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在现世的日子里(下)

“给,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主公递过保养完毕的安定和堀川的本体。
“主公,这样下去不行啊……”和泉守郁闷万分的说,“本体被这样使用,谁吃得消!”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主公把小说往桌上一拍,“我也去找过他们,烛台切也就算了,你们觉得我怼的过三日月这位大佬吗?!”
“……”我俩一同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主公。
“怪婶婶我太没用,保护不好你们……”主公沮丧的说,“清光也知道,我平日里接触最多的刀就是你了啊,整天跟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天使混在一起的我,怎么会有经验去应对腹黑大佬呢?”
“哼……”听主公一本正经的说了这么一番大实话,我心情稍微好转了一些,“不过主公还是尽快想办法解决问题吧,比如快点攒够钱把厨具什么的买齐,安定和国广也不用中枪了啊……不要再看淘宝了啊主公!”我一把夺过主公的手机。
“哈哈……”主公不好意思的笑笑,把我和和泉守往外推,“清光和兼桑还是快点回去照顾安定和国广吧,再忍一段时间,我会想办法处理的。”
回到房间,安定已经睡着了。
“真是没心没肺啊……”我无奈的叹口气,把安定的刀放回刀架上,顺便帮那笨蛋盖好被子,这些天确实累坏了,我一沾到枕头,便去同周公见面了……
“我记得审神者大人答应过我,会好好照顾兼定和国广的吧,怎么如今会出这样的事?”迷迷糊糊的,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话,这个声音好耳熟……“想不到我们新选组的刀,竟会被人拿来当菜刀斧头。”
“呵呵呵我也很无奈啊土方先生……”这好像是主公的声音,“他们几个的确不如那些大佬历史悠久,又没有监护人……所以我才赶快联系了你们。”
“土方先生不要责怪审神者大人啦,相信审神者大人已经为他们几个操心不少了,既然如今把我们接来了,自然会保护好他们……”
……
没有再去关心外面的动静,我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今天烛台切他们没来过诶?”第二天上午安定说。
“这不是好事吗?你难道希望他们找你麻烦?”我涂好最后一个指甲,盖好指甲油,和安定一起走出房间。
“清光,安定,你们起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一回头,那人靠在墙上,微笑着看着我们。
“冲田君?!”安定惊喜的冲过去,“冲田君怎么来了?”
“要不是你们的主公联系我们,都不知道你们会被那些太刀欺负,真给新选组丢脸。”土方岁三用冷冷的语调说,不过眼里的笑意却是藏不住的。
“那总司和土方先生这次会在这里住多久?”我问。
“长住。”那个人笑容不减的说,“你们几个这么让人不省心,我们可得看紧你们。”
“真的吗?太好了啊!”我高兴的抱住总司,“那总司以后要好好照顾我们哦。”
“喂清光!不要这样缠着冲田君啦。”
“太好了土方先生。”堀川也十分开心,“那个,土方先生饿不饿,我去做些点心好不好?”土方岁三被国广和兼定拖走了。
“主公?你去哪里?”看见主公化好妆从房间里出来,准备出门的样子。
“啊,约了基友一起看电影,今天不回来吃饭了哦。”主公说,“还有啊,烛台切他们刚才发信息过来,他们这几天要留在客栈里,这几天三餐你们自己解决吧。”主公拎起包出去了。
“近几天要留在客栈?”我看向总司,“总司,你们跟他们说什么了?”
“没什么啊,就是随便聊了聊。”总司笑笑,牵起我和安定的手,“清光安定,反正今天没什么事,我们出去逛逛吧?”
“哇!好久没跟冲田君一起出去玩了!”安定欢呼道。
“嗷呜~”晚上回到家,五虎退的老虎蹭了过来。
“小虎,不……不能打扰别人。”五虎退追了出来,“冲田先生?对……对不起……”
“不要紧的哦。”总司笑着摸摸老虎,“老虎很可爱,请问我可以和它玩吗?”
“啊!当然,当然可以。”五虎退红了脸。
“谢谢你哦五虎退~”总司递了一把糖过去,五虎退红着脸跑开了。
……
几日后和经过主公的书房,听见和泉守和主公的谈话声,推门进去,见主公在教和泉守弹唱。
“这里不对哦兼桑。”主公叫和泉守让到一边,亲自示范了一遍。
“好难啊!”和泉守趴到钢琴上。
“兼桑当年可是励志要当本丸爱抖露的人啊,连我爱豆的歌都学不会,说不过去吧?”主公笑道,“而且是兼桑自己找我帮忙的啊。”
“好吧……”和泉守认命的叹了口气,继续练习。
“主公你偏心哦。”我走过去,“为什么不教我?”
