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凤梨头驾到

*《风纪委员长驾到》的姊妹篇
***舞台剧演员梗大量乱入***
*家教cp6918,刀剑cp烛压切
*琳琳真可爱啊,还发了我喜欢的cp糖

(1)
“呐,师父——”弗兰一溜小跑到六道骸的房间,“最新消息,师娘接受了时之政府的邀请,作为一名审神者,率领刀剑男士守护历史去了。”
“嗯?怎么回事?”六道骸从手机上方抬起头,“小云雀不是对保护历史什么的没有兴趣吗?”前两天还把那只纠缠不休的狐狸给狠狠咬杀了。
“好像是听说,当上审神者就可以跟那些历史上的名刀切磋,师娘就答应了。”
“kufufufufu,倒的确是他的风格。”
(2)
六道骸去本丸找云雀,正巧遇上云雀回并盛检查风纪,不在本丸。
一个跟六道骸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人走过,看见六道骸,俩人都愣了一下,随后,前者拔刀,飞速冲过来:“就是你害我总是被主公咬杀?!可恶,在主公回来之前我先压切了你!”
“不愧是云雀教出来的刀剑男士。”逃离了本丸的六道骸咬牙切齿的说,“深得其真传。”
(3)
某日白兰来本丸拜访,正遇到压切长谷部远征回到本丸。
“呀~这就是骸君提到过的那个跟他很像的人吗~”白兰笑着跟长谷部打招呼,“果然跟骸君长的一样呢,不过小压切看起来比骸君可爱多了~”
长谷部拔刀:“世上只有三种人可以叫我‘压切’,第一是长政大人,第二是主公,第三是死在我刀下的人!”
事后长谷部向云雀道歉:“主公,又一次砍了您的朋友,我真的很抱歉!”
“无妨。”云雀说,“就算你不出手,我也会咬杀他的。”
(4)
黑曜全员来本丸做(qun)客(ju)。
在六道骸差一点又要被长谷部压切,侥幸逃开后,弗兰说:“师父,那个人跟你长的一样,脾气又跟师娘一样糟糕,不会是你俩生的吧。”
“噗——”六道骸一口茶喷出来。
“!!!”正巧经过的云雀和长谷部双双愣住。
长谷部微笑着拔刀:“主公请不要拦我,我一定要压切了这只青蛙!”
“不拦你。”云雀亮出拐子,“谁拦你我咬杀谁。”
听到这句话的六道骸默默选择了闭嘴。
(5)
“主公去并盛巡查风纪了。”鹤丸国永说。
“哦呀~那我去并盛找他吧。”六道骸正要离开,又被拦住了。
“别呀,等你过去了主公也该回来了,你俩岂不是又要错过。”鹤丸说,“不如在这里等一会儿,正好,一期的弟弟太多了,你帮忙照顾一下吧。”
六道骸见压切长谷部不在,便答应了。
“骸大人~有一件事情我很在意~”乱藤四郎问,“之前你和主公在一起的时候,有说过自己从地狱归来?”
“呃,有什么问题吗?”六道骸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么骸大人见过地狱是什么样子吗?”乱眼睛发亮,追问道,“听说地狱里有个抖S狱卒整天用狼牙棒敲人,真的吗?”
未等六道骸想好怎么回答,又一群短刀围上来。
“听说地狱有很多小孩子模样的狱卒,这是真的吗?”
“地狱有没有人妻啊?!”
“地狱有赚钱的项目吗?”
“那……那个,听说地狱有很多可爱的动物,真的吗……”
“还听说地狱有只兔子战斗力惊人?”
“听说有个从中国来的绝世美女,在地狱开了一所妓院?”
“好了好了,你们这样子,会令骸大人很困扰的。”药研藤四郎制止了弟弟们。
待其他人安静一些,药研推了推眼镜:“对了骸大人,地狱的药材现世应该买不到吧,您下次去轮回的时候能不能帮我带些回来。”
骸:“能不能不要一脸淡定的说这么可怕的话?!”
云雀回到本丸,见骸万分狼狈的从短刀中脱身出来。
“云雀,你家刀太可怕了……”六道骸说。
“放开我,否则咬杀。”云雀扫了一眼挂在自己身上的骸,说。
(6)
六道骸不知道压切长谷部和烛台切光忠是什么时候凑到一起的,不过他倒是乐见其成。不知道是因为爱情的力量,还是单纯感谢自己多次用幻术修好本丸的厨房,六道骸感觉压切长谷部如今脾气变好了许多,至少不会一看到自己就拔刀冲上来了。
某日六道骸在厨房遇到烛台切,烛台切对这个样貌酷似长谷部君的人并无反感,也愿意同他聊聊天。
“压切长谷部似乎最近心情不错,好久没见他砍人了。”聊到长谷部的时候,骸随口一说。
“希望您不是因此感到遗憾。”烛台切一边切菜一边说。
“不不不,不会!”六道骸赶紧否认,“只是觉得,压切把这个动不动就砍人的毛病改掉以后,显得比以前可爱很多。”
烛台切:“长谷部君本来就是又温柔又可爱的人啊。他只是看骸大人你不顺眼而已。”
“……”
烛台切又忙活了一阵,突然说:“对了骸大人,厨房里食材快用完了,麻烦你去万屋一趟吧。”
“啥?”正要离开厨房的六道骸一愣,“为什么要我跑腿?”
