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在现世的日子里(上)

话说如今时间溯行军被歼灭,我们也追随主公来到了现世。到了现世以后,形式一片大好,天下太平,这本是打着灯笼也求不来的好事,但是同时,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们也开始无事可做,现在我们家正面临一个没有money的问题。这年头没有money简直寸步难行。
虽说主公作为审神者就职期间工资极高,然而当年买下这所别墅已经花去了不少,再加上回到现世后,替众刀置办生活必需品,很快积蓄就所剩无几了。所以这天我和安定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开会,想法子解决财政赤字问题。
“难道帅气的我空怀一身绝技竟会解决不了吃饭的问题吗!”在第n次否定掉模仿人家花丸那帮子集体出唱片,开签售会的主意,以及把主公送给我和安定的兔子卖掉换钱的主意后,和泉守兼定仰面大呼,“苍天何其不公!”
“以前都是打时间溯行军赚钱,现在形式是和平与发展作为主流,总不能当强盗吧。”安定颇为郁闷的说。
“我……小虎之前挖出来不少东西,能,能不能卖点钱……”五虎退怯怯的说。
“你自己留着玩吧,这些小玩意卖不了多少钱。”安定说。
“久等了!”一个声音打破了尴尬的气氛,烛台切光忠端着盘子冲到人群中,“看你们开会太累了,为你们准备了茶点,光忠特制——牡丹饼!”
“……”一片沉默,大伙纷纷把目光投向烛台切。
“呃……怎么这样看我?”烛台切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有没有弄脏。
长谷部一拳砸在桌子上,可怜的桌子上又多了一个坑:“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快说!”
“我去找主公!”长谷部冲向书房。我和安定觉得奇怪,也跟了过去。
…………
“开饭店?”主公惊讶的看着我们,“怎么突然有这种想法?”
“因为现在主公没有经济来源,我希望可以为主公分担一些。”长谷部情真意切的说,“刚才烛台切送来了茶点,我便想到了这个主意。”
“呃……是,好主意……”主公有些尴尬的点点头,“问题是……我们现在似乎连买厨具和食材的钱都不够了。”
“主公,食材可以先借点钱买,一切就交给我,一定会给主公带来最好的结果!”长谷部顿了一下,转而用充满激情的语调说,“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半晌,主公点点头:“那好吧,那我就问朋友先借点钱,其余的就交给你安排了。”
“是,主公。”
那日以后,主公给众多好友打了电话求助,长谷部也在外面四处奔波,租房子,买食材什么的,几个月以后,刀剑客栈在长谷部的不懈努力之下建成了,大多数刀剑都去客栈帮忙,这样一来,我和安定两个管家倒是空了下来。
今天也是个宁静祥和的日子,风和日丽,阳光灿烂,如果可以,我很想叫上新选组的大家去郊游,但是现在我根本没有这个心思。
“安定!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早上起床时看到安定的样子,把我吓得不轻,“你还好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啦,别担心……”这是他今天第66次这么回答我,但是这个样子我怎么可能放心。
“真的不要紧吗?还是告诉主公吧?”
“清光!安定!主公在吗?!”和泉守兼定风风火火的冲进来,“国广好像有点不舒服。”
“我没事啦兼桑!”堀川国广追进来,尴尬的朝我笑笑,我注意到他今天脸色也差的可怕。
“安定,国广,你们的本体呢?”我终于发现了异常,这俩人今天本体都没有带在身边。
“昨天三日月和烛台切来找我们,说要借我们的本体使使,我们就给了……”国广说。
“……使使?”那非常不专业的用语让我听着很不舒服,同时也引起了我的警惕,我把和泉守兼定拖到一边,“我们去客栈看看吧?”
“嗯,我也这么想。”和泉守点点头,“那帮太刀都不安分的很,我真怕他们……”后面的话他没再说下去,于是我们向主公请了假,一起去到客栈里,安定和国广想要一起,被我们强烈要求留在家里休息。
“哇!”刚进客栈大门,鹤丸国永就不知从哪窜出来。
“鹤丸国永!你在这当门迎?”我感到不可思议。
“是啊,有时候是一期一振或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说,“这是小光的主意呢,他说让美男来招待客人可以让生意更加兴隆。”
“什么啊,这样客人会全部被你吓跑的吧。”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诶?这个主意不错呢,需要我帮忙吗?”和泉守兼定问,“论颜值我可不输任何人,由帅气又强力的我亲自出马,客源还不滚滚来……”
我汗了一个,出声打断和泉守的长篇大论:“兼桑!我们还是先去找烛台切吧!”
