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有朋自远方来

*此文献给我的室友
*室友就是用来坑的

(1)
“主公,有你的信。”长谷部推开房门走进来,“是那位大人写给你的,她说过几天要来我们本丸拜访。”
“哦?”我接过信看起来,“那家伙许久没来了吧?”
“是。”
“来就来吧。”我把信往旁边一丢,“正好最近找不到人坑。”
三天后,长谷部又来房间找我:“主公,今天你的室友要来,我们本丸是不是换个景趣比较好?”
“嗯?怎么说?”我不解。
“现在本丸使用的是冬日景趣,毕竟雪天路滑,而主公你也知道,那位大人比较容易……” 屋外传来“bia ji”一声和一声惨叫。 “……平地摔。”长谷部把后半句话讲完。
“有道理。”我点点头,想到自己那室友还特别怕冷,我随手将本丸的景趣换成了夏天,然后急忙出门查看情况去了。
(2)
屋外。。。
滚你个球往室友的房间走去,不料脚下突然一滑,滚你个球就这样飞了出去。
“这次飞的有些远呢。。。”滚你个球吃力的爬起来,发现自己摔在了本丸的河流中间,幸好这时候冰天雪地的,河面也结了厚厚的冰。
然而没等滚你个球松一口气,一把四十米大薙刀横到了自己面前,一个自己没见过的刀剑男士问:“干什么的!”
哎呦,会说汉语,而且是“干什么的”,不是“什么的干活”,看来室友把这些刀剑男士带领的不错,滚你个球在心里给室友点了个赞,不过很快就把这个赞取消了。
那位刀剑男士把刀又逼近了一点:“刚才就见你鬼鬼祟祟的往主公房间走,莫非是刺客?”
“刺客你妹啊!宫斗剧看多了吧!”滚你个球怒了,“再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好客呢,刺客也是客啊!”
“刀下留人!!!”鹤丸国永用这辈子最快的机动值飞奔过来,“巴形你来的晚,所以没见过她,她就是主公的大学室友,滚你个球大人。”
“原来如此,抱歉。”巴形收回本体。
“话说,”鹤丸又转向正小心翼翼往岸上走的滚你个球,“需要帮忙吗?”
“不用,”滚你个球踩着小碎步往岸上挪,还剩最后几米了,“我自己就。。。可。。。啊!”本丸突然变成了夏天,滚你个球就这样栽到水中。
“喂!”鹤丸急忙上前想要捞人。
“鹤丸等一下!”一个声音阻止了他。
(3)
我赶到院子里,正见到我那倒霉催的室友摔到了河里,鹤丸见状,正要去捞。
“鹤丸等一下!”我赶紧冲上去阻止。
“主公?怎么了吗?”鹤丸有些惊讶的看着我。
我举起手机:“让我拍个照先。”开玩笑,我怎么可能错过这种记录室友黑历史的机会? 不得不说,室友她现在的确有些像花样游泳表演,一会儿冒出个胳膊,一会儿又冒出条腿,有时候还加以各种高难度动作。
我举起手机抓拍了几张,拿给鹤丸看:“我拍的怎么样?”
“挺好的。”鹤丸有些尴尬的笑笑,“可是主公……”
“你知道吗鹤丸,”我打断他,“每次她在宿舍里扑街向我们求助的时候,我们都会先拍照留念,然后再去帮忙~”
“这可真是令人吃惊。”鹤丸说,“可是主公,你室友要沉了。”
“诶?诶?!”我转头看向河面,那家伙正以自由女神像的pose下沉,同时将中指朝着我们的方向竖起。
(4)
滚你个球坐在审神者的房间里,手里捧着对方帮忙倒的热茶,这坑爹的室友坐在自己对面,笑的很是欠抽。
“你一定是看我不顺眼很久了,想趁机干掉我。”滚你个球说。
“哪能呢~”那货扯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我想灭掉你不是分分钟的事,哪里用得着拐弯抹角的?”
