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听说你要修仙?(2)

*兼桑的求仙问道之旅
*本章有隐藏cp大家猜猜是谁⊙ω⊙

“这里是百草阁,跟医务室一样由药研师兄管理,其他师兄弟有时也会来这里帮药研师兄整理药材;这里是藏经阁,兼先生如果有想要查阅的经书,可以来这里;这里是锻冶室,一般有新人过来,会先来这里锻造兵器,不过兼先生有土方先生赠予的佩刀,应该不需要来这里吧?有时候门派中的弟子外出收集到锻刀用的材料,会放到隔壁仓库中……”堀川一路上给和泉守作着介绍,而和泉守跟在堀川身后,时不时的发出“啊,哦,呃……”这样的音节作为应答。看着堀川一路上不断向路过的弟子点点头算是打招呼,还有好几个女弟子对堀川态度略暧昧,和泉守感觉有些不爽。
“国广好像很受欢迎?”和泉守忍不住问。
“诶?有吗?”堀川没想到和泉守会这么说,略微有些惊讶,“我还算好,三日月长老才是厉害呢,每次只要他在门派中走一圈,一路上遇到的不论男女老幼花花草草,皆是热情相待。”和泉守感觉堀川提到三日月这几个字的时候,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和泉守坚信这不是错觉,不由得替三日月捏了把汗。
“堀川师兄!”又一个小孩模样的弟子跑到堀川面前,看到和泉守后却愣了一下,“我……”
“是五虎退啊,这位是和泉守兼定先生,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兼先生,这位是五虎退师弟。”堀川给俩人作着介绍。
“师……和泉守先生好……”五虎退毕竟也才入门不久,让他对着和泉守这样的叫师弟,还是有些别扭。和泉守也点点头作为回应。
“说起来,五虎退师弟有什么事吗?”堀川又问。
“其……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五虎退声音低了下去,“我的一只老虎跑丢了,想问一下师兄可有看见……”
“老虎吗?没看见呢。”堀川皱了皱眉,“正好我现在正带着兼先生参观门派,会帮你留意的。”
“谢……谢谢师兄……”五虎退鞠了个躬,跑远了。
待二人参观完门派,天色已近黄昏,堀川说:“兼先生,今天已经晚了,我们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早课呢。”
“诶?好啊。”和泉守伸了伸懒腰,“国广今天也辛苦了哦~”
“能帮上兼先生的忙是最好的了。”二人牵着手往住处走去,和泉守突然停下来。
“国广?”和泉守指了指某个方向,“那是不是师……兄养的老虎?”
“诶?哪里?”堀川顺着和泉守指的方向看,而和泉守已经追了过去。
“兼先生!那里不能去!”堀川看清和泉守跑去的方向以后大惊,急忙追上去。
而和泉守追着那只老虎跑了一路,待回过神,发现自己来到一片樱花林,和泉守不由得想起书中曾言:“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与此情此景很是贴切了。不由得感慨道:“想不到门派中还有这种地方,简直是约会圣地嘛。”心想着将来有空带国广来这边看看。
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和泉守抱起老虎,按照记忆中的路线走回去的时候,见一群弟子正站在外头等自己。
“你就是三日月长老新收的弟子,和泉守兼定?”为首那人黑着脸,逼近两步,问。
还没等和泉守回答,那人身后一群弟子已经炸开了锅:“天哪,才来门派第一天,就敢擅闯禁地!”
“三日月长老怎么会招这种不懂规矩的人进来!”
“这种人还是趁早滚下山为好!”
“通通给我闭嘴!”为首那人喝道,待所有弟子安静下来,才又看向和泉守,“给你一个机会,解释吧。”
“哈?”和泉守有些懵逼。
“长谷部师兄!”堀川和五虎退赶过来,“都是我没有告知和泉守师弟这里是禁地,请师兄不要怪他。”
“和……和泉守先生是为了帮我找老虎才进了那里,请……请长谷部师兄原谅。”堀川和五虎退一道为和泉守求情。
