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伊达组+织田组】学校如此多娇,引无数路人竟折腰

*刀剑男士的欢快的校园生活,谨以此纪念我再也回不去(也不想回去)的学渣生涯
*一班:新选组+二姐;二班:伊达组+织田组,三班胁差组(除堀川)。主角是二班。新选组各种乱入。
*校长就是审啦~

8月30日
刀剑学院公告:
由于二班班主任伊达政宗,一班班主任近藤勇于8月25日相约切磋,不慎发生意外,双方皆有轻伤,现正在医治中。虽无大碍,但二人表示无法继续带课,现校长为这两班被遗忘的可怜学生招两名班主任,月薪面谈。
8月31日
织田信长:“以后就是同事了,请多多关照。”
土方岁三:“嗯,多多关照。”
9月1日
二班……
sada酱:“咪酱!听说政宗公受伤了,没法带我们班了,这学期开始,由织田信长来当我们的班主任。”
烛台切:“织田信长吗?不知道长谷部君他们怎么看呢。”
大俱利:“谁来当班主任都无所谓。”
织田信长走进教室……
不动行光:“啊!信长公!”
长谷部:“呵,这个叫织田信长的男人吗。”
宗三:“那个魔王啊……”
织田信长:“看起来大家不是很热情呢……那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天开始模拟考试,首先考物理。”
鹤丸:“啊?一大波考试即将来临,我连向日葵都没来得及种啊!”
一班……
和泉守:“啊!土方先生!”
堀川:“土方先生!您来当班主任,我和兼桑真的很高兴!”
土方岁三:“少来,今天考物理。”
众人:“……”
二班……
卷子发下来了。
问题一:如何把冰变成水?
长谷部:压切……不,放火。(好狠!)
药研:让我一刀刺穿它。
不动:浇点酒。
宗三:把冰烧毁(0.0)
烛台切:把冰放到烤箱里。
鹤丸:把冰拿走,换成水,吓到了吧?(并没有)
太鼓钟:用火烧。(你们是不是都学过一门放火课?)
大俱利:鹤丸和贞宗搞事的时候,把冰放在他们旁边。
问题二:如何把水变成冰?
长谷部:因为是主命……水就变成冰了。(hsb,审很感动)
药研:在水中加入硝酸铵,硝酸铵溶于水能吸热,水就变成冰了。(醒醒!这是物理考试!)
不动:因为是阿鲁基的命令!水就变成冰了……(你跟长谷部一起吧。)
宗三:把水放在鸟笼里。(这鸟笼是什么做的……)
烛台切:把水放进冰箱。
鹤丸:把水拿走,换成冰。(还是没能吓到我,谢谢。)
太鼓钟:把水放在小伽罗旁边。
大俱利:哼。
问题三:100元人民币和100小判哪个值钱
长谷部:人民币
药研:(药研带着100小判和100人民币去找博多藤四郎,博多拿走了人民币)人民币
宗三:无所谓哪个值钱,钱本凡体,因欲望而通灵,因买而动,因卖而活,因破产而死。我又何必执着于此?
不动:人民币
烛台切:人民币
鹤丸:都选人民币啊,那我选小判,人生还是需要惊吓啊。(……为何要跟分数过不去)
太鼓钟:人民币!咪酱选什么我选什么。
大俱利:人民币
下午,织田信长走进教室:“发卷!看看你们考成什么样!”
考试结果如下:
长谷部——90分
药研——75分
宗三——25分
不动——55分
烛台切——85分
鹤丸——30分
太鼓钟——70分
大俱利——60分
。。。。。。
鹤丸:“这还真是吓到我了……”
宗三:“没关系,分数什么的都是浮云。”
药研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俩:“就算分数就是浮云,你也不能考的万里无云啊……”
“哇,经典!”鹤丸赞叹道,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分数。
织田信长:“明天考政治。”说完就走出教室。
当天晚上所有同学把政治复习了一遍,第二天织田信长走进教室:“政治试卷没印好,改考历史。”
众人:“不是吧!”
问题一:秦始皇统一了哪六国?
长谷部:韩,赵,魏,楚,燕,齐
药研:韩,赵,魏,楚,燕,齐
宗三:苹果,香蕉,桔子,梨,菠萝,荔枝,柿子
不动:韩,赵,魏,楚,后面忘了……
烛台切:韩,赵,魏,楚,燕,齐
鹤丸:我想去盗秦始皇陵(你够!)