滚你个球强忍着对着那张脸一拳揍过去的冲动。 “算了,打不过她,我忍。”滚你个球如此想着。
(5)
这世上只有两个人是我一见到就想笑的,一个是我此生最爱的爱豆,另一个就是我这心酸到搞笑的室友。
好在鹤丸还是及时把我的室友捞上来了,不然我以后就没人可欺负了。此时她正坐在我的对面,手中捧着杯子,我怎么哄都没法让她消气,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呵呵呵……来喝水。”我想起把她拖进来这么久,都没给她倒水,赶紧拎起茶壶给她满上,不过她似乎在河里已经喝了不少,所以只是捧着茶杯,并没有喝。 于是气氛更尴尬了,这时候,门被敲响了。
“主公,贫僧有事要说!哦?滚你个球大人也在?”山伏国广推开门走了进来。
“山伏?有什么事?”我不知道他能有什么事找我,平日里我们互动并不多,所以今天他主动来找我,我很纳闷。
“主公!请允许贫僧去深山中修行!”
“哈?”这是什么操作?“怎么突然想出去修行?”
“因为贫僧想要变得更强,强大到可以笑对一切。”
“不不不,我认为你已经很强了。”还是两个月前,我为了准备送堀川出去极化,加急将山伏练到九十九级的。
“其实……”山伏顿了一下,“贫僧是看了隔壁花丸的情况以后,觉得这样的修行很有意思,所以想要亲身经历一次。” 果然。。。以后这些动漫不能随随便便拿出来给他们看。
“人家那可是……时之政府选出来的模范本丸,刀刀也都是大佬,你没必要模仿,呵呵……”我试着打消他的念头。
“嗯……看来贫僧修行不足,需要变得更强才能超过隔壁花丸……所以,主公!请你批准!”
“……算了你开心就好。”修行狂魔什么的我是阻止不了了。
“咔咔咔咔咔,多谢主公!”山伏正要离开,又注意到了我的室友,“滚你个球大人,您练过铁砂掌吗?”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说?”室友纳闷,随后顺着山伏的目光,看向手中的,倒满了开水的杯子。
“好烫!”室友大叫一声,把杯子丢了出去。
“咳,这是比铁砂掌更高一层的神游物外。”我向一旁惊呆了的山伏解释,“苦悲大师要在,肯定得赞不绝口。”
“咔咔咔!不愧是主公的朋友,果然有慧根。”山伏恍然大悟般笑了起来。
室友尴尬的笑笑:“where,where...”
山伏愣了一下,意识到对方是在客气,“您太谦虚了。”山伏说,“滚你个球大人是否愿意同贫僧一道去修行?有滚你个球大人这样的智者陪着,这次修行一定非常有趣。”
“这敢情好。”没等室友说什么,我先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插了一句,“就让我这室友陪着你去吧。”
“咔咔咔咔咔,连主公都这么说了,滚你个球大人怎么看?”
“我还有拒绝的余地吗。。。”
“如此甚好。”我端起茶杯喝茶。
“咔咔咔,贫僧觉得,不如这次主公也跟着过来吧。”
“咳咳咳……”我刚喝了一口茶,听到山伏这句话,吓得呛到了,“这里头怎么还有我的事呢!”
“这样好。”我那室友幸灾乐祸的说,“一起去喽。”
“也好,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咔咔咔咔咔咔!那么主公,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停!!!!!!”我那个火大呀,忍不住尖叫一声,见山伏有些疑惑的看着我,解释说,“堀川出去极化修行,不是明天就回来了吗,不如先迎接了你兄弟,再走不迟。”搞什么,他倒是可以说走就走,我不作点准备的话等于去找死。
“嗯,还是主公想的周到,倒是贫僧疏忽了。” 山伏走后,我终于松了口气。
出发那天,长谷部拦在我面前:“主公,这次修行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您就这样跟着去,我实在不放心。”
“所以?”
