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主公有毒(9)

恭喜清光和安定救回冲田君,任务做完了,也该空下来谈谈恋爱了(๑• . •๑)

“真的是……有毒。”这是这几个月来不断出现在我脑海中的想法。此时冲田君正在参与唐玄宗的宴会,并且与一位来自欧洲国家的青年交谈甚欢,听主公说,那青年便是传说中的主角赛特。我和清光在骊山山脚下闲逛,心里默默的把鹤丸国永问候了上万遍。
“那个叫冲田总司的也是个好男人呢,安卡和妮可怎么看?”
“好男人到处都是啦,喵~”
“就是。”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认识冲田君?!”回头,见两个女子和一只黑猫慢慢飞过去。
“咦?你们看得到我们?”穿印度服饰的女子惊讶。
“人类怎么会看得见我们啊,你们是谁啊,喵~”那只黑猫说。
“咦!你不是在陵墓中出现过的那只飞猫吗!”清光叫道。
“什么飞猫啊,我叫安卡,安卡,多好听的名字。”黑猫不满道。
“安卡,对人家客气点。”之前那女子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卡玛,是来自印度的精灵,他是安卡,是我的朋友。金发的这位叫妮可。”
“你们是谁啊,跟那个叫冲田总司的有什么关系?”叫妮可的那个问。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曾经是冲田总司的爱刀,现在陪伴总司一起旅行。”清光说。
“清光,安定,你们在跟谁说话?”冲田君和那个叫赛特的一起走过来,“我和赛特要一起去调查一个邪教组织,你们要一起去吗?”
“好啊。”我说。
不一会儿来到一个山寨,山寨门口有不少人把守, 赛特带我们来到水边:“如果山寨有阻碍进不去,也许从水下可以找到密道之类的吧?”
“不行!”冲田君说,“再怎么说,从水下找路多半会死,不要小看水中的环境。”
“嗯,有其他选择的话,我也不会选择这条路。”
“赛特你要是坚持选择这条路,似乎我的好感度会下降的。”冲田君说。
“好感度?”我和清光汗颜。
“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就是一种感觉……”
……一只乌鸦从众人头上飞过,妮可一箭把它射落。
“哇!这是什么?好可爱!”清光注意到妮可手中拿着的猫咪形状的袖箭。
“啊,这个叫做绝情猫袖箭,据说是用来偷射菜鸟的,不过有时神智不清连老鸟也会被射到。”妮可解释道。
“能借我看看吗?”妮可把绝情猫袖箭递过去,清光用它又打了几只麻雀,依依不舍的还回去。
“妮可姑娘,这个袖箭,可否愿意开个价?”冲田君走过来问。
“可是我也很喜欢这个啊。”妮可说,“还有我要钱没什么用。”
“没事啦总司。”清光说,“人家不愿意就算了。”清光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拖着冲田君去水边查看情况了。
我叫住要跟过去的妮可,从口袋里掏出一套之前买错了颜色的指甲油:“妮可,你对这个有兴趣吗?”
“咦?什么呀?”妮可接过瓶子研究着。
“一千多年后的一种化妆品,不少女生喜欢用……清光也喜欢。”我补充了一句。
“所以你原本是买来想送给他的?”
“我教你怎么涂……”我咳了一声转移话题。
“什么嘛,真是不坦率……”妮可嘟嘴道。
我:“……”
又过了几日,清光接到主公打来的电话,主公说机器已经修好,问我们是否要现在回去。
“总司要跟着主角一起去打撒旦呢,我和安定想保护总司。”清光说。
结果第二天主公派来了本丸的四支部队,二十四位刀剑男士陪同冲田君把撒旦打的屁滚尿流生活不能自理,我们一同接受了主角团队的谢意后,返回了本丸。
“清光,安定,你们回来了?”堀川过来迎接我们。
“嗯,你们救下土方岁三了?”我问。
“是的呢,说起来当时可真是危险,眼睁睁的看着土方先生被子弹击中,我和兼桑都吓坏了。”堀川国广心有余悸的说,“要不是子弹正好打在主公送给土方先生的诺基亚上……”
我:“……”
“对了,主公说我们在外边呆的够久了,本丸的事务一直都是其他人在处理,所以接下去几天的内番就交给我们了。”堀川说。
结果第二天活干到一半,清光就不知所踪,在长谷部的要求下,我绕本丸一圈,最后在樱花树下找到了他。
清光在树下睡的正香,我便没有叫他,默默的坐到他旁边。
片刻后,清光猛然起身,压到我的肩膀上:“安定,你也逃出来了?”他笑嘻嘻的问我。
“我是光明正大的出来的,”我说,“长谷部让我来取你——”
“真的,啥时候办事?”
“办你妹,来取你的狗头。”
“哦……”清光翻身把脑袋放在我的膝盖上,“拿去。”
我在狗头上摸了两把,手感不错:“谅你也跑不了,先晒晒太阳再说。”
“好主意。”清光说。
“呐,这个给你。”我取出那个猫咪形状的袖箭递到他手上。
“咦?怎么会在你这里?!”清光惊讶道。
“知道你喜欢,所以买了些小玩意跟妮可换到的。”我说。
“……”清光的耳后根十分诡异的泛红了,“谢谢。”过了许久,他嘟囔了一句。
“我没听错吧?清光也会跟人客气?”我笑道,“再说一遍啦,我刚才没听清。”
“好话不说二遍。”
“……”
四十分钟后,长曾弥和蜂须贺杀了过来:“长谷部有令,命取尔项上人头!”
我和清光连忙表示,愿献上首级,以求近侍大人息怒。
“很好,受死吧!”蜂须贺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衣袖一甩,草地上多了一副纸牌。
“受死之前,先来战个痛快。”
又过了四十分钟,和泉守和堀川也带着长谷部的击杀令来了。
和泉守兼定用刽子手一般冷酷的声音通告:“赶紧回去做内番,否则——”
“否则怎样?”我们四人问。
“和你们一样。”和泉守二话不说拖着堀川坐到我们当中。
眼见扔出去的五个肉包子全部变成了狗,长谷部决定亲自出马,很快他就在樱花树下找到了我们,火冒三丈的杀过来,并且参与到游戏当中。
从此我们再也没敢赢过。晚饭开始前,长谷部带着大获全胜的好心情,并且得到了我们再也不逃内番的保证。
“累~死~了~啦~~~”终于补完内番的这天,清光趴到我肩膀上抱怨。
“是是,辛苦了。”我说。
“清光,安定!好消息!”堀川国广跑过来,“兼桑刚才去找了主公,说我们这些天补内番十分辛苦,要求去天朝郊游好好放松一下,主公已经批准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