太鼓钟: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美国,澳大利亚
大俱利:我不认识秦始皇
问题二:格里高利圣咏的唱词为____,取自于________。(正确答案:拉丁文;圣经和诗篇)
长谷部:拉丁文;圣经和诗篇
药研:外文;圣经和诗篇
宗三:拉丁文;圣经和诗篇
不动:天朝文;诗经(圣经+诗篇简称诗经,没有什么不对啊?)
烛台切:拉丁文;圣经和诗篇
鹤丸:火星文;不知道
太鼓钟:英文;哈利波特(what?)
大俱利:天朝文;圣经和诗篇
问题三:古希腊抒情诗起源于什么时期?(正确答案:世俗社会解体,奴隶制城邦建立时期。)
长谷部:社会主义时期。(昨天复习了一晚上政治的锅)
药研:公元前6到4世纪。(那是盛行。。。)
宗三:世俗社会解体,奴隶制城邦建立时期
不动:社会主义时期(你也复习了一晚上?)
烛台切:古希腊时期(这不是废话)
鹤丸:世俗社会解体,奴隶制城邦建立时期(竟然没作死,吓到我了)
太鼓钟:很久很久以前(说书呐?)
大俱利:古代(不,是现代:))
下午织田信长进教室,发卷。
长谷部——75
药研——65
宗三——70
不动——30
烛台切——75
鹤丸——60
太鼓钟——25
大俱利——35
“两次考试都挂科的,给我站起来!”织田信长一拍桌子。
不动:“TAT信长公我错了。”
织田信长:“不动你!唉算了,下不为例。”
众人:“哇!好偏心啊!”
织田信长:“哼,明天考英语。”
众人:“哦。”大伙出奇的淡定,织田信长不禁有些好奇。
第二天一早织田信长就知道了原因:“校长说今天英语考试取消。”
众人:“早料到了。”
织田信长:“哦?怎么回事?”
药研:“因为校长在学生时代是个不折不扣的英语学渣,英语四级考了五次才过,对英语有着极其深的心理阴影,所以每学期的英语考试她都会取消,直接算我们及格。”
长谷部:“校长真是个好人啊。”
织田信长:“刚才跟各班班主任商量了一下,既然今天不考试,全校去郊游。”
众人:“耶!好棒!”
大巴上……
“鹤丸国永,还有多久到?”和泉守有些不耐烦的问。
“快了快了,不要催我。”鹤丸一转方向盘,车子一个转弯,和泉守差点没站稳,“够刺激吧~”
“刺激个头啊!”
“兼桑,我好像……有点晕车……”
“国广!”
时间倒退到早上出发前,由于资金不足,校长租了大巴却没有雇司机,鹤丸国永自告奋勇愿意当司机,并且保证一定带给大家惊喜,校长就批准了。
鹤丸首先打开了手机的音乐播放器,众人以为他会播放什么振奋人心的音乐,想不到里面传来的是一阵赛车奔驰时的轰鸣。
太鼓钟:“哇,鹤丸你还玩赛车?”
鹤丸:“嗯,就以前玩过一点点。”
太鼓钟:“厉害厉害,深藏不露嘛。”
众人顿时对鹤丸佩服的不行,心想现在听的声音一定是他当年比赛时的情景,也许只有当年的留下的弥足珍贵的乐章才能刺激起这位引退车神的热血?
可就是有一点,除了赛车奔驰,他们老听见里面有奇怪的“叮叮”声。烛台切问:“鹤丸桑,这是什么动静?”
鹤丸一脸无辜的看着烛台切:“吃金币啊。”
众人愕然:“跑跑卡丁车啊?!”
等上了高速就彻底完了,鹤丸的时速就没下过160,于是就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终于到达目的地,一众人摔出大巴。
众人(咬牙切齿):“鹤丸国永!”
鹤丸:“呃……抱歉抱歉……”
鹤丸国永被众人揍成重伤。
至中午十分,有人提出一个永恒的哲学问题:午饭吃什么?
