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主公有毒(1)

大概是一个婶婶不忍心自己最宠爱的冲田组伤心,决定带领他们搞事情的故事?

我叫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的爱刀之一——我是说以前……现在属于如今的主公,也就是人们常常说起的审神者。
主公是个二货,我第一天到来时就察觉了。
有了意识的时候,眼前就是一个奇怪的生物,长得跟玩具似得。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还是作了自我介绍:“我是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爱刀的其一。虽然不易使用但性能良好。请多关照。”
“压切长谷部,请多关照。”这时才注意到那个小人儿旁边还有人。
“压切君,请问这里是……”
“咳,可以的话,比起压切。更希望你叫我长谷部。因为那名字来源于前主人野蛮的举动。”那人打断我,“这里叫做本丸,这位是审神者,也是我们的主公……”
“安定!真的是你!我没有在做梦!”审神者打断了长谷部的讲解,冲过来把我抱在怀里。
这是什么情况?!我有些懵逼的看向长谷部。
“主公她……可能只是太激动了……”长谷部可能也无法解释审神者那夸张的行为,半天憋出来这么一句。
“抱歉抱歉,有点激动。”主公放开我,替我理了理衣服,“毕竟等了安定很久啊!”
我……有这么稀有吗?
主公稍稍给我介绍了一下本丸的情况,随后带我往房间走,路上我偷偷问长谷部:“长谷部,那个,我是第几个到这个本丸的?”
“第三个。”
“……那这是主公就任的第几天?”
“第二天。”
“………………”
“情之所钟,自然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主公显然是听到了我和长谷部的对话,回过头来拉起我的手对我说了这些话。
“主……主公?”听主公这样说,我有些感动。然后主公的下一句差点把我气吐血。
“这下清光小天使不用再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什么呀,这么盼着我来,就是为了让加州清光那个笨蛋开心?!不过似乎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让我关心。
“清光他……也在这里?他还好吗?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自从……”自从那次冲田君带他去了池田屋,等会儿见到那个家伙,一定要揍他,竟然不告而别。
“清光是我选的初始刀哦。既然你来了,我想他应该会挺好的,昨天念叨了一晚上你的名字,还好今天把你锻出来了……你们的房间就是这里,你自己去找他吧。”主公把我带到房间门口,拖着长谷部跑了。
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可是伸出一半的手,怎么都无法上前去把门推开,几百年来一直思念的人就在里面,我却没有勇气面对。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近乡情更怯”吧?
最关键的是,见到他我说些什么呀,说“好久不见”好像有点俗,说“我好想你”又有点膈应人……
“别开枪……别开枪,是我——”这不行。
“动感光波,哔哔哔哔哔!”……
我郁闷、我抓狂、我一缕一缕往下薅头发啊!关键时刻竟想不出合适的台词。
“谁在外面?哇啊!”身后靠着的门突然被拉开,我一下没稳住向后倒去——摔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清……清光!没事吧!”给我做了垫背的人没了动静,把我吓得不轻,急忙爬起来查看他的情况。
“唔……安定?”清光好半天才恢复知觉,“你来了?”
这便是我们重逢的情形了……
“来的够快的。”清光一边折腾着指甲一边嘟囔着。
“嗯……因为知道清光在等我啊。”
“笨蛋!怎么可能!”看到清光耳朵都泛红了。
“哦哦哦清光真是不坦率,主公刚刚才告诉我,清光昨天念叨了我一晚上。”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清光这个样子,心情会不由自主的变好。
“什么……才没有!”清光脸变得更红了一些,“倒是你,估计当年我走了以后,一直在想我吧?还有刚才你在门口磨磨蹭蹭的不肯进来是想干嘛?”
“你!胡扯!”
“#%&$£♀!”
“♀&£#¥€!”
鬼知道我俩莫名其妙发生的争吵持续了多久,反正之后是路过的堀川国广跟和泉守兼定冲过来把我俩拖开的。
之后的日子倒也轻松,随着越来越多的伙伴到来,本丸也逐渐热闹了起来。
主公偏爱清光,这一点本丸所有刀都看出来了。因着主公不安分的性子,鹤丸国永整天恶作剧也不会被主公责骂,短刀多次告状,主公也只是微微一笑,安慰他们几句作罢。不过有一次,我和清光在照顾马儿的时候,鹤丸突然冲出来吓了我们一跳,当天晚上主公带着夜宵来找我们的时候,清光“无意中”提起此事,主公便亲自提着菜刀去找鹤丸聊人生了,之后几天都没见到鹤丸,据说是被打发去畑当番了。
自此以后,所有刀都明白,得罪主公不要紧,得罪了清光就死定了。当然,招惹我也不会有好下场,清光会替我报仇的。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