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月色真美”的正确打开方式

*cp一堆,正文(?)鹤一期,后续接兼堀三山鲶骨烛压切髭膝石青。。。
*鹤丸带坏全本丸系列

一期一振想着睡前先去看看弟弟们的情况,走到拐角处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撞到了自己。
“对……对不起!我……一期哥?”
“五虎退?”一期看清了面前的人,“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五虎退哭着说:“一期哥,我的老虎丢了一只,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你去睡觉,老虎我帮你找。”把五虎退赶回房间后,一期出去帮忙找老虎,不知不觉就走到万叶樱下。
“哟,这不是一期吗,这么晚了,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突然听见上方传来熟悉的声音,抬头,见鹤丸坐在树上跟自己打招呼,怀里还抱着小虎一只。
“鹤丸殿?!您在这干嘛呢?”
“如你所见,看景呢,今晚月色不错,我想在外面多待一会儿。”
一期爬上树走到鹤丸身边:“那您继续看吧,我就不打搅了,不过请把老虎给我,五虎退在找。”
一期接过老虎后离开,不一会儿又回来了:“鹤丸殿,这个树怎么下去。。。”
鹤丸:“我要下得去早下去了,实话跟你说吧,刚才我看见老虎被困在树枝上,想来救它的,结果我也被困在上边了。”
一期:“……”
二人相顾无言片刻,鹤丸说:“一期,来都来了不如一起看月亮吧?今天的月亮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一期坐到鹤丸旁边。
于是鹤丸和一期二人在树上坐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被其他刀刀发现,搭梯子救二人下来。。。
后续:
审神者:鹤丸国永!这就是你每天晚上把小老虎引到树上去的原因?!

后续的后续:
鹤丸国永的行为引起本丸众刀纷纷效仿,于是。。。

兼堀的场合——
堀川来到樱花树下,听见有人叫自己,抬头,和泉守正抱着老虎坐在树上。
堀川:“兼桑?您干嘛呢?”
和泉守:“如你所见,看景呢~今晚月色很美,我想多看一会儿。”
堀川爬上树来到和泉守旁边:“那兼桑继续看吧,不过能老虎给我吗?五虎退在找。”堀川从和泉守手里接过老虎,下树,走出几步后又回过头,“对了兼桑,晚上凉,您也早点回来休息哦~”说完又向和泉守挥挥手,才离开了。
和泉守:“等等这剧情不对啊?”
在暗处看热闹的冲田组:“啧啧啧,胁差果然灵活。”
和泉守:“但是我怎么下去啊!”

石青的场合——
石切丸走到樱花树下……
石切丸:“青江?你在这上面干嘛?”
青江:“我为了救五虎退的老虎,结果被困树上下不来了,石切丸先生能不能帮我一下呢?”
石切丸:“抱歉,我不会爬树……青江你等我取个梯子过来。”石切丸走远了。
最后因为石切丸迟迟没有回来,青江自己从树上爬下来回房了。

烛压切的场合——
长谷部:“烛台切?你在树上干嘛呢?”
烛台切:“今晚月色很美,我想多欣赏一会儿。”
长谷部:“哦那你继续吧,不过请把老虎递下来,五虎退在找他的小老虎。”
烛台切:“诶长谷部君不上来吗?”
长谷部接住老虎:“上去就下不来了,以为我不知道吗。主公早给我看过剧本了。”
烛台切:“……”

鲶骨的场合——
鲶尾和骨喰的剧本和他们的兄长一样,俩人在树上看了一整晚月亮,第二天其他刀刀搭梯子救他们下来。
审:“其他人也就算了,你俩说自己不会爬树?骗鬼呢?!”
鲶尾:“嘛,如果乖乖回房的话,就一点都不浪漫了啊⊙▽⊙”
骨喰:“是这样。”

三山的场合——
山姥切回来找五虎退:“给,你的老虎。”
五虎退:“哇!谢谢您山姥切先生!”
五虎退:“不过,山姥切先生没有碰到三日月大人吗?”
山姥切:“?”
五虎退:“没……没什么……”
与此同时,本丸的另一边……
三日月:“哦呀?好像走错路了?”

髭膝的场合——
膝丸经过樱花树下,天太黑,他既没有注意到坐在树上的兄长,也没看到兄长抱着的老虎。
髭切原本想叫住膝丸,但是还没等他想起膝丸的名字,膝丸已经跑远了,俩人完美错过。
髭切:“如果我弟弟的侦查,可以和他的机动一样优秀的话……”
审:“与其跟我这抱怨,不如想办法记住弟弟丸的名字啊……”
髭切:“嘛也对,那么主公,我弟弟的名字是?”
审:“呃好像是叫腿丸?”
今天也是和谐的一天。

后续的后续的后续:吃够了狗粮的审神者把五虎退送出去极化了,万岁。

——the end——

上周看花丸的时候,看到五虎退的老虎被困在树上以后的脑洞,当时就心想,papa和小狐丸一把年纪了学什么不好非学三枪叠罗汉,换个敏捷点的直接爬上去救啊😂
梗来自小时候看《炊事班的故事》(暴露年龄系列)里提到的段子,貌似出自《新概念英语》?

评论(8)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