长谷部突然单膝下跪,又把我吓得不轻:“主公,请允许我一同前往!”
“不准!”开什么玩笑,作死的有我就够了,活着不好吗?!
“主公!带我走!”长谷部语气很是坚定。
还带你去月球呢!
我耐着性子,安慰他:“那个,长谷部啊,其实呢,你也不用替我担心,你主公是会打无准备之仗的人吗?”
“这……”长谷部知道我向来猥琐成性,听我这么说似乎稍稍放下心来。
“你放心,我会平安回来的,真的关心我的话,我之前没写完的报告。。。”
“主公不必操心,报告什么的,请交给我!”长谷部大声道。
(6)
“你好像心情挺好的样子。”滚你个球看着没心没肺路上还在哼歌的室友说。
“那当然,这么多报告都不用写了。”审神者边说边从包里掏出个牡丹饼递过去,“吃吗?”
“不吃。”
“长谷部给的。”
“不吃。”
“光忠特制的。”
“我不爱吃甜的。”
“好吧。”审神者拿回牡丹饼自己吃起来,滚你个球惊讶的看着室友走一路吃一路。
“主公,我们到了。”山伏说,“那么主公,您先同贫僧一同上前修行吧?”
“等一下!”审神者拉住山伏,“我记得山伏你说过,修行的方式不止一种吧?”
“是啊?”
“我觉得吧,同样的修行,并不是适合所有人的,所以那边,我还是不去了的好。”审神者作出一副惋惜的样子,“不过你放心,我会一直用我自己的方式来锻炼自己,不会怠慢的!所以,那边,就由我家球陪你去吧。”
“……”山伏国广思索片刻,感觉主公说的有一定的道理,扪心自问,他自己也无法在五分钟内吃完三个牡丹饼五个枝豆饼两个泡芙二十个棉花糖还有一杯关东煮,“嗯,贫僧也觉得,主公大人已经足够努力了。那么滚你个球大人,接下去就看您的,”
“啥?!”原本打算看室友好戏的滚你个球顿时开始怀疑人生。
“加油吧球!”审神者拍着滚你个球的肩膀说,“我就在这里给你们录像。顺便说一下,练习摄影也算修行哦~”这货向山伏补充一句。
“麻烦你不要什么事都往修行俩字上扯啊!” 直到被山伏国广拖走,滚你个球才明白室友之前那句话的真正含义。
“我不入地狱,谁爱入谁入。”
(7)
为了迎接修行归来的堀川宝贝儿,以及给我的室友一个迟到的欢迎会,回到本丸后,我让烛台切准备了我室友最喜欢的火锅。晚上大家聚在一起,整个本丸其乐融融。
唯一的遗憾是,我的室友,在跟着山伏一起修行的时候,因为路面坎坷,摔了。。。现在整一个残障人士,一路被我搀扶着回到本丸,这会儿包扎成了木乃伊在房间里歇着。
山伏感觉是他坑了我的室友,很是愧疚,想着到我房间去照顾她的,被我以“这孩子本来就衰,就算没你她该摔还得摔。”为由说服,跟着大家一起嗨去了。
(8)
滚你个球特别郁闷。
滚你个球生平最爱火锅,而自己那室友却对这类东西没有好感,因为会让衣服沾上味道。
昨天晚上,室友是为了欢迎自己和堀川国广才让本丸一起吃火锅的,偏偏这种时候自己摔成半残废。
“你看你现在跟个木乃伊似得,还惦记火锅呢,养好伤再说!”审神者这样说。 对了,自己现在的木乃伊造型还被这混蛋嘲笑了好久,她还拍了照想要发到宿舍群里,结果手一抖,发到班级群了。
“我的一世英名啊!”滚你个球仰天长啸。
“你的一世英名和你的节操一样早掉光了,所以别嚎了。”审神者一边削苹果一边接话。
“……”算了,滚你个球心想,看在她帮自己削苹果的份上,就不怼她了。滚你个球还是很欣慰的,因为自己这个室友终于良心发现了。
“主公~”门口探出两个脑袋,“听兄弟说,您的室友受伤了?”