“哦对……快走。”
我们一同走进大厅,只见大厅里人流来往络绎不绝,颇为热闹。
“刚开张几天就做到这样挺不错了。”我说,“想不到长谷部和烛台切挺能干的。”
“快让开!!!!!”一个身影朝我们飞撞而来,我一个不注意被撞倒在地,还有无数盘子如流星般砸向和泉守。
“小心!”长谷部用不逊于今剑的速度飞奔过来接住了盘子。
“呀!加州殿下没事吧!”匆忙追过来的岩融把今剑从我身上拉起来。
“没……没事……”个鬼啊!我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欲哭无泪。
“你们……在这里当跑堂?”被长谷部撞倒在地的和泉守一边站起来一边问。
“是啊,因为长谷部先生说短刀机动值高,他自己也跟我们一起干呢。”今剑接过盘子,“加州殿想吃饭的话里面还有位置,啊我还得去端菜呢。”今剑又飞一般的跑走了。
“……”长谷部有些尴尬的看着我们,“抱歉……”
“没关系……”我郁闷的说,“话说,烛台切在哪?我们来找他问点事。”
“烛台切啊,在厨房呢。”长谷部随口答到,很快又被叫去招呼客人了。
“烛台切,我问你点事,你——”走进厨房,我问题问出一半,看到眼前的情形便说不出话了。
“加州来了啊,要不要尝尝我新研究的菜谱?”烛台切一边切菜一边漫不经心的问我。
“烛台切,你拿来切菜的是……”话没说完,和泉守兼定的反应便给了我答案。
烛台切注意到我的目光所指时便急着想将那把刀藏起来,然而已经来不及了,这会儿和泉守面色铁青的抽出本体,架在烛台切脖子上:“你竟然用国广的本体切菜!”
“别别别别冲动!你先冷静!”烛台切见再说不好要闹出刀命了,正要想法子解释。
这时三日月走了进来:“烛台切啊,你托人买的柴太细了,我用刀一劈就碎成渣了,诶?加州来了?”
“三日月,你手里拿的是?”我微微眯起眼睛,看向三日月手中的刀。
“哈哈哈哈,我先走了,烛台切啊,下次记得买粗一点。”三日月准备脚底抹油开溜,我凭借机动优势挡在他前面。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难怪安定和国广今天看起来不对劲!我先劈了你!”我唰的把刀架在三日月脖子上。
“加州!和泉守!你们都冷静点!”烛台切叫道,“其实如果可以,我也不愿意用这种方法啊!可是主公借来的钱只够买食材,根本买不起厨具,我们倒是想用自己的本体,可是你也知道,我们太刀放在室内很不好用,只好借用一下你们的打刀和胁差……也算是让你们为客栈做点贡献,而且打刀和胁差的修理费比太刀便宜多了吧……”
“住口!”和泉守吼道。
“这样吧加州。”三日月趁我分神,伸手将刀推开,“你去要求主公给我们弄一套工具,我们就不用你们的刀了,你作为主公的副手兼管家,这也是你份内的事吧,要个五百万也就够了。”
“五百万?!也就够了?!你们这些太刀说话都这么没心没肺的吗?”我忍不住叫道,“如今正流行裁人减薪,主公上哪弄这么多钱去!”
“哈哈哈哈。”三日月他得意的笑,他得意的笑,“所以说嘛,客栈赚了钱你们也有收入的不是?等赚了钱买了新厨具,我们就不用他俩的本体了,怎么样。”
“……我会去找主公商量的。”沉默许久,我说,“不过安定和国广的本体,我们先带回去了。”我一把抢过三日月和烛台切手中的刀,拖着和泉守准备离开。
“走好,有需要我们还来找你们。”烛台切朝我挥挥手。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话说,如果用来切菜,似乎短刀更好用吧?”在大厅里遇到长谷部,和泉守兼定提出疑问。
“嗯,本来是想用短刀的。”长谷部说,“那天烛台切正在跟小夜商量,江雪左文字走过来二话不说就把小夜牵走了。接下来考虑到粟田口的短刀有一期一振看着,爱染国俊有明石国行看着,今剑是三条大佬……只好退而求其次把主意打到胁差身上……”
“所以他们找上国广和安定是因为……”和泉守没再说下去。
“嗯,因为你们新选组的刀都没有监护人。”长谷部点点头,肯定了我们的猜测。
“……”
“记得告诉主公,我有阻拦过他们。”长谷部甩下这句话,便把我们送出了客栈……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