“喂堀川君!”烛台切跟正在挖野菜的堀川打招呼,“正好学校今天突然安排郊游,大家也没准备便当什么的,不如我们班和你们班来场厨艺比赛,正好可以解决伙食问题,你觉得如何?”
“厨艺大赛?听起来不错呢。”堀川欣然答应。
“哇!要比赛吗!我们也要参加!”三班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
烛台切:“嗯,三班也来帮忙吧,不过你们打算帮哪个班呢?”
“当然是二班啊,药研不是在你们这里嘛。”鲶尾拉着骨喰的手说。
骨喰:“是这样没错。”
浦岛:“诶?你们帮忙二班吗?可是蜂须贺哥哥和长曾弥哥哥都在一班,我还是去一班比较好。”
青江:“我也去一班,一班的人数太可怜了。”
物吉:“嗯——”
青江:“物吉要是帮助其中一个班的话,另一个班估计就没希望了。(幸运值加成太可怕)”
物吉:“好像有点道理,那我当裁判好了,祝你们好运哦。”
于是,在众人的号召下,刀剑学院第一届厨艺大赛开始了。
一队:队长堀川国广,队员和泉守兼定,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蜂须贺虎彻,长曾弥虎彻,浦岛虎彻,笑面青江。
二队:队长烛台切光忠,队员鹤丸国永,大俱利伽罗,太鼓钟贞宗,压切长谷部,药研藤四郎,宗三左文字,不动行光,鲶尾藤四郎,骨喰藤四郎。
裁判:物吉贞宗及教师团队。
二队……
烛台切:“来分配一下工作吧,鹤丸桑帮忙准备甜品,伽罗酱还有sada酱帮忙找点蔬菜和肉类,长谷部君帮忙做主食和点心,宗三和不动帮忙弄点木柴,药研帮忙找厨具,最后鲶尾和骨喰去找点水果。”
众人:“知道了。”
一队……
清光:“国广,你真的要跟烛台切比厨艺吗……”
和泉守:“喂喂你什么意思,国广的手艺明明也不差的。”
清光:“可烛台切的厨艺是大伙有目共睹的,而且他们队所有人都多多少少能帮点忙,我们……大多数人不添乱就谢天谢地了。”
和泉守:“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对国广有点信心好不好?再说他们人多还容易出乱子呢。”
清光:“好……好……”
安定:“那么,需要我们做什么?”
堀川:“那么就拜托大家了,蜂须贺先生,浦岛先生和笑面先生请帮忙买些食材,清光帮忙弄点厨具,长曾弥先生再帮忙弄个烧烤架吧。最后请安定离现场远一点。”
安定:“……”
清光:“不公平啊,和泉守什么任务都没有!”
堀川:“兼桑,我们一起去捡柴火。”
众人:“原来你是想……!”
这时,二队已经准备就绪。
长谷部:“乌冬……乌冬面怎么做来着?”
不动(递过手机):“乌冬面之歌的视频,跟着做吧。”
长谷部:“……多谢。”
鲶尾:“这么多水果,应该够了吧?”
骨喰:“兄弟……为什么要弄榴莲?”
鲶尾:“嘛,总会用的上的~”
骨喰:“……”
太鼓钟:“咪酱!枝豆泥我帮你磨好了!”
烛台切:“太感谢了,sada酱~”
鹤丸:“小伽罗~冰激凌我做好了放你这边哦~”
大俱利:“……”
烛台切:“药研你削的皮太厚了!好好的土豆都被你削成枣了!”
药研:“呃,抱歉。”
长谷部:“乌冬面做好了继续做牡丹饼……宗三别看着,快来帮忙!”
宗三:“诶?明白了。”
与此同时,一队……
蜂须贺(烤鱼中):“好不容易得到了真品虎彻,就让我干这个?”
浦岛(清理鱼中):“蜂须贺哥哥不要再抱怨了嘛。”
蜂须贺:“就是不爽……喂赝品,过来帮忙。”
长曾弥:“哦……”
清光:“烤箱怎么用来着……”
安定:“笨蛋清光,你到底行不行啊?”
清光:“闭嘴吧你。”
和泉守(捏饭团中):“真热闹呢……”
堀川(捏饭团中):“是啊……话说笑面先生怎么还没回来?”