长谷部见此,叹了口气:“罢了,念你是初犯,我便不追究了,你自行去思返谷思过三日吧。”
……
“才来门派半日,就被赶进思返谷,和泉守你也挺有本事的。”清光有些幸灾乐祸的说,“该不该恭喜你打破了鹤丸国永的记录。?”
“这叫天赋,你们羡慕不来。”和泉守扒了口饭,随即又转向堀川,“国广,以后能不能别放这么多胡萝卜……”
“堀川能过来帮你送饭已经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的。”清光有些看不下去。
“毕竟也是我不好,没能及时阻止兼先生。”堀川有些内疚的说。
“话说回来,国广,为什么那边会被划为禁地啊?”和泉守有些想不通,那地方既没有封印着草泥马这样的神兽,也没有藏着什么上古神器,而且风景宜人,不论是约会还是修练都是极好的,这样的地方竟然是禁地?
“不知道……似乎百年前就是这么规定的了。”堀川不再多想这个问题,而是递过一本书,“对了兼先生,这个给你。”
“什么东西?”和泉守翻了翻,“土方先生的俳句集?”
“嗯,当年土方先生送我来这里之前把这个交给了我,不过我留着没什么用,俳句的话,兼先生应该更感兴趣吧?”
堀川和清光都离开以后,和泉守躺到地上随意的翻着堀川给的俳句集解闷,同时想着有空一定再去禁地看看那边到底有什么秘密。
几日后……
“兼先生,不要胡闹……”堀川有些无奈的扒开和泉守的手,“禁地这种地方,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进去。”
“唉,有国广在,我相信我们这次不会被发现的~”和泉守说,“就这一次,下次绝对不会了!而且那地方很漂亮,国广陪我去看看也好嘛。”
“……下不为例。”堀川无奈道。
这一次有堀川帮忙,二人成功的潜入禁地,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和泉守很快带堀川来到那片樱花林:“怎么样国广?很漂亮吧?”
“确实。”堀川没想到传说中的禁地竟然如此风景宜人,若不是担心被发现,堀川也愿意时常来这里赏花,这时候和泉守的声音把堀川的思维拉回现实:“国广,这棵树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快帮我看看。”
堀川闻言过去一看,果然见某棵树下的草皮有些不同,二人一同将那里挖开,露出了埋在里头的一本册子。
堀川看着这本看似平常的册子,有些犹豫,倒是和泉守说,既来之则安之,将册子翻了几页,发现册子的开头只是记着一些碎碎念,比如“师侄今天推荐的茶不错,可惜被师弟泡砸了。”“师弟说今天食堂的馒头碱大了,可我觉得还行。”“师弟今日同师兄比试输了,心情很不好。”难为那人的字迹还十分工整。从某一页开始,又变成了更加规范的日记体:
“x年x月x日
师弟今天去找师兄比试,又输了,看他闷闷不乐的样子,我忍不住安慰他说不过是比试罢了,不必这么认真。想不到师弟听到这些把我一顿臭骂,说我不思进取玩物丧志,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一定是迁怒。”
“x年x月x日
师弟这几天没有找师兄比试,不过心情依然不好。我似乎知道了是什么原因,八成是因为我最近把麻将推荐给了三位师兄,我们这几天玩的不亦乐乎,我没怎么理他吧。”
“x年x月x日
我邀请师弟一同打麻将,师弟不屑的说他才不会这么玩物丧志,我问他是不是因为担心输给三位师兄,他就参与进来了。想不到师弟在麻将上面很有天赋,一个下午下来,三位师兄每人欠了师弟两百小判。”
“x年x月x日
有个师侄给师兄们推荐了西方的游戏,好像叫扑克,如今三位师兄不玩麻将改玩牌了。师弟好像兴趣不大,他说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我觉得师弟真的认真过头了。”
“x年x月x日
师兄们这一次赞同了师弟的看法,因为他们跟那位师侄打扑克总输钱。”
……

(未完待续)

来猜猜结尾的隐藏cp是谁⊙ω⊙

评论(20)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