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学校如此多娇,引无数路人尽折腰

*又名:《兼桑:我可能有一群假队友》
*又一次被熊孩子们气疯了的怨念产物

“啊!我受不了了!这该死的考试!”和泉守兼定从一堆书本中冒出头来。
“学校突然宣布要考试,土方先生还连个复习范围都不给,根本就是在整我们啊!”清光也忍不住抱怨道。
“让你平时不好好复习,现在吃苦头了吧?”安定说。
清光:“你还说我?你自己成绩有好到哪里去!”
安定:“反正我是学渣我怕谁~”
“你们两个,吵死了!”和泉守叫道。
清光&安定:“……”
“大家加油!”班长长曾弥虎彻试着鼓励大家,“多看点书少睡点觉,待到山花烂漫时,你在丛中笑。”
“我就长眠花丛中了。”和泉守翻了个白眼道,“国广,你怎么样?”
“我还好,兼桑,就是要看的书有点多。”堀川国广揉着额头说。
“不行!”安定一拳砸到桌子上,可怜的桌子又多了一个坑(为什么要说又?),“这样下去,别说及格了,我们可能都活不到考试那天,必须想想办法。”
清光:“什么办法?”
“直接去修改成绩!”安定说。
考试结束后第二天晚上,有风,无月。四个人影悄悄潜入办公室。
“你们速度快点啊,我帮你们把风。”和泉守站到门口,说。
“清光,安定,你们有找到吗?”堀川把土方岁三的办公桌翻了个遍,依旧没有找到成绩单。
“冲田君这里也没有。”清光说。
“我找找书架。”安定开始搜索书架处。
“你们几个!”和泉守忍无可忍的冲进办公室,“都什么时代了,老师肯定用电脑记录成绩的啊!”和泉守打开办公桌上的电脑,找到记录成绩的文档,开始修改。
“呵呵,兼桑说的是。”堀川尴尬的笑笑。
“这是什么书?”安定这时候注意到土方岁三的书架上的一些本子,“这是什么?好像都是写阿兼和国广的?”
“安定不要!”和泉守注意到安定的动作,大惊,丢下手头的工作急忙上前阻止,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安定已经将那几本本子抽了出来。
这一抽不要紧,书架上其他书本像是突然失去了支点,也跟着噼里啪啦往下掉,和泉守见状赶紧过去帮忙接,倒是接住了,然而掉下来的书太多,还尽是些大部头,瞬间将二人埋住。
“安定!”
“兼桑!”清光和堀川见状,赶紧上前去,没几下先把安定救了出来。
“你们几个,别光顾着笑,来帮忙啊!”和泉守一边试着把身上的书本推开,一边对另外三个喊道。
“好好,兼桑你等一下。”堀川忍着笑,上前帮和泉守从书堆里出来,正要松一口气。
“什么人!”走廊上响起脚步声——办公室里闹出的动静终于引起了值班老师的注意。
“糟了,快跑!”刚从书堆里脱身,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和泉守伸手去拉同伴,不料手上一空,只见自己的三位同伴不知什么时候,不知所踪。
没等和泉守说什么,办公室的门被打开。
“阿兼?”冲田总司惊讶的看着办公室里的一片狼藉,电脑上被修改的成绩单,还有没来得及逃跑的和泉守兼定。
“嘿嘿,冲田先生晚上好……”和泉守把手里的本子往冲田手里一塞,趁着冲田愣住的时候准备开溜。
冲田总司一脸复杂的看着和泉守刚塞给自己的一沓兼堀本,顺便一伸手把人揪回来。
……
“你们两个!我郑、重、其、事的告诉你们!我和泉守兼定这辈子不想再见到你们!赶快从我眼前消失!”
“阿兼别这样啊,我们知道错了~”安定和清光一左一右挂到和泉守身上,巴巴的扮演着腰部挂件。
“兼桑……”堀川小心翼翼的开口。
“还有你国广!”和泉守更加火大,“连你也抛下我!”
“对不起啊兼桑!是清光和安定把我拖走的!”堀川赶忙解释,“而且我也是后来才发现,兼桑你没有跟上……”
“你这家伙!”
“阿兼!这事的确是我和清光的错,你不要欺负国广!”
“谁欺负他了……”和泉守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又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说,“你们两个,挂了一上午都不嫌累的吗?赶快放手!”
“咦?阿兼你不生气了?”清光笑着抬起头,“太好了呢~”