青江:“来了来了!买了你们在新选组时常吃的几种点心,还带了些苹果糖,话说我对那一带不熟,你说的这几家店找了好久呢。”
堀川:“嗯,辛苦了。”
半小时后……
土方:“比赛结束。”
众人:“啊?还没做完呢。”
织田信长:“那怎么办?”
众人:“等着。”
众教师:“……”
又过了十分钟……
众人:“ok了。”
众教师:“把菜呈上来。”
烛台切:“我们队一共七道菜,主食乌冬面,荤菜炸猪排,素菜土豆饼,点心两道,是牡丹饼和枝豆饼,最后甜品有抹茶冰激凌和水果沙拉。”
堀川:“我们队就是当年在新选组吃的一些家常饭,有饭团,小米粥,野菜,烤鱼,以及当年冲田先生常带清光和安定买的一些团子,苹果糖之类的,最后还有我和清光一起做的一些饼干。”
织田信长:“听起来都不错,都先呈上来吧。”
品菜中……
点评时间:
土方:“总得说来,两队都不错,一队风味独特,二队品种齐全。但是……”
众人(焦急):“但是什么?”
冲田:“二队,你们枝豆饼没放糖。”
烛台切:“啊?!怎么回事?”
太鼓钟:“咪酱我错了TAT”
烛台切:“sada酱你……唉……”
近藤勇:“而且,这个芥末冰激凌是怎么回事?”
烛台切:“芥末?!怎么回事?谁做的!”
鹤丸:“啊!我把芥末和抹茶拿混了!”
烛台切:“鹤丸国永!”
鹤丸:“我错了……”
土方:“还有……”
二队众人:“还有?!”
土方:“谁做的水果沙拉!里面竟然放榴莲?!我们已经把它扔了。”
鲶尾:“我对不起你们TAT”
和泉守:“哇他们那边这么惨?看来我们赢定了。”
织田信长:“不过一队也犯了致命的错误。”
一队众人:“什么?”
伊达政宗:“你们自己吃吃看,你们烤的饼干是什么鬼?”
堀川拿起饼干咬了一口,吐了出来:“怎么回事?清光,饼干是不是你烤的?!”
蜂须贺:“等一下,我记得刚才加州做饼干的时候,大和守在一旁看不下去就上前帮着一起弄了。”
和泉守:“大和守安定!让你远离厨房的呢!”
安定:“TAT我的错……”
丰臣秀吉:“二队虽然有些小错误,但是他们的菜门类众多,色香味俱全,我觉得,应该能获胜了。”
织田信长&伊达政宗:“同意。”
土方:“我不同意!”
织田信长:“为什么?”
冲田:“一队错误虽然严重了些,但是一队只出错一次,二队出错了三次,而且一队的东西也很有特色,凭什么是二队赢?我觉得让他们打个平手差不多吧?”
物吉:“老师们不要吵啊……”
众教师:“物吉,你怎么看?”
物吉:“我……对了,老师们有没有发现,堀川先生做的小米粥,有一股特殊的清香?”
伊达政宗:“有吗?我怎么没觉得?”
土方:“嗯?物吉这么一说,好像真是这样。”
冲田:“嗯,我也闻出来了,好像是梅花?”
堀川:“没错,因为土方先生和兼桑都喜欢梅花,我就想着把梅花运用到食谱中去,前些日子刚学会的梅花粥的做法,本来想周末试着做的,没想到这种时候派上用场了。”
和泉守:“哇国广,真有你的。”
土方:“很有创意,不错,好,我宣布,一队获胜!”
伊达政宗:“我反对!”
近藤勇:“四比三,反对无效。”
物吉:“……(感觉我什么都没说啊?)”
和泉守:“赢……赢了?”
堀川:“啊!兼桑,我做到了!”
和泉守:“哈哈,干的好,国广。”
当天晚上,男生宿舍……
烛台切安慰众人:“大家不要郁闷了嘛,本来就是比着玩的,太在乎输赢可就一点都不帅气了。”
长谷部:“而且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那个男人刚才告诉我,下周考音乐。”
烛台切:“嗯?具体考什么?”
长谷部:“歌曲创作,这次是全班合作,每个班级写一首歌,校长亲自打分,也算是全校范围的一个比赛吧。”
鹤丸:“这怎么创作啊!”