烛台切笑容不变:“因为您还欠我人情啊~”
“什么人情?”六道骸有些惊讶。
“您刚才管长谷部君喊了几次‘压切’?”
“……”想起白兰的下场,六道骸终于妥协,“购物清单给我吧。”
(7)
“主公在马场,您要去找他吗?”
“为什么你们本丸会有马场……”
“主公想骑马,就去要求时之政府扩建本丸,不同意就咬杀。”
“……”
总之骸还是根据长谷部的指示,来到了马场这边,正看见云雀骑着马从自己面前飞奔过去,很是帅气,不由得有些看呆了。
“小云雀!”六道骸喊了一声,一人一马同时回头。
“你叫谁呢?”云雀皱眉。
“叫你……我可没办法跟马交流。”
于是云雀骑着那匹名叫小云雀的马,来到六道骸面前,翻身下马。
“kufufufufu,小云雀露出这样的表情,是想撩我吗?”六道骸伸手扶了一把,问。
“哇哦~”云雀头偏了偏,“那你快些被我撩到啊。”
“哦呀哦呀~小云雀你这样很危险哦~”
“喵~”一个声音打破了二人间有些微妙的气氛。
“哇哦,你怎么又到处乱跑。”云雀上前抱起小老虎,丢下六道骸走开了。
六道骸:“……平时对我可没这么温柔。”
片刻后烛台切经过:“骸大人,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呢?”
“没什么……对了烛台切,博客这样写,应该没问题吧?”
“其实……不这么卖力夸主公也可以的。”替对方检查完博客内容的烛台切有些无语。
“啊,因为小云雀最近好像有在看我的博客,所以就这么夸了,为了不被咬杀……呀!”
“胡言乱语,咬杀。”云雀收起拐子,又离开了。
烛台切有些同情的看六道骸爬起来,感叹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不如死。”
六道骸理了理自己那少了一撮的凤梨叶,说:“后面那句是‘生死相许’吧?”
“许个头。”长谷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真的这么替主公着想的话,你倒是别这么欠咬杀啊。”
“呀,长谷部君,吃牡丹饼吗?”烛台切递过手上端着的点心。
“……”长谷部听到这话,身子僵了一下,最后还是说,“吃。”
“……”六道骸偷偷翻了个白眼,才回答,“我和小云雀一开始就是不打不相识,相爱相杀惯了,学不来你们的相处模式,生怕小云雀一害羞把我弄死了。”
“哦,这样。”烛台切搂过长谷部,“能这样跟长谷部君好好相处真是太好了。”
“咳……”长谷部低头咳了一声,耳朵有些变红,“又在胡说,压切你哦。”
“诶?虽然能死在长谷部君的刀下也是挺浪漫的。”烛台切按住长谷部假装要拔刀的手,“可我还不想这么早就死,因为我还想多一些和长谷部君在一起的时间啊。”
“压切……”
“……”见似乎插不了话,六道骸不知从哪弄出一副墨镜戴上,默默离开了。
(8)
“哦呀~小云雀在看什么呢?”六道骸从云雀背后探过头。
“!!!”云雀将手中的写真合上,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kufufufufu小云雀是在看我的照片吗?”六道骸强忍着笑,“果然小云雀还是爱我的。”
“咬杀!”云雀掏出拐子冲上去打。
“喂喂喂,小云雀这是要谋杀亲夫吗!”六道骸有些吃力的抵挡着云雀的攻击,“莫非是,害羞了?”
“咬杀!!!”
这时候正巧长谷部和烛台切经过,长谷部朝着云雀的方向喊:“主公,咬杀他可以,可是别打脸!”
“什……唔……”令六道骸惊讶的是,云雀听到长谷部的话,攻击的动作竟然犹豫了一下,于是便趁这个机会夺下云雀的拐子,将人制服了。
“kufufufu,战斗过程中分神可不好哦小云雀~”
与此同时,烛台切房间……
长谷部看了看主公那边的动静,问烛台切:“好像坑了主公呢,你说我等会儿回去,会不会被咬杀?”
“有可能哦。”烛台切说,“不如长谷部君这几天还是住到我房间吧。”
“啊,也好。”
“太好了。”烛台切很是高兴,“对了长谷部君,要吃牡丹饼吗?”
“……吃。”
(9)
这天六道骸要去黑曜处理些事情,云雀一个人有些无所事事的。在咬杀了那几个想要拖着自己群聚的草食动物后,云雀回到了本丸。
“主公回来了吗?”一回到本丸,遇见烛台切从厨房里出来。
“嗯。”云雀看了看周围,问烛台切,“长谷部呢?”
“长谷部君今晚带队出阵去了,可能会晚些回来。”烛台切说。
“哦,这样。”
“呐,主公,”烛台切拦住想要回房的云雀,“既然长谷部君和骸大人都不在,一起聊聊天可好?”
