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兼堀】我用诚意打动你

*又名——《攻略小舅子之路》
*主cp兼堀,副cp打酱油的,活在台词里的三山;
*国广兄弟亲情向有,然而没带咔咔咔玩

“山姥切你少喝点……”歌仙看着对面的山姥切一杯接一杯喝个不停,忍不住出言阻止,“茶这东西,喝一小瓯叫品,再多了就是牛饮了,你这样一点也不风雅。”
“还不是被你家兄弟气的!”山姥切放下茶杯,恼火的说。
“哦?又是因为你哥的事情?”歌仙问,“也难怪,你们父母长期在外,这么久以来一直是兄弟俩互相照顾,这种时候,关心则乱也是正常的。”
“……”山姥切还想说什么?这时候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和泉守走进来。
“哥我回来了。”和泉守看到山姥切也在,有些心虚的经过,“先回房了,不打搅你们。”
“阿兼。”歌仙发现和泉守的异样,叫住了他,“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和泉守摸了摸脸上的青紫。
“不必替我隐瞒。”山姥切打断和泉守,转向歌仙,“上午被我揍的。”
“到底怎么回事?”歌仙愕然。
——我是回忆的分割线——
上午和泉守去国广家找堀川,路上正好遇见山姥切,和泉守便跟他打了招呼:“哟,早啊小舅子~”
原本打算无视和泉守的山姥切停下脚步,看向和泉守,面色不善:“你有种再叫一声试试。”
“哦,小舅子早!”
“……”
——回忆的分割线结束——
“之后被山姥切拖去揍了一顿,就这样。”和泉守说。
“我可没不让你还手。”山姥切面无表情的反驳。
“哪能呢~”和泉守讨好的笑笑,“毕竟你是国广的兄弟,我若把你揍了,国广不得跟我急。”
“那也没让你故意把脸往我拳头上凑!”山姥切想起事后堀川一边一脸心疼的帮和泉守上药,一边责备自己:“兄弟下手也太狠了……”又一阵火大。
“我乖乖挨打你也不乐意,我也很难做啊。”和泉守拍拍山姥切的肩膀,说,“嘛,其实你的心情我也了解,毕竟是一起长大,相互照顾的兄弟,肯定不会放心把对方随随便便托付给别人的,所以这么久以来,国广不喜欢三日月,你不喜欢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过啊,我不希望国广为难,所以,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可以跟山姥切你搞好关系,就算你看我不顺眼,我会努力用我的诚意打动你。”
“而且,相信你也不希望国广难过吧,所以就算为了你兄弟,你也试着接受我嘛,我们可以一起努力,就像国广很努力的不去找三日月麻烦一样。”
山姥切听完和泉守的长篇大论,似乎有些动摇,不过还是“哼”了一声说:“真这么有诚意的话,就不要跟我耍心机啊……”
“怎么会!”和泉守认真脸,“坦白跟你说吧,这损招其实是你家那位教我的,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瞒你什么。”
“……”山姥切沉默。
“三日月!”山姥切冲出去找三日月算账去了。
和泉守在后面招招手:“小舅子走好!”
山姥切听到这句,折回来,把自己茶杯里的茶泼到和泉守身上,又走了。
和泉守有些无奈的抽了两张纸巾擦着,歌仙看了和泉守一会儿,说:“刚才那一声你应该早一点叫的。”
“为什么?”和泉守疑惑的看着歌仙,“我早些叫他就不会泼我了吗?”
“会。”歌仙说,“早些时候杯子里的茶还是烫的。”
“……”和泉守低头,继续擦。
歌仙又说:“三日月那老司机也就算了,真难为你……”竟然舍得拿这张帅脸去挨揍。
“可以让国广帮我处理伤口,这波不亏~”和泉守得意的说。
“话说你和三日月不是前几天才结盟吗?”歌仙问,“就这么把他卖了真的好吗?”
“拜托,我们这种塑料战友情,能靠得住才有鬼。”和泉守说,“上次他把我和国广的约会地点说漏嘴,我还没找他算账呢。”
歌仙叹了一口气,幽幽地道:“冤冤相报何时了……”说完见和泉守瞪着自己,只好小声接了下句,“往事知多少……”

——the end——

是的虽然是兼堀,堀川全程下线😂主要是感觉看过的兼堀文里,兼桑一旦和被被对上,要么很和谐很友爱(“兄弟就拜托你了。”“我知道的”);要么是一言不合就开撕的(“离我兄弟远点。”“我偏不,来打一架不。”)。。。然后我感觉其实讨好娘家人也很重要的啊!于是就搞了个攻略小舅子的智障剧情出来。最后快过年了,同一个世界,同一个老丈人(?),祝兼桑和爷爷的分分钟卖队友的塑料战友情可以长长久久。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