太鼓钟:“咪酱,我有办法了!”
烛台切:“嗯?什么办法?”
太鼓钟:“不会创作的话,就改编原有的歌啊。”
烛台切:“!的确是好办法,真有你的,sada酱~”
长谷部:“正好今天输给一班,下周可以讨回来。”
药研:“那我去告诉鲶尾哥和骨喰哥。”
不动:“拜托这是比赛诶!”
药研:“……(偷偷给鲶尾和骨喰发短信……)”
三班……
鲶尾:“诶?药研的短信?”
骨喰:“药研说,改编就行了。”
青江:“哦?这倒是个好办法。”
浦岛:“那我去告诉蜂须贺哥哥还有长曾弥哥哥。”
鲶尾:“去吧去吧。”
一班……
和泉守:“歌曲创作……我不擅长啊……”
蜂须贺:“嗯?有短信?”
长曾弥:“哦原来是浦岛,他说改编歌曲就行了。”
和泉守:“好办法!”
堀川:“需要告诉二班一声吗?”
和泉守:“管他们做什么,让他们自己想。”
堀川:“嗯。”
三班……
鲶尾:“你们有会唱的歌吗?”
物吉:“会唱的歌倒是不少,可是要求用天朝文写,我能想到的就不多了,我现在倒是想到一首,不知道合不合适。”
鲶尾:“没关系!我们相信你!”
物吉:“那好吧,写的不好别怪我……”
二班……
长谷部:“你们有会唱天朝歌的吗?”
众人摇头……
烛台切:“长谷部君有会唱的吗?”
长谷部:“会一首……”
众人:“什么?”
长谷部:“每天早上都要唱的那首。”
众人:“汗……”
一班……
和泉守:“国广,天朝的歌这么多,为什么一定要挑这个歌手的作品来改编?”
堀川:“兼桑有所不知,上次我去校长室的时候,看到校长的桌上有这位歌手的照片,想来是十分喜欢他了,如果改编他的作品,校长一定喜欢。”
和泉守:“哇国广你好厉害,这种事我就没有注意过。”
堀川:“可是这位歌手的歌曲都好难啊……”
和泉守:“是吗?我看看……习惯就好,习惯就好,是我选择看不到分手预兆……”
和泉守:“及格就好,及格就好,是我选择看不到挂科预兆……”
清光:“这首不行,太难了。”
和泉守:“那你别说风凉话,倒是帮着选歌啊!”
安定:“这首怎样?据说还是神曲呢。”
堀川:“不要以为我没发现你又偷偷跑去跟她见面,不要问我什么意见你的眼神明明就是有鬼,我的警告可是最后一遍,如果你还不知检点,跟那个狐狸精闪一边离开我的视线……”
和泉守:“不行!这首根本没法改。”
堀川:“不要快歌,最好是抒情一点,悲伤一点的,这种容易改。”
清光:“诶?这首《搞笑》挺好的。”
和泉守:“啥?你有没有听国广的要求啊,他说了不要快歌……”
清光(怒):“你先听了再说!”
一周后,众人把写(改)好的歌送到了校长办公室。
三班写的歌:
“过不了考试的我,总是眼睁睁看分数溜走,
世界上及格的人到处有,为何不能算我一个。
为考试孤军奋斗,早就吃够了挂科的苦,
失落的学渣到处有,而我只是其中一个。
学渣越挫越勇,学渣依然执着,
每一个挂科的人得看透,
想毕业别怕伤痛。
想当个机智的努力的有钱的又帅的的人来告别挂科,
你个又笨的又懒的又穷的又丑的人绝逼是没门。
挂科的人那么多,合格的没有几个,
这首悲惨的悲情的悲催的学渣之歌,谁与我来合。
——改编自《单身情歌》”
二班写的歌:
“起来!不愿做学生的人们,
把我们的书包,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刀剑学院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信长的炮火,
前进!
冒着信长的炮火,
前进!前进!前进进!
