看见紧紧扒在窗台上的两只手,庆幸自己没有杀人。
堀川听见土方先生的喊声跑上楼来,一开门,破碎的窗户,翻倒的水壶,土方衣衫零乱地站在窗前,正拉着一双手奋力往上拽。
“土方老师!出什么事了?”
“国广,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另一位学生,和泉守兼定。”
土方岁三作出介绍的手势,放开了和泉守的手。
(五)
一个人,可以不相信科学,可以不相信宗教,甚至可以不相信新闻联播和时代周刊。但是绝对不可以不相信缘分,否则,对生命中那些奇妙的相遇,不仅无从解释,更会无所适从,实在愧对上天精心的安排。
当和泉守兼定坐在自己对面,手中捧着自己为他倒的热茶的时候,堀川国广终于明白了这段话的真谛。
和泉守除了脸上的水壶形印子,没受什么伤。他是爬树上的二楼,掉下去的时候又被树枝挡住。
“所以你到底来干嘛来了?”土方岁三问。
“嘁……还不是担心你……”
“少来,都辞职了还回来干什么!”
“我才离开多久你这就变得一团糟,你是不是傻!”
“臭小子!你有种再说一遍!”
“老师!兼桑!你们都冷静点不要吵啊!”堀川急忙劝道。
“哼。”
“我决定了,这段时间我就住在土方老师家里,我怕我不在土方老师能把自己笨死!”
“少来,有国广照顾着就够了。”土方冷冷道。
“其实……兼桑留下来一起帮忙也可以的!”堀川听说和泉守也要留下,赶紧帮他说话。
“家里房间不够。”土方面无表情道。
“这……没关系的,兼桑可以跟我一个房间。”堀川又说。
“国广你!”
“兼桑不介意吧?”
“诶?不介意。”和泉守看着过分热情的堀川有些懵。
“太好了!兼桑跟我来吧!”堀川带和泉守到房间去,留下土方一人凌乱。
几日后和泉守来厨房帮忙,顺便跟土方说点事:“老师,我想回电台继续主持节目。”
“你又抽什么风。”土方一边切菜一边问,“我现在付不起工资。”
“没有就没有吧,国广说他很喜欢听我的主持,不想让喜欢我的听众失望。”
“……随便你,想来就来。”土方岁三将只会帮倒忙的和泉守轰出厨房。
又过了几日……
“兼桑,辛苦了。”凌晨时分,和泉守结束了电台的工作,回到土方家,堀川接过和泉守的外套,挂好,替他端上一杯茶。
“谢谢……话说国广你觉得今天我讲的怎么样?”
“我一直在听,真的很棒哦!”
“哈,理所应当的嘛~”
(六)
“你俩好上了?”土方问自己的两个学生,“什么时候办事?”
“啥?”这回轮到和泉守和堀川二人一脸懵逼。
“到时候记得请我喝喜酒。”
“……是!一定请!”堀川急忙应道。
“国广啊,”土方难得的露出笑容,“阿兼这家伙麻烦的很,以后,辛苦你照顾他了。”
“没什么,应该的!”堀川急忙回答。
“不过呢,如果以后他敢欺负你,尽管跟我说,我替你削他。”
“喂!”和泉守有些不满的打断土方,“老师你也太偏心了吧?”
“哼。”土方没有理会和泉守的抗议,片刻后又补充一句,“反正,你们开心就好。”

——the end——

附原梗:深夜电台播音员和泉守兼定
重点大学书呆子堀川国广
和同学一起复习背单词到深夜,无意中从同学的收音机里听到了和泉守主持的节目
然后突然对这样的声音产生了谜一样的情感
剩下自己想。

感觉除了开头,后面剧情就彻底跑偏了😂

评论(11)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