审神者看清来人后很是高兴:“堀川宝贝儿!要苹果吗?”
“谢谢主公。”堀川接过苹果,递到和泉守嘴边。
“我早说过了,这事与山伏无关,他不必自责的。”
“嗯,谢谢主公,主公放心吧,兄弟不是会胡乱纠结的人。”堀川啃了一口苹果说。
此时此刻,滚你个球遭受了塑料姐妹情和狗粮的双重打击,感觉人生一片灰暗。
(9)
“哟!早啊太郎!”
“哦呀,滚你个球大人,您已经没事了?”
“哎呀,平地摔什么的早就习惯了,死不了的。”
“这可真是不错。”
“太郎等一下~有一片不知哪里粘上的落叶,我帮你取下来~”
“……”
“哦呀,够不着,太郎你太高了……”
“…………”
这天我回本丸,就看到室友趁我不在的时候勾搭太郎,勾搭我家刀也就算了,她跟太郎聊什么不好偏要聊身高?! 正好这时候次郎经过,我向次郎挥挥手:“次郎,次郎!”
“主公?有什么事吗?”次郎走过来,满脸疑惑。
“这不是快过年了嘛,我担心本丸的酒不够喝,你让滚你个球大人陪你一起去万屋买一些吧。”
次郎两眼发光的夹着我室友往万屋去了,我又朝着他们的方向喊:“记得给短刀们买零食!” 完了一回头,见博多藤四郎一脸幽怨的看着我。
“博多?怎……怎么了吗?”
“主公……”博多把账本摊开给我看,“你好像上周才剁过手吧?”
“呃呵呵……”我有些心虚的别开视线,“钱不是问题。”
“问题是没钱。主公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在乎一下本丸的财政赤字危机?”
我:“……”
(10)
“早啊太郎~”滚你个球在樱花树下遇到太郎太刀,“你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是滚你个球大人啊。”太郎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马上过年了,主公拜托我把短刀们写的许愿签挂到树上,不过,再高一些的地方,就连我也够不着呢。”
“就这事啊?我帮你挂。”滚你个球接过剩下的许愿签,爬到树枝上。
“滚你个球大人?您这是干什么?”长谷部这时候来到树下,不远处跟着审神者。
审神者也不禁抬头:“球你干嘛呢?自挂东南枝呐?”
“那个,滚你个球大人是在帮我的忙,因为要挂许愿签,有些地方我够不着。”
“好吧。”审神者耸耸肩,“你小心点,别把树枝踩断了。”
话音未落,只听“咔嚓”一声……
滚你个球:“#&*$€¥£!”
“小心!”审神者见状,赶紧冲上去。
(11)
还好我机动值够快。
我推开长谷部后一秒钟,室友正好摔在他刚才站着的位置上。
“长谷部你没事吧?!”我紧张的问。
“我没事。”长谷部有些费力的半坐起来,“主公可有受伤?!让主公替我担心,我真是罪该万死!”
“胡说什么!”我有些恼火的打断他,“对我来说,你平安无事才是最重要的。”
“主公……”长谷部飘起了花,“你后面……”
“请问主公可以先从长谷部君身上起来吗?”烛台切的声音自我背后响起,似乎还伴随着拔刀的声音。
呃,下雨了……不,是汗,冷汗……
“长谷部啊,”我强忍住背后的凉意,问,“我现在逃还来得及吗?”
