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听说你要修仙?(3)

*生日更新,祈愿论文不要再出幺蛾子
*兼桑的求仙问道之旅
*隐藏cp公开

二人看完册子,眼睛皆有些发红。
“想不到在这种明争暗斗,尔虞我诈的地方,还有如此深厚的同门情谊在。”和泉守说,这对师兄弟的情谊感人至深,令和泉守想到了国广从小到大对自己的照顾。
“是啊,”堀川点点头,“看这位前辈书中句句不离师弟,可见是很在乎他了。”
“这对师兄弟当年感情这么好,如今却不知道他们二人怎么样了,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在这人世。”
“虽说引人唏嘘,但从古至今世间变幻不正如此?相传女仙麻姑有云‘已见东海三为桑田’,向来亦非夸大之词。沧海桑田,在无尽的千年万载之下不过转瞬,人有寿限、国有寿限,万物皆然。”堀川悲伤道。
二人在禁地又惆怅了片刻,起身离去,临走前,和泉守不忍这本记载了无数感人往事的册子被埋没在这里,执意要带走它,堀川犹豫了一下,也就同意了。
“反正没人会来这里,不会被发现的吧。”二人把那块草皮盖上,离开了禁地。
几日后,恰逢堀川外出办事,和泉守一人在门派内四处闲逛,一个女弟子追上他:“和泉守师叔,三日月长老让您过去一下。”
“三日月?”和泉守愣了一下,想起除了拜师那日,自己的确没再见到那老头,去看看也好,于是问,“我这就去,你知道三日月现在在哪里吗?”
那女弟子红了脸:“三日月长老的话,现在应该同其他长老在一起吧。”不等和泉守问什么,那女弟子又塞了个荷包到和泉守手中,“请师叔帮忙把这个交给三日月长老。”说完就走了。
和泉守看着手中的荷包,待看到反面,不禁感叹:“看来三日月这老头没少做祸害门派的事,各种意义上的。”然后又感觉不对,“和其它长老一起?我知道那帮老头平日里待哪啊?”无奈之下,还是决定找个师兄问问。正四处溜达着找人,身后传来一身大喝:“站住!”
和泉守回头一看,只见身后站了一群人,为首的那个弟子居高临下的看了和泉守一眼:“你就是三日月长老新收的弟子?”
身后那群人七嘴八舌的叫了起来:“就是他!那天他从禁地出来的时候我看的一清二楚的!”
“你是……”和泉守意识到来者不善。
那人冷笑一声道:“按辈分,我应该叫称你一声师叔,可你自从上山以来,仗着有三日月长老庇护,每日游手好闲,拖了我派后腿不谈,还处处蔑视门派礼法,擅闯禁地。更可恶的是,你这家伙不知道用了什么歪门邪道,竟然带坏了堀川师叔!”
“啥?带坏国广?”自己不就是早上起的有些晚害国广差些早课迟到;帮忙整理药材的时候弄混了其中几样,导致药研炼丹的时候差点炼出火药炸掉房屋吗?至于说自己带坏国广吗?
那弟子作痛心疾首状:“弟子不才,可也不能坐视你祸害门派,今日,我便替掌门清理门户!”那人拔出长剑,“你是想自行滚下山呢,还是愿意成为我的剑下亡魂?”
“可笑,清理门户?你也配。”见周围弟子纷纷拔剑,和泉守也不甘示弱的拔出刀,不想动作太大,怀里的两本书掉到了地上。
和泉守正想着如何解决这群人的时候,那边却又炸开了锅:
“《丰玉发句集》!听说这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秘籍,后来被一位世外高人所得,至今无人知道它流落至何方。和泉守师叔怎么会有?”
“那不是《大包平观察日记》吗!据说这是当年莺丸长老为大包平长老所写,大包平长老一直将其珍藏着,直到百年前门派与妖界的一次大战中丢失,从此下落不明。怎么会在和泉守师叔手中!”
“听说得这两本书者得本丸,早就觉得和泉守师叔行为举止异于常人,该不会……”
转眼间,众人已是换了一副嘴脸:“那个,师叔啊……”
“啥?”虽然和泉守并不怕这些弟子,但是他们这晴雨表一样的态度却令他感到诡异。
一个弟子赔笑道:“刚才我们同师叔闹着玩呢,师叔不会在意的吧?”
另一个弟子也笑道:“师叔胆色过人,我等十分敬佩,从此愿听候师叔差遣!”瞬间,弟子们跪倒一片,让和泉守吓得不轻。
“那个,你们正常一点,搞得好像我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和泉守说。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众弟子瞬间感到压力倍增。
“山……山姥切师叔……”为首那弟子已经是满头冷汗,“惊扰师叔了……我们,同和泉守师叔切磋呢。”
“对对对,切磋呢。”众弟子一齐点头,“和泉守师叔技艺过人,我等十分佩……服……”众人被山姥切一瞪,声音小了下去。
“可你刚才还说,要么滚要么死呢。”和泉守装作疑惑不解的样子,开玩笑,自己可不是那么圣母的人,都欺负到自己头上了还指望自己帮他们说话?
山姥切国广闻言,眼神更加冰冷了,那弟子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如此放肆,若再让我撞见,我必定废了你们的修为,将你们逐出门派!”山姥切冷冷道,“滚吧!”
