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审+堀川】审带你装逼带你飞

*《这个审是天使》的后续篇,详情戳tag“这个审是天使”,自娱自乐产物
*男审,审是有妇之夫,所以刀审只能友情向。
*审神者带堀川出国玩的故事,全程互怼互坑互撩的……啊就友情向。时间是公元八世纪。
*结局兼堀,就一点点,不打tag了……

(1)
这天深夜,赛特在本丸四处乱走:“陆奥守……陆奥守房间在哪来着……”
本丸大门打开:“主公!我回来了!”
“呦,国广!”赛特打量了一下极化修行归来的堀川国广,“回来的正好,行李不用放了,跟我走!”
堀川:“诶诶?去哪?”
赛特:“云和山的彼端。”
堀川:“可是我修行回来还没见过兼桑?”
赛特:“不管他。走~审带你装逼带你飞!”
“可是兼桑……”
“走吧走吧,去到刀剑仍然是主角的,属于我们的战场!”赛特打断堀川的话,拉着他走出本丸。
“到底怎么回事?”走在路上的时候,堀川问。
“刚接到上头的通知。”赛特说,“要我把当年的寻找战争不败之法的路再走一遍,不过这次可以选择一位刀剑男士跟随。本来想找陆奥守的,结果遇到你极化修行回来,就决定带你了。这次旅途要横跨欧亚大陆,别人想去我还不让呢。”
“可是兼桑怎么办?我修行去的那几天兼桑肯定已经不耐烦了……”
“能不能不提他了!”
“主公,兼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堀川犹豫了一下,问,“我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前几天我女朋友来本丸找我,你家兼桑把她气哭了。”
“主公啊……您的女朋友想哭还用得着别人来气?她都把哭上升为一种艺术了。”
(2)
日夜赶路,到达威尼斯,堀川显得很兴奋:“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水都威尼斯吗?”
“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
“嗯!真想让兼桑也来看看呢……”
“你要是愿意,等会儿可以在城内逛逛。”赛特说,“现在陪我去酒馆喝一杯如何?之前赶路我都快渴死了。话说,国广你极化后穿这么多还围围巾,不热吗?”赛特忍不住吐槽堀川的四层衣服。
堀川:“……”
酒馆内出来,赛特说要去教堂溜达一圈,让堀川在城内四处闲逛,堀川逛了一圈以后来到威尼斯城广场,遇见护教骑士团的几个人要给几个阿拉伯人执行火刑,想起主公告诉过自己这个时候的欧洲会杀死异教徒,正考虑着要不要多管闲事的去救那几个人下来,看见自家主公过去同那个穿的比蜂须贺虎彻还要闪的骑士队长搭话。片刻后见那骑士队长叫道:“来人!将他拿下!”
“国广!来帮忙!”赛特朝堀川喊。
“太慢了!”胁差一挥,两个士兵便倒在血泊中。
“放肆!”那个骑士队长大惊,“烧死异教徒是先知规定的神圣律法,你想向上帝挑战吗!我要以上帝耶和华之名义圣母玛利亚之名义圣人耶稣之名义……”
赛特:“呵欠——”
“说完了没?”堀川问。
“快了等一下。”
堀川直接把那家伙敲晕:“比五百只鸭子加起来都吵,忍很久了。”
“咦?那你家兼桑……”赛特忍不住问。
“兼桑顶多算三百只。”堀川微笑道。
“……”
赛特上前救下那几个阿拉伯人,跟他们交流了几句,又转向堀川:“国广,再拜托你一件事。麻烦你去修道院拿一下航海图。”
“诶?为什么又要我去?”
“你到底想不想去阿拉伯玩?”
“我想回本丸。”
“……”
最后堀川还是去了修道院,找到了所谓的航海图,从修道院出来时,却被一队骑士挡住去路。
“果然在这里。”那个骑士队长走出来,“我找你找的好苦,没想到你竟跑到修道院来了。”
堀川笑容不变:“你找我做什么?我又没有失散多年的儿子。”
“放肆!”那人怒道,随即对手下道,“愣着干啥!给我上!”