“不要。”云雀说,“我不喜欢群聚。”
“话也不能这么说啊主公,难得我们都成了孤家寡人,互相安慰一下也是好的呢~”
“这么草食的事情,我才不需要。”云雀这么说着,还是坐到烛台切旁边。
“嘛嘛,就当我欠主公一个人情好了。”烛台切递过盘子,“做给长谷部君的牡丹饼,主公要来一个吗?”
“……”云雀默默拿了一个,沉默许久才说,“压切长谷部其实不喜欢牡丹饼。”
“啊?”烛台切一愣。
“好歹他是我的近侍,不可能所有事情都瞒的住。”
“这样……竟然由主公告诉我这些,真是不帅气。”烛台切显得有些失落,“不过,总感觉主公对长谷部君比较关注呢,是因为他长得像骸大人的关系吗?”
“这只会让我更想咬杀他。”
“别呀。”烛台切说,“虽然相貌一样,我觉得长谷部君要更加可爱一些哦。”
“这我同意。”云雀附和道,“至少压切长谷部没那么欠咬杀。”
“诶~~~?”烛台切没想到云雀会这样说,很是惊讶,“主公这样说骸大人真的好吗?明明主公还是很在意骸大人的吧?今天骸大人不在,主公就显得心不在焉的。”
“胡言乱语,咬杀!”云雀举起拐子要揍人,烛台切见状赶紧一把按住。
“主公冷静!”
“哇哦。”云雀试图挣脱,竟然没能成功,“一直看你呆在厨房,没想到你实力也不错。”
“主公过奖了。”烛台切笑,“别看我这样,我好歹也是实战刀呢。”
“哇哦,陪我打一场吧?”
“我是太刀,不适合夜间作战。”烛台切说,“明天白天吧,我和长谷部君一起陪主公切磋。”
“那就,说好了。明天我一定会咬杀你们。”
“你们?!”
“???!!!”云雀和烛台切一起回头,见长谷部和六道骸都站在后面,满脸震惊。
“那个,长谷部君,不是你想的这样!”烛台切说完才发现自己还按着云雀拿拐子的手,在长谷部看来就跟牵着手似的。
“打扰了,你们继续。”长谷部转身离开。
“长谷部君,你听我解释!”烛台切追了上去。
剩下六道骸和云雀留在原处,二人对视几秒,最终六道骸有些尴尬的打破沉默:“我们,等那一对的结果,如何。”
云雀:“哦……”
第二天……
“看来你和长谷部小哥问题解决了?”六道骸问烛台切。
“是啊,本来就是一场误会,解释清楚就是了。”
“kufufufu,幸好我和小云雀没吵。”
“真是狡猾啊骸大人,不过幸好这样,没有因为我让你和主公产生误会。”烛台切从烤箱里端出刚做好的点心,“对了,骸大人吃饭了吗?昨天主公告诉我说长谷部君不喜欢牡丹饼,我今天做了其他点心。凤梨酥,要来一个吗?”
六道骸:“……不用了-_-||”

——the end——

一点碎碎念(暴躁发言,负能量爆棚,可无视):21号家教舞台剧就已经开幕了,所有看过现场的人都说琳琳的骸演的棒极了,超级还原——不管原本认不认识琳琳的都这么说。喜欢琳琳的我看到他这次收获大家的一致好评,还是很高兴的,某种程度上终于平息了一点暑假里的怨气。为什么这么说呢,个人觉得琳琳长相是比较讨人喜欢的类型,得知他要演六道骸以后补了家教,之后一直挺期待的,对他的颜值和演技也放心,可我没想到的是家教定妆照出来以后,他会遭这么多人怼,b站上一群连2.5次元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在那里bb个没完,怼琳琳的骸的更加不在少数。之前提过,当初是看刀剑乱舞认识琳琳,也是因为琳琳在刀舞的出彩表现让我对长谷部这个刀从偏爱转真爱的,看到b站上这么多家教粉怼琳琳,我甚至有了一种“凭什么我看好的演员要由着这些连舞台剧都没看过的人怼?”“人家一口气接了这么多剧,演的几乎全是人气角色,根本不缺资源的一个演员,怎么偏偏就在家教圈子里仅仅因为定妆照被喷。”的想法。如今看到琳琳在舞台剧开幕以后,好评如潮,很开心。本来想问问那些口口声声说骸大人毁的人:你们觉得最毁的骸大人,是这次表现最出彩的那个,打脸吗? 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毕竟有些人就是,把自己对于2.5次元领域的无知归咎于舞台剧太尴尬,就算琳琳这次表现极其出色,也免不了一些人睁眼说瞎话的尬黑。呵。
这些话暑假里就想说了憋到现在,因为我自己喜欢琳琳的时间不长,那时候觉得六道骸这个角色太过复杂,可能不好把握,虽然不怀疑琳琳能演好,但是在骸的定妆照被人喷的这么惨的情况下,光是演好还不能让那些人闭嘴,幸好,看那些看过现场的人的repo,这次表现很完美,太好了呢😊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