——改变自《天朝国歌》”
一班写的歌:
“那一套题目,在对我傻笑,
嘲笑我永远做不掉,
想睡就睡,挂就挂了,
好快乐少了人唠叨,
白色的试卷,多买了一套,
我忘了没人陪我写掉,
有多少坑爹的练习,还没有做完,
才会让我能真的无视现在有多累,
我在搞笑,做着卷子,掩盖着心跳,
边哭边笑,偏要说着,当学渣真好,
当卷子写好,
突然觉得我可以死掉,我受不了,
还在搞笑,害怕开学不知怎么熬,
这么多年,早就习惯假期的美好,
我想我能熬,
但是至少要让我知道,何时放假。
——改编自《搞笑》”
校长:“……”
几天后,织田信长走进教室,见同学们都趴在桌上睡着了。
众人:“zzz……”
织田信长:“……”
织田信长:“起来!不愿做学生的人们!”
众人:“冒着信长的炮火……啊!上课了吗!”
织田信长:“音乐考试的成绩出来了,来看看你们考成了什么样!”
三班得分:70分
校长评语:此歌唱出了一个总是挂科的学渣的心声,容易令人产生共鸣。只是这选曲……校长作为一个学渣兼单身狗,感受到了歌曲中浓浓的恶意。
鲶尾:“才70分?我以为还能高点呢!”
青江:“貌似不小心戳了某人的痛处……”
鲶尾:“哈?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骨喰:“好歹及格了。”
鲶尾:“唉。”
二班得分:59分
校长评语:什么鬼?你们简直是在侮辱我大天朝的国歌!而且改的也没有品味!歌词中还表现了对班主任的不敬,必须给你们班最低分!(本来给了你们60分,可是织田信长说不挂你们他就辞职,这年头教师不好招啊。)
长谷部(咬牙切齿):“织田信长!”
宗三:“分明是报复嘛。。。”
药研:“看来就栽在‘冒着信长的炮火’那句上了。”
不动:“我早就说过不要写这句!”
一班得分:95分
校长评语:选歌选的很成功(选了我最喜欢的歌手的作品,你们班很有眼光。)歌曲感动人心,字字催泪,唱出了当今学生亚历山大的现状以及对美好假期的向往,令人深思。
清光:“啊!我们班赢了,好棒!”
和泉守:“都是国广的功劳呢,多亏国广打听到了校长最喜欢的歌手,我们才能够成功的投其所好。”
堀川:“没有啦~我只是打听了一些情报,如果不是兼桑改编的好,我们也没办法赢。”
和泉守:“那是当然~~~”
第二天,二班……
织田信长:“下个月考数学,化学,生物,语文,地理,还有……”
众人:“这么多?!不考了!”
织田信长:“哦?那跟我说说,你们想考什么?”
长谷部:“长跑!”
药研:“医术!”
宗三:“养鸟!”
不动:“喝酒!”
烛台切:“烹饪!”
鹤丸:“吓人!”
太鼓钟:“搞事!”
大俱利:“不考最好。”
织田信长:“通通给我闭嘴!”
众人:“……”
之后一个月里众人的生活被复习二字填满,鹤丸国永要搁平时早就高喊着“及格万岁”然后随便翻两下书睡觉完事,可是突然遭遇这么大规模的考试,就连他也开始紧张起来了,这段时间鹤丸经常眼睛盯着书本,意识却已经睡着了。
再比如说长谷部,长谷部向来认真对待每一场考试,这次的考试对他来说是噩梦般的存在,加上患有先天性考试综合症,长谷部又成了其他同学的噩梦。
宗三的名言一天比一天长,逻辑还越来越复杂,更让大家觉得末日快到了。当他说出这番话的时间,考试已经迫在眉睫:“复习意味着受折磨,为了不受折磨那你就不要去复习,但你又会受到不复习的折磨,所以复习是折磨,不复习又是折磨,折磨就是折磨。为了考试后的快乐就要去复习,于是快乐也成了折磨,但是折磨使人不快乐。所以为了不快乐,你就要去复习,用复习带来折磨,或者因为太多的快乐而感到受折磨,希望你能明白,我都说了些什么。”
听完,不动行光晕倒在地。
当走出考场的那一天,众人如同获得新生,甚至有人忘了北在哪里。
鹤丸国永和太鼓钟贞宗手拉手一起大喊:“及格万岁,挂了无罪,饭照吃,觉照睡,活到一百岁!”
引无数路人竟折腰。

——the end——
废话时间:写完后突然觉得,每次考试的时候我就是鹤丸那样,我室友就是长谷部那样?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