“全是破绽,去死吧!”堀川拔刀结果了离他最近的两个人,“我有些想不通,整个法兰克王国,最笨的人也就100来个,竟然有一半集中在威尼斯,还偏偏在一个骑士团里。”
这话说的真好,偷偷跟过来的赛特在心里赞叹,修辞上用了一种夸张的手法,而且角度新颖,从全国的形式出发,收尾收在一个骑士团,也就暗示了这支队伍的无可救药。
“主公你要看到什么时候?”待解决完所有敌人,堀川朝着赛特的方向道,“主公你得罪的人都让我来解决,可真是过分~”
“正所谓,背黑锅我来,送死你去。”赛特伸手揉乱堀川的头发。
(3)
这天堀川正在甲板上闲逛,突然船身剧烈震动,堀川一下没稳住,摔倒在甲板上。
“国广!没事吧?”赛特跑过来扶起堀川。
“我没事……可是主公,刚才的震动是怎么回事?”
“抱歉国广,忘记告诉你了。”赛特有些内疚的说,“根据当年的东行线路,船只航行到这里,会遇到凭空出现的岛屿——移动岛。”
“然后呢……”
“暂时不用坐船了,移动岛可以带我们往东走一程。”
“……”
“走走走,先去岛上调查一下。”赛特拉着堀川走到岛上,直奔小岛中央的一座城堡,又轻车熟路的带堀川穿过迷宫。
“主公好像对这里很熟悉?”堀川跟在赛特身后问。
“嗯,这座岛屿是我女朋友以前的家,来的次数多了,对这里的地形也熟悉了。”赛特带堀川来到城堡大厅,看见里面众多被变成石像的护教骑士团员。
“哇!这是怎么回事?”堀川惊道。
“似乎……救不了他们?”赛特检查了一下,说。
“我倒不关心护教骑士团这些人的死活,只是……”堀川指了指那些石像,“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可以把他们变成这样。”
“不知道呢?要不查查?能把人变成石头的东西,我也很好奇。”赛特从炼妖壶里取出一叠叠的书。
“主公你是把图书馆给搬来了吗?”堀川一边吐槽一边拿了几本百科全书翻着,“可以石化人的东西还真不少,我真怀疑大家怎么都没变成石头。”堀川看着面前渐渐变长的清单,“我越看越觉得这个世界奇怪……主公,我现在觉得你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太棒了——要随时准备好相信任何难以相信的事情。”
“祖宗告诉过我,这个世界是回收站,创世纪的时候造物主做出了失败的东西,就扔在我们这。”
“他扔的都是什么东西……诶主公你看这个,还有这个……”
“哪里哪里?哎这个一般般,你看我这。”
二人渐渐忘了查资料的主要目的,开始评选世上最奇怪的石化科动物,最后,他们达成一致意见: 东方神兽——草泥马,它的身世以及石化效果才是最尖端的。
(4)
“嗯~好无聊啊~”在岛上风平浪静的过了几个月,这天堀川来找赛特,“航程走快要一半了,真希望能发生点什么刺激一点的事~” 话音未落,远处传来一声巨响。
“你的技能是乌鸦嘴吗?”赛特有些无语的看着堀川。
“刚才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嫌无聊吗?跟我来。”赛特带堀川跑上城堡瞭望台,放眼望去,一座冰山岛撞上移动岛。
“这是蓝人的冰山岛。”赛特向堀川解释,“一群住在海上的妖魔,偶尔会找人类船只的麻烦。” 正说着,几个蓝人跑上瞭望台,待堀川将这些怪物解决,再看向冰山岛的方向,一支舰队登上冰山岛。
“这是阿拉伯的海军,负责保护商人们海上贸易的安全……应该是为了消灭这些骚扰船只的妖魔,才登上冰山岛的。”
“他们……打得过吗?”