“我也想教啊,”主公说,“不过学钢琴不能留指甲,清光舍得吗?”
“啊?那还是算了……”我看了看昨天新做的指甲。
“清光!原来你在这里!”安定冲进来,“跟我来,带你去个地方。”说着牵起我的手就往客厅跑。
“喂……”我被他拖到客厅,见总司正在逗五虎退的老虎玩。
“清光和安定来了?”总司一边给老虎喂食一边问。
“嗯。”我摸着老虎的头,“总司,你喂了它什么?”
“猫罐头。”
“为什么?!”
“因为没有老虎罐头啊。”安定说,“冲田君,我和清光带它出去玩会儿哦。”
“去吧,记得早点回来。”总司笑着说,“夜里凉,小心些。”
“喂安定,到底要去哪里?”我跟在安定后面问,“呃啊!”没等我反应过来,突然被那混蛋抱到老虎背上,随后他自己也一个翻身骑上来,“你疯了!五虎退知道吗!”
“没关系的,你不说我不说,他怎么会知道。”安定又摸了摸老虎的脑袋,“带我们去那个地方吧。驾!”
月光如乐章。五虎退的老虎载着我们一路小跑,我坐在安定身后,心里不断的重复:“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五虎退哪怕你以后让一期一振砍了安定我也不带吭一声的。”
安定并不知道我心中所想,此时他心情愉快的轻声唱着:“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它去树林……”
“你能唱点应景的吗?”
“我有一只小老虎我从来也不骑……”
不等心血来潮,老虎一个翻滚,把我俩甩了出去。
“看你唱的这歌,把老虎都吓得绊一跟头。”我说。
“都怪老虎太脚滑了……”安定费力的爬起来,揉着膝盖“不过清光你看,这里怎么样?”
我顺着安定所指的方向看去,树林中一棵开满樱花的树十分显眼:“这里怎么会有樱花树?”
“我也很惊讶呢,这是冲田君前几天遛老虎时发现的,告诉了我,所以我想带你过来看。花前月下,与你相约。清光喜欢吗?”
“嗯,很漂亮……”我装作认真赏花的样子,没有看他。
“清光。”那人走到我身后,“我想一直陪在清光身边,与你一起看着天边。”
“……”被身后那人抱着,脸上如同着了火一样的烫,“安定……为什么今天会说这些……”
“因为……当年和你在一起的原因就像一段黑历史一样(详情见《主公有毒10》),时隔多年,我想补上一个告白。”忍不住回头,对上那双蓝眸,这时的安定眼中满是认真,“所以就选在节日里说了。”
“节日?”我算了算日子,回忆了一下主公跟我们讲过的天朝习俗,顿时感到后背一阵发凉,一把推开身后的人,“大和守安定你是不是智障!有在清明节告白的吗!”
“……因为主公说,清明节告白,代表就算变成鬼也要在一起。”那货一脸认真的说。
“主公……”我汗了一个,“主公就一单身狗她的歪理你也敢信!”
“哈,不说这个。”那人伸手搂住我,看向天边,“清光快看!是流星雨吗?!”
我抬起头,果然,天空中有许多流星划过,每一颗上边都有一个愿望。
“你许了什么愿望?”过一会儿,我问安定。
“希望世事不再无常,我想和清光,和冲田君,和主公,和大家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我也是呢。”我笑了。
“我对每一颗流星都许了同一个愿望。”
“嗯,我也是。”我看向天空,依旧有无数流星划过,“我还希望,主公以后不要再这么智障了。”我对着远方的流星补充了一句。
话音未落,流星群突然僵停在半空,静止了好一会,按原路又流了回来。
“……”
“……”我二人无语许久,片刻后,我转向安定,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嘛,回去吧。”
“嗯,好。”他说。
回到家,大多数人都睡了,厨房的灯却还亮着,我俩进去一看,是堀川国广在做宵夜,总司在旁边帮忙。
“国广,干什么呢?”我问。
“啊,最近兼桑总是在书房待到很晚,我帮他做些宵夜。冲田先生,这份是给你和土方先生的哦。”国广将其中一盘点心递给总司。
“谢谢你了国广。”总司端起盘子走了。
“清光,安定……”国广转向我们,“兼桑这几天都不理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是不是被兼桑讨厌了?”
