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厨房传说

*最近某恐怖游戏玩多了,想要挑战灵异题材(屁)
*贞宗家亲情向有
*鲶骨友情出演

“这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这个故事,我是听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鹤丸先生所讲。”
“至于这位鹤丸先生,是否就是当年因炸毁厨房而被烛台切从田子坊追杀到南京西路的鹤丸先生,我们无从考证。但是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不容置疑。哪怕它只是本丸茶余饭后的谈资中,极为不起眼的一条。”
哦,原来是胁差们又聚在一起聊天了。正在找弟弟的龟甲贞宗漫不经心的朝着胁差组的方向看了一眼,决定还是不打搅他们为好。
等到夜色降临本丸。
龟甲贞宗同往常一样,即将去到周公那边,当周公的麻将桌已经逐渐显现出来的时候,有人戳了戳自己:“龟甲哥~”
“什么事啊物吉?”龟甲打着哈欠问。
“哥,我饿了。”物吉说。
“哦,厨房里应该有吃的。”龟甲翻了个身,打算回去继续打麻将。
“可是哥,我有点怕啊。”物吉说。
“嗯?怎么回事?”意识到弟弟的话有些不对劲,龟甲也稍微清醒了一点,戴上眼镜准备听物吉解释。
“哥你知道那个故事吗?”物吉说,“很久以前发生的事了,据说就发生在这个本丸。”
“哦?”龟甲也来了兴致,“说说看?”
“很久以前,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他们两个玩的很好,可是他们的家长很不讲理,不允许他们一起玩,他们两个因此跟家里闹崩了,决定私奔。然而最后出了差错,两个人都死了。”
“嗯,从一般人的角度来说,这的确是个令人悲伤的故事。”龟甲说,“一个典型的批判封建社会包办婚姻害死人的故事,反映了人们提倡恋爱自由的思想。如果放在中国古代它大概可以与《孔雀东南飞》媲美;如果放在欧洲,那就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然而在这里,它只能成为本丸的一个八卦谈资。不过说到底,这和你不敢去厨房有什么关系?”
“后面才是我要说的重点。”物吉颇为神秘的靠近,“听说那两个人,死后怨气太重,无法前去轮回转世,只好盘桓在这里,每到月黑风高的夜晚就会显灵,具体的地方就是,”
“?”
“厨房。”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都谁告诉你的啊!”龟甲有些恼火的一把推开物吉。
“是笑面青江先生告诉我的啊?有什么问题吗?”物吉睁着无辜的眼睛看向兄长。
“……”龟甲无语,“以后少跟这家伙一起混。”
“可是哥,跟他走的最近的人是你吧?”
“……”
“龟甲哥~~~”
“想吃什么,我去帮你做……”龟甲最终没能抵挡住物吉的卖萌攻势,拎了个手电筒往厨房去了。
“谢谢哥(^_^)”物吉笑着朝兄长离开的方向招了招手。
某年某月某日,本丸,有风,无月。
“这个,到底要怎么搞?”并不会做料理的龟甲贞宗折腾了许久都没有生起火来,偏偏这时候,身后的黑暗中传来若有若无的低语声。
“怎么这个时候还会有人来?”
“别急,我去看看……”
龟甲想起物吉所说的,有情人阴魂不散的传说,顿时感觉背后一凉,恰好今天又是月黑风高夜,该不会……正胡思乱想着,一只手搭上了龟甲的肩膀:“这么晚了,你在干什么呢?”
龟甲转过头来,用手电筒从下往上照着自己的脸:“我—在—生—火—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凄厉的尖叫声瞬间充斥了整个厨房。
“龟甲贞宗!你大半夜在厨房干什么!”装鬼反而被吓到的某人恼火的问。
“这个问题应该我来问你。”龟甲指指鲶尾以及鲶尾身后全程看戏的骨喰,“这啥情况?”
“你管得着吗?”
“需要我去找一期一振吗?”
“……”
……………………………………
“所以说,”龟甲贞宗扶了下眼镜,“因为一期一振不许你俩谈恋爱,你俩是为了约会不被他撞见,才拜托鹤丸国永编出这个故事,然后传播出去的?”龟甲没想到向来温和的一期一振竟然也会做出这种棒打鸳鸯的事情。
“嘛,一期哥也不是这么不讲理的人,”鲶尾说,“一期哥只是希望我们秀恩爱的时候不要被其他兄弟撞见,影响不好,但是大家都住一屋,哪那么容易避开,想来想去只好在月黑风高的夜晚溜到厨房来了。”
“为什么得是月黑风高夜。”
鲶尾笑了一声:“因为月黑风高夜光线不好,就算是本丸中最八卦的刀,也不会这种时候来到厨房。”
“……”了解了事情全部真相的龟甲贞宗思索片刻,说,“要我不告诉你们的兄弟们也行,不过……”
“什么?”
“能教我生火吗?”
“………………”
世间没有亘古不变的事物,从沧海到桑田,从洪荒到繁华,一座城镇最初的模样,也许只是千百年前驿道上的一座驿站。谁又知道这所本丸建成以前,这块土地上又发生过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往?
“所以你俩这是想干啥?”审神者看到鹤丸和青江把自己的书全部翻出来然后摊了一地,忍不住问。
“了解一下从古至今流传的民间传说,考虑一下下次给本丸的大家讲什么故事。”二人说。

——the end——
一点废话:本来这篇还卡着,但是我的手机突然坏了,今天回家就换新的,so,紧急把这篇完结了。
有没有后续不知道。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