“打不过,所以我们得去救他们,完事后可以搭他们的船去阿拉伯。”
“…………………………”
“阿嚏!”待走到冰山岛的深处,赛特意识到情况有些麻烦,岛上一片冰天雪地,越是进入深处温度越是低,赛特有些后悔没有带件外套过来。正胡思乱想着,突然感觉身上一暖,回头,见堀川将外套和围巾披到自己身上。
“主公,在这种地方还穿短袖,会感冒的。”堀川抱怨道。
“国广……”赛特有些感动的看向自家刀,平日里一直觉得他只会围着和泉守转,不想他关键时候竟然如此贴心。
“那个,主公,上次跟你商量的涨工资的事……”
“滚。”赛特说。
(5)
待消灭了冰山岛上的妖魔,赛特跟他们救下的阿拉伯海军商量了一下,决定搭他们的船去阿拉伯。 这天晚上,赛特靠在栏杆边上看月亮。
“主公?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堀川也来到甲板上。
“今晚月色很美,让我想起了很多往事。”赛特说。
“战斗的胜利,从规律的作息开始!”堀川从上层甲板跳下来,到赛特旁边。
“什么?”
“开个玩笑……”堀川也靠到栏杆上,“不过,今晚的月色真的很美,主公,嗯……很有眼光。”
“月光下的海也很美,仿佛闪着蓝色光芒的宝石。”赛特说,“这一望无际的深邃蓝色,仿佛可以把人的灵魂都浸透一般。”
“……”
“知道吗国广,每次看到这样的情景,我都会想起我的妻子。”赛特继续说,“我永远忘不了她在月光下歌唱给我听的样子,她的歌声与银色的月光交融在一起,美的叫我心醉……那是我心中最美的画面,我永远忘不了的宝物……” 赛特又伤感了一会儿,注意到身边的堀川没了动静,回头,那位竟然靠着栏杆睡着了。
赛特扶额:“我难得秀一次恩爱,能不能给点面子……”
(6)
“主公,你跑到哪里去了?”赛特在叙利亚森林里转了一圈,回到大马士革,在大马士革闲逛好些时候的堀川迎上来,一边抱怨一边把赛特往集市方向拽,“主公快来,有事跟您说。”
“怎么了国广,这么着急?”赛特被堀川拽到集市上,一头雾水。
“主公你看那里。”堀川指向一群人围观的地方。
“这是在……拍卖女奴?”
“嗯。”堀川点头,“最后面的那个姑娘,我刚才有跟她交谈,她的国家战败以后她成为了俘虏,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刚才又被人发现抓回去了。”
“所以呢?”
“主公,要不要救救她……”
“怎么救……你听听那些人的报价,你觉得我能竞争的过?”
“这……”
“国广我告诉你,有时候,钱不是问题……”
“问题是没钱。”堀川替赛特把话说完。
“好了别难过了。”赛特伸手在堀川头上揉着,“这位姑娘的未婚夫一路追过来,到叙利亚森林的时候不幸病倒,所幸被我遇见,已经把他救了……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她的未婚夫会赶来救她的。”
“这样吗……” 二人继续围观,至拍卖会结束。 最后赛特下结论:“我觉得奴隶制社会也没什么不好。”
“为什么?”堀川问。
“至少一生下来就注定会有份工作。”
“……”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没什么。”堀川摇摇头,“只是……这样的主公,我很喜欢。”堀川甩下这句话,跑开了。
“……”赛特掏出手机,给祖宗发消息:“祖宗,有人撩我,怎么破?”
祖宗秒回:“这条消息被你女朋友看见了,怎么破?”
赛特:“靠!”
(7)
赛特带堀川在大马士革的好友家中住了一段时间,这天赛特捧了一杯茶,靠在家门口,看堀川在院子里,同一队白衣大食军队对峙,朋友有些担心的扯了扯赛特的衣服:“赛特大哥,你朋友好像遇到点麻烦,要不要帮帮他?”
赛特淡定的喝口茶:“不必,他应付的来。”
堀川听到赛特的声音,转过头来,兴奋的挥手:“大哥~他们欺负我,快来救我!”