众弟子连滚带爬的离开了,然而山姥切身上的杀气并未完全消失。
和泉守觉得不说话挺尴尬的,便一鞠躬道:“谢谢小舅子出手相助!”
山姥切又瞪了和泉守一眼:“技艺过人?哦?”
“……”
片刻后,山姥切终于又开口:“那帮人尽会欺善怕恶,以后你尽量不要跟他们对上。”说这话时,山姥切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我又不怕……”
“让你避开你就避开!”山姥切不耐烦的打断他,随后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诶诶诶小舅子等一下!”和泉守拦住他,“刚才有个女弟子说三日月找我,你能带我过去吗?”
“没空。”山姥切头也不回道,“还有,叫我师兄。”
“小舅子不要这么见外嘛。”和泉守见山姥切还是不理自己,无奈道,“好吧,我还是去问问其他人……说起来,刚才那个女弟子还让我把这个交给三日月呢。”
“你说什么?”山姥切终于回过身来,从和泉守手中接过那个东西,“这是,什么?”山姥切打量着绣着新月图案的荷包,又翻到反面,眼中的怒意越来越明显,和泉守估计等山姥切研究完这个荷包,也离暴走不远了。
“哼。”山姥切冷冷道,“想不到门派弟子如今尽研究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简直是不务正业,不思进取到了极点!”
“话也不能这么说。”和泉守忍不住插嘴,“你看啊,很显然那女弟子十分清楚三日月长老的德行,就连送给他的荷包上,绣的也不是鸳鸯之类的图案,而是整个门派的地图,一看就是下了功夫的。所以说这个荷包,无论是心意还是实用性,都是不可忽视的。”
山姥切又哼了一声:“虽说是用心良苦,不过我们作为修仙之人,应当以求仙问道,斩妖除魔为己任。如此不务正业,难怪进入门派这么多年都没有长进。”
“切,说的这么大义凛然,还不是吃醋……”
“你说什么?”
“我是说……这弟子实在太不像话了!”
“这个,就放在我这里,改日我去还给她。”山姥切又向和泉守询问了那个女弟子的样貌,才把荷包收起来。
“那三日月那边?”
“跟我来吧。”山姥切叹气,“正好我也想去找他。”
跟着山姥切来到一处院子里,三日月等几位长老正围成一桌打麻将,三日月看见山姥切,便丢下牌迎上去:“切国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
“啊,过来看看。”山姥切有些不自在的说。
“甚好甚好……切国要来点点心吗?”
“不用了……”
“那一起玩牌吗?”
“不要……”
因为山姥切在,很多话不方便说,和泉守跟在座的各位打了声招呼便闪人了,和泉守走时,三日月还不忘在后面补充一句:“堀川师侄这时候应该回来了,先不用告诉他切国在这里。”
回到新选组,见堀川正在院子里等自己。
“兼先生去哪里了?”堀川问,并递上一张宣传单,“这个,兼先生感兴趣吗?”
“比试大会?”和泉守不解。
“是,听说是门派每十年举办一次的比试大会,所有弟子若无特殊原因不得缺席,最近的一次就在七天以后。”堀川说,“刚才还在跟清光,安定说这件事呢。对了兼先生,你看到我兄弟了吗?”
“没看见。”和泉守面无表情道。
“好吧,等会儿我再去找他。”堀川说,“比试大会我也是头一次参加,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据说十年前,兄弟因三日月长老的放水,在比试大会上博得头筹,我还想向兄弟请教一下相关事项呢。”
“这样都行?三日月对小舅子够用心的。”和泉守貌似无意的说。
“无聊至极。”堀川皱眉,“兼先生,你最近好像总是帮着三日月长老说话?”
“没有的事,一定是国广你的错觉。”和泉守略心虚道。
“兄弟原来你在这里。”山伏国广走过来,“数珠丸长老正要找你呢,想要问你附近城镇的问题调查的怎么样了。”
“知道了,我这就去。”堀川终于没有继续同和泉守纠结,去找数珠丸长老汇报情况去了。
数日后,门派内举行比试大会。和泉守找了一圈都没看到堀川人影,正好看见长曾弥,赶紧上前叫住他:“大哥,看见国广了吗?”
“堀川吗?”长曾弥回忆了一下,“听说最近,附近的城镇发生了妖魔扰民的事件,堀川这些天一直在调查这件事,今天好像是三日月长老派他下山降妖去了。”
“降妖?国广一个人吗?”
“是啊……和泉守你要去哪?”没等长曾弥反应过来,和泉守已经跑远了。

(未完待续)

一点废话:没错禁地里埋的就是《大包平观察日记》。至于土方组哪里看出感人之处。。。他们的脑回路我也get不到。。。。。。顺便说一下,那个给长老们安利扑克的师侄是陆奥守。。。

又及:真的快被论文逼疯了,之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幺蛾子,如今答辩完了他还要要求新格式!TAT今天生日不能出去玩还得去找老师签字,下午还得找班长交论文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