“来得及。”长谷部一脸诚恳的看着我,“以主公你的实力,跑赢他没问题的。”
“那我就先走了,长谷部你多保重。”我迅速站起来,溜了,留长谷部和烛台切处理家务事。
还趴在那里的室友朝着我逃离的方向伸出尔康手:“你……妹……”不过我并没有看到。
(12)
如果可以,我和室友都希望赖在本丸不走,然而春节前我们要是到不了家,恐怕这辈子都进不了家门了,所以即使心里有所排斥,室友还是买了回家的车票。不管我们平日里怎样互坑互怼,室友临行前,还是有了点依依惜别的意思:
“在这么一个美好的日子里。”
“你我姐妹欢聚一堂。”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没有七大姑和八大姨。”
“没有倒霉催的考试。”
“有的,只是我们的,”
“塑料姐妹情!”
“所以说,家里哪有本丸来的自在!”室友同我最终忍不住抱头痛哭。
“那个,滚你个球大人。”长谷部受不了屋里的鬼哭狼嚎,忍不住出声打断,“我有必要提醒一句,您再不走就赶不上二路汽车了。”
“哎妈呀……”室友赶紧拎起行李箱,在本丸众短刀“雪~花飘~飘,北风萧~~萧”的歌声中朝门口走去。
“我说,能换个bgm吗?”室友最后还是忍不住吐槽。
“诶?我为了给你送行专门帮他们排练的,要不我换成《何日君再来》?”
“不用了。”室友似乎寒了一个,又问,“如果我这趟车错过了,是不是可以回你的本丸继续住?”
“你要是回我这住那我还得给你写个续集,你觉得我还有脑洞吗?就算有,俩二货的塑料姐妹情有啥好多写的,你这样读者会不买账的,读者一不买账我要掉粉,我一掉粉就没动力更新,我一没动力更新……”(咳,这段属于意识流,我并没有说出来。)
最后我拍着室友的肩膀对她说:“球你放心吧,我担心你回去的路上会出意外,特地安排了物吉小天使送你。”
物吉很热心的帮室友接过行李:“滚你个球大人,我们出发吧^_^。”
(13)
“看起来主公跟滚你个球大人感情很好呢~”走在路上的时候,物吉说。
“开什么玩笑。”滚你个球说,“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嫌弃她。”
“滚你个球大人真是不坦率呢。”物吉一副“我懂我懂”的表情。
“谁不坦率了!我是真嫌弃她!”滚你个球很郁闷,为什么这年头说实话都没人信了,随后,滚你个球开始痛诉大学四年她在宿舍里所受到的这位室友的“压迫”,而自己始终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直说得令物吉小天使冷汗涔涔,心想平日里没觉得主公这么过分啊?
与此同时,本丸……
审神者把外套裹紧了一些,并且坐到离火炉更近的位置。
长谷部有些担心:“主公的脸色好像不太好,要让药研来看一看吗?”
“不用了。”审神者说,“可能有人在背后说我吧。”
(14)
“哦呀,刚到车站车就来了呢。”
“看来我们运气不错。”物吉递过行李箱,“那么,滚你个球大人,一路顺风哦^_^”
“你一个人回去没问题吗?”滚你个球有些担心的问物吉,“如果出了事,你主公得杀了我。”
“滚你个球大人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好吧。”滚你个球终于没再多说什么,“那么物吉,我走了。”
“去你的吧^_^”
滚你个球:“……”
(全剧终)

一点废话:首先,不要问我为自己的室友写文是什么骚操作,只因我对室友爱得深沉(才怪) 其实这篇原本打算年前发的,结果一拖拖到现在,不过总算赶在开学前写完了。
然后大家不必担心我室友会打我,写的时候每一段都有给她审核过的(当然她不通过也没有用,比如女主的名字她就很不满意)。

幕后花絮:其实自挂东南枝那里,我原本打算把现场的人换成任意一对我喜欢的cp,后来感觉写谁都没差,才写成我亲自上,还能凸显出我们的塑料姐妹情。(绝对不是为了占自家刀刀便宜!)
最后室友说感觉她经历了很多,大家这么认为吗?我总结了一下她就干了几件事,撩太郎失败,平地摔,举身赴清池,自挂东南枝。(好吧室友最后的评价是:这日子没法过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