赛特被一口茶水呛到,心想这家伙叫的这叫一个亲啊,我都怀疑我是不是真有这么个弟弟了。
这会儿那队士兵已经把矛头对准了赛特,赛特无奈的叹了口气,挡到堀川身前,缓缓抽出剑:“欺负我家刀,你们考虑清楚了吗……”
赛特把那伙人解决掉后,堀川笑着挽住赛特胳膊:“主公,好身手啊~”
“少来。”赛特甩开堀川,“你招惹这些人做什么?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被鹤丸附身了。”
“这不能怪我啊主公……”堀川说,“这些家伙欺人太甚,刚刚还动手打了管家,我实在看不过去,才和他们起了冲突。”
“然后呢?”赛特似笑非笑的看着堀川,“这些人你一个人对付不就行了?连我都敢算计?”
“哈哈……因为主公虽然整天背着剑,可是从来没有出过手,本丸的大家都很好奇主公身手如何呢~兼桑还说大概主公根本没什么本事,只是带着剑吓唬人。”堀川说,“不过主公刚才的样子真的好帅哦,我回去一定告诉兼桑。”
“……”赛特无语片刻,“回去告诉你家兼桑,24小时远征,持续三个月。”
“哇三个月太多了吧?”堀川惊道,“一个月行吗?”
“两个月,不能再少。”
“一个半月?”
“一个月。”
“三个月。”
“成交!”不等堀川再说什么,赛特已经转移话题,“好了,刚才不是不小心把他们的长官放走了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家伙现在要去塔得莫尔的一处陵墓里搞事,我们快去阻止他们。”说着就走开了,留堀川一人愣在原地。
堀川(扶额):“兼桑……我对不起你……”
(8)
塔得莫尔,陵墓内……
“主公,为什么要帮那些家伙解决机关?这么些人,凭我们两个完全应付的来。”
“那样太便宜他们了。”赛特回答,“陵墓最深处的墓室那里,我以前的一个朋友在那留下了机关,可以把这些家伙关到墓室里,等着变成木乃伊。”
“够狠……”堀川一边说,一边挥着胁差,砍了靠近过来的枯尸鬼,“陵墓中的怪物真多……那又是什么?”堀川看到不远处还有一个奇怪的家伙。
“神灯巨人……就是一千零一夜里提到过的阿拉丁神灯。”
“咦?”堀川好奇的看向赛特,“阿拉丁神灯……我可以让它帮我实现三个愿望吗?”
“不知道呢……要不我抓一只来试试。”赛特追着那个神灯巨人,消失在拐角处,不一会儿又回来了,“抓到了,快来。”
“……”堀川无语许久,才挤出一句,“主公彪悍!”
“不是要许愿嘛,快点,别这么多废话。”赛特催促道。
“……”堀川沉默片刻,终于许下愿望,“希望兼桑永远又帅气又强大;希望兄弟们一直开心……”
“还有一个呢?”赛特见堀川不说话了,忍不住问。
“分给主公。”
“什么?”
堀川笑了:“三个愿望,分给主公一个。”
赛特无奈的笑笑,心想:这家伙极化修行期间到底学了些啥……
随后赛特一路上解决掉所有机关,同那些白衣大食军进入一处墓室,等那些人一进去,墓室的墙便封死了,成功的引起那些人的恐慌。
“呐主公,”堀川忍不住问赛特,“如果出不去,我们是不是也得被困在这里变木乃伊?”
“不会。”赛特趁那些人砸墙的时候,带堀川来到另一个门前,“我朋友告诉我,用一个口令可以打开这道门,不过口令得由我来说才行。”
“口令是什么?”
