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在现世的日子里(序)

加州清光第一人称叙述。
应该是本丸搬到现世以后,冲田组一起当管家的故事。
审神者还是那个有毒的审神者。

通过审神者与刀剑男士多年来的不懈努力,终于歼灭了时间溯行军,虽然迎来了胜利,但是各位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们不得不面对离别。然而有些审神者与刀剑男士们感情太深,不愿分别。比如说我们的本丸……
“审神者大人,您该把刀剑男士们送回历史,然后返回现世。”狐之助十分无奈的说。而主公正满脸怒容的瞪着狐之助,我和安定手持本体站在她两旁。
“不可能!除非我死,否则我不会和我的刀分开!”主公说。狐之助想要上前,我和安定一同拔刀指着它,吓得它后退两步。
“本丸你们尽管收回去,本婶婶不稀罕。但是我不会让我的刀再次体会离别失去之苦!”主公指指我和安定,堀川和和泉守,一期和藤四郎们。
我忍不住在主公耳边悄声问道:“主公,如果政府就是不同意怎么办?”
主公正在目龇欲裂地扮豪迈呢,听我这么问,表情不变,却从牙缝儿里回答说:“我也不知道。”
……我觉得我对主公彻底无语了,想起昨天主公斗志昂扬的对我说一定会保护好大家,去他的宿命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逆天改命。当时主公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变得十分高大。结果,我原以为自己是和神在并肩战斗,最后却发现自己的队友是一头贵州的毛驴……
主公和狐之助依旧在对峙,他们两个,一个是贵州的毛驴,一个是……另一头贵州的毛驴……看得出狐之助它现在是真的头大,如果动起手来,本丸里最弱的那把刀都能把它剁成八大块,至于时间政府,压根没想到会有审神者——而且不止一个——抗旨。狐之助把目光转向我和安定,我们二人异口同声道:“主公到哪里,我们就到哪里!”
狐之助无奈的说:“审神者大人,我知道您对他们感情很深,可是时之政府召唤他们只是为了对付时间溯行军,如今敌人被消灭,刀剑男士的使命也已完成,政府是不会管他们的,您说这么多刀剑,您怎么养的起?”
“反正不用你们养!”主公朝全本丸的刀剑一挥手,“我们走!”长谷部连忙抬起审神者的行李箱跟上去,我和安定也指挥其他刀剑排好队,跟主公一同离开本丸,来到现世。
带着几十个刀剑男士在大街上走是挺显眼的,好在郊区人烟稀少,当时又是深夜,我们还算顺利的回到了主公的别墅。一进家门,主公之前的霸气荡然无存,腿一软坐到沙发上:“水……”
我从茶几底下翻出一瓶矿泉水递过去,主公接过来一口气喝掉大半瓶——她跟狐之助对峙的时候出的冷汗特别多。
“主公啊,我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这毛病,总是瞻前不顾后的。”安定无奈的看着主公。
“就是……”
主公把剩下半瓶水灌下,把瓶子砸到我们二人头上:“还不是为了你们!”
我们二人不说话了。
主公又说:“曾经有人告诉过我,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所以我相信那个最终无敌的人会是我,这是时之政府那帮子人做不到的。”
“主公说的是……”
主公又休息了一会儿,看向我和安定:“从今天起大家就要在现世谋生了,清光和安定作为我的副手兼管家,家里的一切事物,就拜托你们了。”
“是,主公。”我们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主公的房间,这会儿从本丸走过来的大家都睡了,我们二人却没有丝毫睡意,安定说:“陪我出去走走吧。”
我说“好”,他便牵起我的手,带上门去到院子里。其时落叶簌簌,树巅乌鸦哑哑而鸣,正是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刻难为情。
见身边的人没了动静,不禁转头,正对上那双蓝眸,那人笑的众生都黯然失色:“如有你相伴,不羡鸳鸯不羡仙。”(全文完)
——惊见分割线——
呃……这个不算,尤其是括号里那三个字。
事实是……那货被我一脚踹进房间里:“走你个头滚去睡觉!我都累死了!”
嘛,总之,刀剑男士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正文忽悠。

在这里说一下设定,这篇里的婶婶跟《主公有毒》是同一个婶婶,生存哲理是只要不死就不要停止作死。十分不安分(其实非常怂),在这篇里面存在感应该比上一篇低?有必要说一下婶婶不是腐女,婶婶只是恰好萌冲田组。
可能牵扯到其他婶婶,毕竟这么多婶婶不舍得刀刀们,应该也会带到现世养的😁
最后写文真的可以增加欧气啊,在上一篇里强行上线过的刀我现在集齐了,拿到虎彻大哥的我高兴疯了。一期和鹤球还各锻出来三把,一定是感受到了我的浓浓爱意,看起来没得到的刀刀该给他们加戏了╭(°A°`)╮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