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主公有毒(10)(完结)

“主公救我!清光要杀我灭口!”我“哧溜”一声躲到主公身后。
“大和守安定!你给我过来!今天我不废了你我就不叫加州清光!”清光气急败坏的冲进来,却被追过来的和泉守和堀川拦住。
“清光你冷静点!”堀川说。
“冷静个头!大和守安定你给我过来!”
“怎么回事?你欺负清光了?”主公皱眉问我。
“没有没有!”我连忙摇头。
“其实也没什么啦。”堀川插话,“就是……他……”堀川突然红了脸说不下去了。和泉守表示不想说话,清光正在气头上,并不理会主公,主公只好把询问的眼光投向我。
我发誓,我宁愿有几百个人用枪顶着我的脑袋,大声威胁我:“说,还是不说?”那样我至少还能看情况选择说还是不说。我不是诗人也不是王子,在活着还是去死……呃,是死去这个问题上我还是能够做出果断抉择的。问题现在我面临的是必须说,还得思考怎么说,这就成了一个论述题。相对论述题,我更喜欢选择题。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支支吾吾的说。
====================================回忆的分割线====================================
话说那日我们一起出去郊游,路上遇到一女子,因为一些原因我与她起了争执,那女子一气之下拔刀砍我,清光他们见状赶紧过来帮忙,那女子最终愤愤离去。
两天后我们在集市上闲逛,听到路人说这几天林家大小姐在比武招亲,我们觉得好奇就去看热闹,结果到了比武招亲的现场……
“不会这么巧吧?”我扶额,刚想离开,台上那女子已经发现了我:“那个穿蓝衣服的,你来跟我打!”
“……关我什么事。”我说。
“上次你们六个打我一个,不公平,今天我要和你单挑。”
“……”无奈之下,我只好上台与她对打。
“冲田君亲传的犀利一击!”那女子功夫不弱,我好不容易找到了破绽,获得胜利。
原本打赢她以后就打算离开,然而我忽略了一个问题:这是比武招亲啊。
“少侠是嫌我们家身份低微,配不上你吗?”那女孩的父亲皱着眉头问我,老爷子的身后站着几十条腰围在2尺9左右的汉子虎视眈眈的瞪着我。
“不敢不敢。”我后退了一步,内心很是感激队友们没有丢下我离开。
“所有人都看到你在比武招亲中赢了她,你不愿娶她,你让我女儿今后怎么做人!”老爷子似乎要拔刀砍人了。
“早知道赢了就得娶她,我就算是败了被她剥皮也一定要输给她。”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又后退两步走到同伴们中间,“你们真的还是再斟酌一下吧。”
“爹,算了。”刚才还十分霸气的姑娘现在哭的梨花带雨,“我知道我配不上这位公子,他不愿意娶女儿,女儿今后也没法做人了,只有一死……”说着就要抹脖子。
“别!”我赶紧叫道,“这位小姐,你冷静点听我说,如今我心有所属,没办法再娶你,请你原谅。”
“心有所属?”那姑娘思索片刻,“好吧好吧,其实三妻四妾的也不是不行,本小姐又不是那么爱吃醋。”
“……”这不按套路出牌啊,我一咬牙,说,“其实我,不近女色,有龙阳之好,断袖之癖,你可能接受?”
“呵呵,这话诓的了别人诓不得我,我还想告诉那些招惹我的人,本小姐喜欢女的呢。”
“……清光,对不起了。”我在心里这样说了一句,便把站在旁边的清光抱到怀里。
“你搞什么!”清光惊叫。
“我知道你还是不能接受我,可是我不会勉强你。哪日,哪怕你需要我这条性命,只要你说一声,我也绝对没有不给的道理!清光,我只求你不要再不理我了,这样我会很痛苦的!”
“我什么时候不理你过了啊!放手!”清光想要挣脱,未果。
“我知道你不忍心,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所以说,不管多久,只要能等到你接受我的那一天,这辈子,也值了。”当着所有人的面,我吻上他的嘴唇,过了许久才放开。
“所以说,你也看到了,我不能接受除他以外的任何人,就算是孽缘,我也认了。小姐,如果可以,能不能请你,放过我们?”
“&¥€♀$#£%%/&¥£!”
====================================回忆的分割线结束====================================
“就是这样了,那瘟神被吓走了,清光也暴走了……”我有些心虚的看了看主公。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ಥ_ಥ)”主公笑的趴在桌子上,旁边的长谷部表情也变得十分古怪,显然是憋笑十分辛苦。
“主公你不要笑啊!”清光吼道。
“好……好……”主公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不过清光,你也冷静一点,情侣之间要懂得沟通嘛……”
“谁跟他是……主公你不要乱讲啊!”
“主公说的是!”我趁着清光不注意溜到门口,在心里对自己的节操道了声永别后朝主公叫道,“主公我知道你最宠清光,可我对清光也是真心的!求主公支持我!”说完这些我便逃出了房间,清光没有追上来,似乎是被主公拦下了。“主公,一切就拜托你了,只要我能活过今天,我一定会好好对待清光……”
两小时后被主公做好思想工作的清光回来了,黑着脸。
“呵呵……清光回来了?”
“大和守安定!”
………………
“所以说你们最后真的在一起了?”好几周以后的某一天,清光跟和泉守一起手合,我和堀川在旁边看着,堀川一脸难以置信问我。
“嗯。节操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清光故,二者皆可抛。”
“好狗血的剧情。”他说。
“人生如戏。”
“……”
“清光,安定,国广,兼桑!”主公过来找我们,“冲田和土方来信了。”
堀川很高兴的接过信跟和泉守兼定一起走到旁边去读了。
我和清光一起拆开信,冲田君写了好几张纸,讲的大多是他四处游历遇到的一些琐事,看起来他去到阿拉伯以后过得不错的样子,后面的内容不过是嘱托我们要好好照顾自己云云,最后的最后是说主公已经告诉了他我和清光的事,希望我好好对清光否则他一定杀回本丸找我算账。
“冲田君!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我泪流满面的叫道,再看清光,脸红的似乎能滴出血来。
“说起来,清光和安定在一起有些时候了,兼桑和国广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终身大事了?”主公看向和泉守和堀川。
“兼桑你饿不饿,我们去厨房找些团子🍡好不好?”堀川拉着和泉守的袖子想要离开。
“诶?我不饿啊?”
“我饿了。”
“哦……”他们两个走远了。
“主公。”长谷部对热衷于搞事的主公一点办法都没有,“你究竟要掰弯本丸的多少大好青年啊?”
主公一甩头发:“月亮都是我掰弯的,咱就这么点爱好。”

全文完。

评论(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