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听说你要修仙?(1)

*十分草率的修仙文
*兼桑的求仙问道之旅

“小乌丸掌门敬启:
贵派多年来以除妖降魔,扶危济困为己任,侠义之心,鄙人深感钦佩,特上此函,聊表敬意。
如今鄙人立志游历天下,不便让阿兼一同漂泊,却也不好看他孤身一人。
小乌丸掌门若不嫌弃,不如收留他到门派。鄙人在此多谢掌门。
土方岁三.手书”
本丸派的掌门,小乌丸将读完的信放到一边。信中的主角——和泉守兼定好奇的伸过头来看。
“什么意思啊?”和泉守看完觉得有些头疼。
小乌丸从信封里抽出另一张纸递过去:“这里还有一篇白话文的。”
和泉守打开信,内容如下:
“我从今天起要去游历天下了,不想带着阿兼这个累赘,但也不能就这么把他饿死,既然你们修仙门派闲的没事就喜欢救助个人什么的,就替我收留他吧,谢啦。——土方岁三”
“所以……”和泉守略有些懵逼的看向小乌丸掌门,“我以后得在门派里呆着了?”
“看来是这样。”小乌丸略有思索,“虽然门派近几年不打算收新的弟子,不过土方先生与门派颇有交情,三年前推荐过来的堀川国广也是个资质上乘的,门派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等会儿便问问哪位长老愿意收你为徒吧。”
“掌门。”
“是三日月长老啊,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小乌丸看向来人。
“哈哈哈,今日见掌门这边很是热闹,过来看看。”三日月宗近笑道,“我已多年未曾收徒,今日碰上这位小友,定是冥冥之中缘分注定,不如让我收个关门弟子如何?”
“既然三日月长老这么说了,我也不便阻拦。”三言两语间,和泉守兼定的去处便被决定了下来。
三日月带和泉守离开掌门居所的时候,和泉守忍不住问:“我说老头啊,你好端端的收我作弟子干嘛?”之前听国广说过,三日月宗近也是本丸派的传奇人物,三百年前因为他的到来,门派剑术才得以兴盛而起,与数珠丸恒次等四位长老并称“天下五剑”,而且因为颜值颇高,虽居于掌门之下,名望却犹有过之。就这么一个逆天的人设,和泉守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收自己作弟子。
三日月没想到和泉守会这么问,愣了一下道:“我看你骨骼清奇资质上乘,定是修仙的好材料……”
“老头,现实一点。”和泉守打断对方,“这种鬼话连我都不信,我除了自诩颜值比一般人高,实在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哪那么多废话,为师既然收你为徒,必然有为师的道理。”回答的倒是理直气壮。
“那个,还有,你既然说我是你的关门弟子,那我在门派里算什么辈分呢?”
“嗯……应该比一般的弟子辈分要高,仔细算来,我那个叫歌仙的师侄,也应当叫你师叔。”
“!!!”和泉守吓得腿一软,按家中辈分来算,歌仙兼定是自己的大哥,和泉守再没大没小,也不敢让歌仙管自己叫师叔。
“那个,老头,咱商量个事呗,能不能给我安排个小点的辈分?”
“这是为何?”三日月不解。
“呃……当人师叔多累啊,弟子胸无大志,只希望在门派中能够安稳度日,靠脸吃饭。不要每天一早起来上早课。而且人怕出名猪怕壮,我可不想被门派弟子群起而攻之。”
“哦?既然怕苦怕累,为何还要拜入为师门下?”
“您说的我们有缘啊?”和泉守心中暗喜,“再说了,你们修仙门派不是向来以慈悲为怀以扶危济困为己任吗,我无父无母无家可归,你忍心看我横尸街头?”
于是三日月更郁闷了。
片刻后,三日月带和泉守来到歌仙兼定的住处。
“哟大哥,好久不见。”和泉守朝歌仙招招手。
“你这家伙……”歌仙有点不想搭理这个不风雅的家伙。
“歌仙啊,我收了和泉守为弟子,以后他就是你的师……弟了。”三日月最终很给和泉守面子,把他的辈分降低一辈,“咳,和泉守啊,为师今日同莺丸长老约好了一起喝茶,就由歌仙带你四处转转,以后有不懂的地方就问他好了。”
“诶等一下等一下,”和泉守拉住三日月的袖子,“我之前听说门派里有个新选组?既然一样是找个师兄带我,能不能把我调到新选组去?”
“你说你个新来的怎么要求这么多呢?”三日月郁闷道。
和泉守尴尬的咳了一声:“不瞒您说,新选组的堀川国广同我是青梅竹马。”
“哦。”三日月点点头,“关为师什么事?”
“……”和泉守强忍着没有怼回去,想了想,在三日月耳边快速说了句什么。
