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主公有毒(7)

终于,时之政府又下达了出阵池田屋的命令,临走前主公前来送行,在确定我们刀装和御守都戴好了以后,塞了六部手机给我们。
“一切小心,有事电话联系哦。”主公朝我们挥挥手,把我们送到了目的地。
解决了池田屋的时间溯行军,大家一起撤到安全的地方围观了池田屋事件。两天后,赶往屯所。
“总司,很抱歉,那把刀,无法修复了……”
“是吗,那真是……太遗憾了……”
“总司,节哀。”
“是我不好,是我没有好好使用他,我……咳咳咳咳……”
“总司!”
“冲田君!”我推开门冲了进去,清光没来得及阻止,新选组的人齐刷刷的转过头来盯着我:“什么人!”
后悔也来不及了,我索性一咬牙,向前一步:“我是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先生的爱刀之一,请多关照。”
“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惊讶的看着我。
“加州清光,冲田总司的刀,请多关照。”清光见状,便跟了进来。
“这……怎么可能……”冲田总司看向手中的刀——那个时代的加州清光。
这时守在外边的四人也闯了进来。
“土方先生,好久不见啊。”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向土方岁三打招呼。
“你是谁?”近藤勇问长曾弥虎彻。
“近藤先生,我是您的刀啊!”
近藤勇:“……”
“是这样,我们来自三百年后的世界,为了对抗想要改变历史的时间溯行军,被审神者赋予人形……”大伙七嘴八舌的一通解释。
“所以说,新选组注定会灭亡?”近藤勇面如土色道。
“没错,而且你们几个到了规定的时候必须死,我们不能救你们。”我说。
“既然迟早要被消灭,我们又何苦拼命,不如早些离开,还能保全性命。”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竟然还有人附和。
“这不行!”我叫道。
“这是为什么?”
我站起身在地上来回走着,手舞足蹈道:“因为历史就是历史。就跟根甘蔗似的,这是头那是尾,中间就该着你们新选组待几年。你们要是走了不就顶如把这根甘蔗砍断了吗?我们大家就都得玩完。”
“反正我们都得死,照你们说的,如果我们现在走了,倒幕派也活不成,何必给他们做这个垫脚石。”土方岁三冷哼一声。
“你怎么这么自私呢!”我忍不住冲上前去,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立刻持刀挡在土方跟前,我只好离开一段距离指着他道:“历史上朝代交替,谁不是垫脚石啊?”
“总司,如果你们不完成你们的历史使命,我们大家都得完蛋啊,我好不容易获得新生,总司你忍心让我再死一次吗?”清光挽着冲田君的胳膊撒娇,不得不说,在这方面,谁也比不过清光,此时他拖着尾音跟冲田君讲话,红眸里更是含着泪水,说到最后,眼泪晶莹地挂在睫毛上,就是不掉下来,起到了很好的迷惑作用。
“这副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心疼吧?”我这么想道。
果然,冲田君叹了口气,摸了摸清光的头,对土方说:“别为难他们了,不管结局如何,我们都要完成我们的任务不是吗?”
“总司,你相信这几个人?”有人问。
“我信。”冲田拉过我和清光的手,“我的刀我自己心里清楚,而且他们进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十分亲切,倒像是见到老友一般。”
“冲田君……”我感动的叫道。
“不管总司怎么说,我还是信不过这几个人。”土方岁三冷冷的说道,“这很可能是倒幕派冒充后世之人,来我们新选组动摇军心!”
“嗯,说得有理。”众新选组成员道。
“喂喂你怎么说话呢!倒幕派能有我这么好看的人吗!”清光愤怒道。
“别的我不管,要我相信你们的鬼话,”他看向和泉守兼定,“你不是自称是我的刀吗!那你使用的剑术应该和我一样吧?敢不敢和我打一场!”
“诶?”和泉守似乎没想到矛头会对准他,“土方先生你怎么了?被人给煮了?”
“你就说你敢不敢!”土方岁三暴躁道。
“要打出去打。”我说。
“那好吧,看来要由又帅气又强大的我出面才行啊。”和泉守一甩头发,跟土方岁三一起走了出去,堀川还在后面喊了一句:“兼桑加油!”
“那你们呢?”清光看向长曾弥和近藤勇,出乎意料,他俩同时摇头说:“不打不打,我们不打。”
“你们为什么不打?”我好奇道。
二人同时笑道:“我们等那两位的结果就行了。”
……这就是新选组局长的智慧啊。
过了许久,和泉守和土方悠然的回来了,看起来土方的情绪已经好了很多,别人问他怎么样,土方很随意的说:“确认过了,是自己人。”
长曾弥和近藤勇相对而笑:“幸好我们没打。”
“可是你们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消灭时间溯行军以后,任由我们自生自灭不就行了吗?”
“这是我们现在的主公想的办法。”清光取出一张表格,“主公说,历史只看结果,不看过程,利用这点,我们可以蒙混过关,保全大家的性命,比如说,总司1868年因病去世。到1868年初,我们对外宣称冲田总司病故,然后我和安定就可以接总司回我们的本丸治疗。总司的病,在我们那个时代,已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症状了。还有土方先生,近藤先生,我们也可以用这个办法让他们安全离开。”
“那新选组的大家,就拜托你们了。”冲田君说。
“那我们走了,去到三年后,与大家见面。”我们起身离去,清光给主公打了电话,一道亮光闪过,我们已经来到1867年底,另外四个去屯所找新选组的成员,我和清光则去植木屋找冲田君。
“你们来了?”冲田君看到我们,笑了一下,“那么,我还有多少时间呢?”
“还有大半年吧,不过主公说精确到年份就行,过完年就走。”我说,“冲田君,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别呆在外面。”我和清光扶他进了屋,片刻后人手一杯热茶,坐到一起聊天。
“那么,你们的主公,那位审神者,对你们好吗?”冲田问。
“主公对我们很好。”清光说。
“主公最宠清光了呢。”我笑道,“全本丸都知道,得罪主公不要紧,要是欺负清光,可就要倒霉了。”
“是吗,那就好。”冲田君很是欣慰的笑了。
“总司,你……会不会生气?”清光有些担心的问,“因为我们现在效忠的人不是你……”
“怎么会……”冲田君叹了口气,“当年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才让你折断在池田屋,这是我最遗憾的事,如今有人疼爱你们,我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么会生你们的气。”
“冲田君……”我俩一左一右的靠到他肩上。
庆应四年初,新选组的众人前来探望,我和清光一同在院子里放烟花。
“啊!我死了!”屋子里传来一声惨叫,吓得清光差些把火柴掉在地上。
“总司!总司!”
“……”我扶额,这演技也太浮夸了吧。
新选组的众人走出来,我急忙迎上去:“结束了?”我问。
土方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说了句:“从此以后世上再无冲田总司。”便带众人一道离开了。
进到屋子里,那个人正咳嗽不止,清光忙倒了杯水给他,一边抱怨:“你也真是的,知道自己身体不行,还这么玩,你当自己是表演系的啊。”
“好玩嘛。”那人笑道,“总得找点乐子不是,否则太过无趣,心会先一步死去的。”
清光点点头:“就凭这句,你和鹤丸国永一定有共同语言。”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