“那么说正经的,冲田君和土方老师怎么说?”安定问。
“还能怎么办,这次我们班的成绩不作数,还有,我得上交一份检讨,真是麻烦……你们两个!”和泉守突然提高音量,“我是被你们害得这么惨的,这个检讨书……”
“我们帮你写!”清光和安定自觉的说。
和泉守走后……
清光:“话说检讨书该怎么写?凑字数什么的我不擅长啊……”
安定:“可以找学校里其他人帮帮忙,一人写一段,也差不多了。”
清光:“好主意,我这就去找人!”
几日后,和泉守兼定的检讨书送到了办公室,冲田总司看完后笑的停不下来。
“总司,怎么回事?”近藤勇接过检讨一看,大笑道,“阿岁,能写出这样的检讨,也是阿兼的本事啊。”
土方岁三淡定道:“嗯,这么好的检讨书,要是不贴出去给大家看,真是可惜了。”
于是第二天,和泉守的检讨书被贴在教学楼公告栏处,其他班级的同学纷纷过去围观,奇怪的是,所有人看完检讨后都笑到不能自理。而堀川国广看到那份检讨书的后,便提着刀去找两位好友:“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
看到堀川怒气冲冲的离开公告栏,鹤丸国永表示十分好奇:“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堀川这是怎么了?被人给煮了?”
“似乎是因为那张检讨?”烛台切也很好奇,拖着鹤丸一起过去看,只见那张检讨书被贴在了最显眼的位置。
“《检讨书》
我是高一年级一班的和泉守兼定,上个学期期末,我做了一件违反校规的事,事后我感到很愧疚很后悔很难过,我愧对于老师的教导和同学的帮助,现检讨自己的过错。”
“写的挺好啊?”鹤丸说,“这么规规矩矩的,是长谷部帮忙写的吧?”
“应该是。”烛台切说,二人继续看第二段。
“考试次日,因恐己无法通过,在下潜入办公室中,欲修改成绩,然不想被冲田老师抓于现场。在下在钦佩冲田老师能力之余,亦深感己确需磨练,确不应为此等小事而触犯校规,古人云,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其恶虽小,然积少成多,必成大祸。”
“……”鹤丸无语片刻,“这玩意谁写的啊!”
“我写的,有什么问题吗?”歌仙兼定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言简意赅,十分风雅!”鹤丸说,歌仙满意的点点头,走人了。
鹤丸擦去冷汗,继续看第三段。
“老师,经过同学们的教导,我也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不过老师,其实你也不用太生气,您不是常告诉我们,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吗?所以我相信各位老师还是会很宽容的处理这件事情的~而且老师,这事没你想象的这么严重,首先,我能混,阿不,挣张文凭;您也可以提高您所教班级的合格率,并为此多拿一份奖金;还可以促进师生间的情谊,何乐而不为呢?所以说,老师,请您三思~”
烛台切:“这么不正经,是鹤先生你写的吧?”
鹤丸:“你不觉得我利弊关系分析的很清楚吗?本来想帮和泉守跟老师讨价还价一下的。”
“好了!错我犯了,也承认了,要杀要剐随你们便!不过你们给我干脆利落点,别婆婆妈妈的半天放不出一个p来!有病吗!”
“……”二人一同擦汗。
“感觉这……不像是写检讨,更像是下战书?”烛台切犹豫的说。(大包平:“要的就是这效果,不然他们以为你怕了他们。”)
“最后,致我最最尊敬,最最崇拜的冲田老师~哎呀人家知道错啦,老师这一次就原谅人家嘛~我保证,以后一定会乖乖的,上课不会迟到早退,认真完成所有作业,老师你要看人家表现哦~”
鹤丸:“为什么后面还有个猫爪印?”
烛台切:“大概是老虎爪印,可能是乱藤四郎写这一段的时候,五虎退在旁边看着。”
和泉守的神经已经变得很强,几乎到了末梢坏死的地步,所以他看完检讨后倒没有多大反应。
“兼桑,你还好吗?”堀川有些担心的问。
“国广,记得替我收尸……”和泉守平静的回答。

——the end——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