三日月脸上笑容不变:“哈哈哈,我看你骨骼清奇资质上乘,新选组那几位在同辈弟子中亦算得上出类拔萃,能让他们几个指导你,为师也好放心。你记得要跟师兄们搞好关系。”
“谢师父。”
歌仙兼定倒是不介意把这个不风雅的弟弟交给别人来带,但是三日月长老的态度转变实在是太过诡异,忍不住问:“长老,阿兼跟您说了什么?”
三日月和和泉守二人齐心协力的摇头:“不可说,不可说。”
待三日月将和泉守带到新选组,却没见到堀川国广,只有两个弟子在院子里比试,见有人来了,一同迎上去。
“三日月长老又要往我们新选组塞人了吗?”涂着红色指甲的那个弟子先开口询问,“去年才塞了安定这个家伙过来,今年又来一个,这也就算了,怎么长相也一个不如一个。”
“那也比你这个丑八怪好。”那个叫大和守安定的弟子似乎习惯了同伴的毒舌,风轻云淡的怼回去。
和泉守兼定却是怒上心头:“你以为你打扮的花里胡哨的就好看?打扮花哨就算了保养还这么差!”
“你说什么!”那人将手搭在了刀上。
“加州,不许胡闹!”长曾弥虎彻冲出来呵斥道。
“哼~”叫加州清光的弟子偏过头去,不再理睬众人。
“阿兼,好久不见啊。”长曾弥跟和泉守打了招呼,“清光就这性子,你别太在意。”
“不会。”和泉守说。
“对了阿兼,你初来乍到的,我带你在门派随处转转吧?”长曾弥说。
“不必了。”和泉守说,“话说,大哥知道国广在哪吗?怎么没见到他。”
“堀川啊。”长曾弥回忆了一下,“好像今天一早就去来派那边帮忙了。”
“那我自己去找他吧。大哥能告诉我来派在哪吗?”
根据长曾弥告知的路线,和泉守找到一处院子:“应该是这边吧?奇怪怎么没有人?”
正疑惑间,一背着两米长刀,孩童模样的弟子从屋内走出来,和泉守急忙追上去:“这位小朋友~我问你个事,你今天有没有看见一个黑色短发,个子比你高一些的哥哥来这里?”
“……”那孩子瞥了和泉守一眼,离开了。
“?”和泉守不解,“怎么不理人呢?”
正纳闷着,身后传来了又惊讶又欣喜的声音:“兼先生?!”
回头,只见堀川国广激动万分的将怀里的材料往地上一放,冲到自己面前:“兼先生什么时候来的?路上辛苦吗?门派四处逛过了吗?土方先生最近还好吗?”
“悠着点啊,一口气问这么多你不累吗?”和泉守无奈的笑道,“土方先生挺好,把我送来门派后就离开四处云游去了。我刚来没多久,还没四处逛过,刚安定下来就赶来找你了啊。”
“是吗?”堀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拾起了地上的材料,“那兼先生等我一下,我把这些材料交给萤丸师兄就带你参观门派。”
“好。”
“对了兼先生,你有看到萤丸师兄吗?”
“师兄?没有啊?”和泉守疑惑道,“我过来这边找你,刚才就看见一个小孩子走过去了。”
“小孩子?”堀川皱了皱眉,“是不是背着一把长刀,银色头发?”
“是啊怎么了?”
“那个……兼先生有没有跟他讲话?”堀川问。
“哦,我问他有没有看见你,可他没有搭理我。”和泉守一想起刚才的事情还有些郁闷。
“那么兼先生跟他搭话的时候,有没有管他叫‘小朋友’?有没有提到身高什么的?”
“呃,怎么了吗?”见堀川如此紧张,和泉守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他是……谁呀?”
“他就是萤丸师兄了……”
“……”和泉守感觉三观受到了冲击,“师兄为何是……这般模样?”
“师兄当年为了救人,施法时出了差错,从此样貌如孩童一般,再也不能改变半分。”堀川叹息道,“虽说门派中样貌如孩童的师兄弟不少,不过萤丸师兄还是很在意当年的事情,特别忌讳别人把他当成小孩子,也特别忌讳别人跟他提身高。”
“呃,那我岂不是踩雷了?”和泉守没想到初入门派就得罪了人,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日子不好过。
堀川似乎看出了和泉守心中所想,安慰道:“兼先生放心,萤丸师兄人很好的,等会儿我陪你一起去道个歉,他不会计较的。”
“那就好。”和泉守说。

——未完待续——

一点废话:早就想写的修仙文,拖到了现在,灵感来源于:每次考前修仙真的好累啊!(当然不考试时也修仙,修仙肝游戏😅)于是就有了这个伪.修仙文,当然是很草率的修仙文,我对修仙界的设定的了解少的可怜😣所以后期开挂啊渡劫成仙啊,都是,不,存,在,的!就是一群刀刀在门派里度过的日常,大概还会有其他师兄弟以及长老们的副cp乱入😬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