“怎么可能……”我说,“国广别多想了。”我决定不把在书房见到的一幕告诉他。
又过了几天,我和安定在房间里休息,国广突然推门进来:“清光,安定!我好像惹兼桑生气了!怎么办!”
“诶?国广别急,到底怎么回事?”我和安定忙着安慰快要哭出来的国广。
“就是,刚才兼桑来找我,要我和他一起去书房……”国广向我们解释事情经过。
——回忆的分割线——
“国广,有首歌,想给你听……”和泉守兼定说。一曲完毕,和泉守兼定转向堀川国广,“国广觉得怎么样?”
“诶?”堀川国广从陶醉中清醒过来,真心实意的感叹道,“兼桑钢琴弹得好好啊!”
“还有呢?”
“兼桑唱歌也好好听!”
“嗯,还有呢?”
“这首歌很好听啊,听着有种很温暖的感觉,不过都是天朝文,我听不懂……”
“……”书房内陷入冷场,“哦,我出去走走。”和泉守兼定离开了。
——回忆的分割线完——
“就这样,兼桑一个人走出去,也不让我跟着……”国广难过的说,“我说错什么了吗?”
“国广,兼定唱了什么内容你还记得吗?”我问。
“当然!兼桑唱给我听的歌,我当然记得住!”国广有些着急的说,随后把歌曲内容复述了一遍。
“……他真是这样唱的?”顾不上佩服国广的记忆力,我现在对国广只觉得有些恨铁不成钢,“国广,之前主公让我们学天朝文,可你和兼定就是不好好学,真拿你们没办法。”
“别说风凉话了啊清光!”国广叫道,“帮帮忙,把歌词翻译一下好吗!我以后一定好好学习天朝文!”
“唉,那首歌的意思是……”安定看不下去了,替他翻译了歌词,“……爱转角遇见了谁,是否有爱情的美。爱转角以后的街,能不能有我来陪。爱转角遇见了谁,是否不让你流泪,将寂寞孤独作废,让我来当你的谁。我不让爱掉眼泪,不让你掉眼泪,现在永远,你就是我的美。”
“!兼桑……他唱的歌,是这个意思?”国广满脸震惊。
“兼定之前跟主公学了好几天,好不容易学会了这首歌,没想到会栽在你语言不通的问题上。”我无语道。
“所以,兼桑唱这首歌给我听,他的意思是……”
“当然是,字面意思!”兼定破门而入。
“和泉守兼定!你竟然偷听!”
“兼桑?”
“……刚才找不到国广,长谷部说他在你们房间,我就过来了。”兼定有些尴尬的说。
“兼桑……”国广站起来,“对不起,兼桑,明明兼桑为了今天练习了这么久,是我太笨……”
“不要这样说啊国广。”兼定打断国广,“这么久以来,一直都是国广在照顾我,和土方先生在一起的时候如此,在本丸时也是这样……其实我一直想说,国广在我心里,很重要,我也希望,多多少少可以报答国广一些……”
“兼桑不要再说了啊……”国广泪流满面,“其实能够这样陪在兼桑旁边,我很知足了,这样就很好……即使是那时候,沉入海底,不见天日,但是要想到能保护兼桑,就觉得好高兴……”
“国广,别哭啊……”兼定有些不知所措的帮国广擦着眼泪,“我说过,不会再让你寂寞孤单,不会再让你伤心流泪的……”
“兼桑……”
“明明我也想保护国广的……”兼定抱住国广,“所以,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以前一直是你照顾我,以后,就让我来守护你吧。我不会让爱掉眼泪,不会让你掉眼泪……相信我。”
“嗯,我相信兼桑。”国广回抱住兼定。
“咳,安定,你怎么看?”我看向身边陪我一起看了半天戏的人。
“这个嘛……”安定抽出本体朝那二人砍去,“你俩给我出去!这里是我和清光的房间!”
和泉守兼定护着堀川国广逃离我们的房间,同时顺走了我们盘子里放着的两串团子🍡。

全文完。

终于完了,卡了好几天,写一篇太长分两篇太短,那就并一篇吧。因为冲田组入了刀剑坑,如今对土方组的爱也不低于冲田组了。两对都好虐,两对都是天使,所以,至少在我的本丸里,我一定要守护好他们。《爱转角》歌词两次乱入,这的确是我最喜欢的歌,然后歌词中的内容,也是我想要对清光和堀川两位小天使说的,嗯就让安定和兼桑代劳吧,但愿这一世,他们不要再遭遇离别失去之苦。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