“不知道。”
“……”
“不过我知道有一句流传千年的古老咒语,很多地方都适用。”赛特稍稍退开两步,大声说道,“芝麻开——”
话音未落,厚重的石门在他们面前缓缓打开。
“——玩笑。”赛特接着说。
石门迟疑一下,“哐”的合上了。
“看到了吧国广,其实这些机关特别好骗。”赛特朝堀川点点头,重新对石门说:“芝麻开门。”
石门打开,赛特和堀川一起出去,那石门好像记仇,还夹了一下赛特的脑袋作为报复。在那些白衣大食军反应过来之前,石门已经封上了。
“噗嗤~”看见赛特狼狈的样子,堀川有些忍俊不禁。
“想笑就笑吧。”赛特恼火的揉着脑袋说。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
(9)
“天朝真是繁荣呢~”堀川说。
“现在是唐玄宗统治时期,也就是后人所说的开元盛世,自然繁荣。”赛特说,“不过我们不能待太久,得在安史之乱之前回到本丸。”
“太好了终于可以回去了……”堀川趴到桌上,“天朝没什么任务做吧?”
“没有,太平盛世,不用打打杀杀的。”赛特翻着之前写好的旅游攻略,“明天去洛阳看看有没有啥小吃吧?”
“好啊。”堀川随口答道,“能吃遍天下也不错~”
第二天……
“主公你买这么多化妆品干什么?”堀川看着赛特挑了一堆胭脂水粉,忍不住问。
“帮清光和乱带的啊。”赛特说。
“就算是钱不够了我也不会借给你哦~”
“……这台词听着好耳熟。”赛特吐槽。
“谅解一下啊主公。”堀川说,“我现在跟土星似得。”
“怎么说?”
“穷的只剩一圈了。”
(10)
赛特和堀川回本丸后第二天……
“国广~”赛特推门进房间。
“主公你怎么又来了。”堀川停下打扫,问。
“你是有多嫌弃我……”赛特无语。
“开个玩笑~”
“这个送你。”赛特丢过去一本书,堀川接住,看到封面上写了三个字,《御夫录》。
“在天朝的时候买的,一本古典,教你让丈夫对自己言听计从,昨天就想给你,结果忘了。”赛特解释。
“这种书……我也用不到啊,留给主公夫人更好吧?”
“我自虐啊?”赛特说。
赛特离开后,堀川拿起书随意的翻了几下:“什么跟什么啊……”
“国广!”和泉守兼定远征回来了。
“兼桑!欢迎回来。”堀川起身迎接,把书藏到身后。
“国广你藏的什么?”
“没什么!”
“嗯?”
堀川:“……”
和泉守:“……(逼近)”
堀川:“……(后退)”
和泉守:“……(逼近)”
书掉到地上……
和泉守:“……………………”
堀川:“(靠墙)主公给的,跟我没关系!”
和泉守:“……(壁咚)”
堀川(笑):“兼桑,我现在打击99。”
和泉守:“哦?”
…………………………
“里面还真是热闹呢。”赛特经过和泉守和堀川的房间,说。
“是呢。”清光说,“主公,之前倒没发现,你有时候也挺坏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好人了?”赛特反问。
“真可怕……”清光说。
房间内……
堀川在旁边睡着,和泉守拿起主公送堀川的书翻了几下,心想这本书国广用不着,正好过几天主公的女朋友来本丸,不如送给她吧,就当是,之前惹她生气的赔礼。
(11)
“和泉守兼定!”赛特好不容易送走女友后,怒气冲冲的去找和泉守算账。
近侍清光叹了口气,幽幽的道:“冤冤相报何时了……”说完发现赛特瞪着自己,小声的接了下句:“往事知多少……”

——the end——

一点废话:哇终于写完了(然后好奇我在写些什么啊!),这篇从胁差极化的那天就开始写了,想贺胁差极化的,结果竟然写到今天才写完,我也是够磨叽的╭(°A°`)╮旅游路线跟着《云和山的彼端》游戏剧情走的,当然为了防止大家看不懂,里面所有角色的戏份都被我删了,文章剧情跟原作剧情牵扯不多……
本来就是想写让主公带堀川出国游玩的故事,结果写到一半,我……萌上了这对cp😱一入邪教深似海,我一个手抖加入了某些剧情,我室友看过以后还吐槽我咋这么恶趣味2333333,当然这依旧是一篇友情向的文章!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