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风纪委员长驾到

*看完刀舞,沉迷琳琳不可自拔,为了琳琳补了家教,又沉迷委员长不可自拔,所以有了这样的产物(真曲折啊)。
*舞台剧演员梗乱入。
*彩蛋比正片长系列
*cp有烛压切和三山

(1)
“审神者大人,请选择您的初始刀。”狐之助出声提醒,并递过五位初始刀的数据。
“……”云雀恭弥没有看,说,“不用这么麻烦了,告诉我谁的话比较少。”
“……”狐之助无语片刻,最后指了指山姥切国广。
于是这个本丸的初始刀就这样决定下来了。
(2)
三日月宗近来到了本丸。
某日三日月来找山姥切的时候,闹出的动静太大,吵醒了午睡中的云雀,不幸被咬杀。
(3)
“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的命令,无论什么都为您完……”
话音未落,冰冷的拐子朝着面门飞来,所幸长谷部反应够快,一侧身躲开了。
云雀拿浮萍拐指着长谷部问:“你跟六道骸什么关系。”
“六……谁?”长谷部不解。
云雀盯着长谷部的紫眸看了许久,终于收起拐子:“没什么,认错人了。”
“……”未等长谷部松口气,云雀又叫住了他。
“你刚才说,无论什么命令都能完成?”
“是?”
云雀再次举起拐子:“陪我打一场。(虽然认错人了但是果然还是看到这张脸就想咬杀)”
长谷部:“(*&^%#¥!)(┯_┯)”
(4)
云雀恭弥同大俱利伽罗的初见——
云雀:“……”
大俱利:“……”
云雀:“…………”
大俱利:“…………”
云雀:“………………”
大俱利:“………………”
如此反复n个回合后。。。
“没兴趣和你混熟。”大俱利伽罗转身离开。
“哇哦,有点意思。”云雀心想。
(5)
笑面青江刚来到本丸的时候,云雀觉得他的异瞳有点像某只凤梨,不自觉的就对他关注稍微多了些。
于是有一天,云雀无意中发现青江藏着的骸云本,全部没收。
(6)
云雀恭弥和大俱利伽罗意外的挺聊得来。
不过每次俩人交流,都必须分别带上长谷部和烛台切当翻译。
久而久之,长谷部和烛台切因为这份惺惺相惜,相互产生了莫名的情愫,再后来,成就了一段伟大的爱情。
不过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7)
某日云雀听到手合场传来的动静:“天下五剑算什么,我可是池田辉政发现的!”
“臭老头,不要装从容!”
于是破门而入:“你们两个,谁比较强?来陪我打一场。”
“嘛,算我输也没关系。”三日月一边这么说一边脚底抹油开溜,留下大包平一人,被云雀咬杀。
远处的莺丸正在《大包平观察日记》上写:“大包平今天又被天下五剑坑了。”
(8)
一队刀剑男士前往都城讨伐鬼怪,然而归来时三人重伤。
云雀见状,表示:“既然已经惹到我的头上来,我要以破坏风纪的罪名,将他们,全部咬杀。”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抓起浮萍拐准备只身前往都城。
长谷部见状赶紧上前阻止:“主公!众多鬼怪藏匿在都城中,您一个人过去那里恐怕……”
“住口。”云雀打断长谷部,“长的跟那个死凤梨似的,竟然还来命令我,再有下次,直接咬杀。”
“审神者大人!审神者禁止上战场!”狐之助也过来阻止,却被云雀一拐子打到墙上。
“想要命令我,你还早了二十年。”
(9)
云雀前往都城驱鬼,并且成功将群聚在那里的鬼怪全部咬杀,回到本丸。
“这些,我不需要。”云雀将收获到的一堆福豆塞给烛台切。
烛台切考虑了一下,最后把这些福豆一部分拿给小狐丸做油豆腐,一部分给短刀们拿去洒着玩,剩下的全部用来给长谷部做牡丹饼。
(10)
云雀又一次以不喜欢群聚为由,只身闯到7-3战场,战斗结束后遇到一位名为龟甲贞宗的刀剑男士想要跟自己一起回本丸。
“我不喜欢成群结队。”云雀拒绝了想要跟过来的龟甲。
长谷部知道后,表示:“遇到新的刀剑都不带回来,主公你在想什么!”随后冒着被咬杀的风险,亲自带了一队人去7-3接回龟甲。
几日后长谷部有些后悔,认真考虑把龟甲贞宗扔回7-3的可能性。
(11)
六道骸来本丸找云雀,正巧云雀回并盛巡查风纪去了并不在本丸,只遇到了正在替云雀检查本丸风纪的长谷部。
长谷部见到六道骸,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拔刀冲过来:“就是你害的我总是被主公咬杀?!在主公回来之前我先压切了你!”
好不容易逃离本丸的六道骸(咬牙切齿):“不愧是云雀恭弥教出来的刀剑男士,深得其真传。”
(彩蛋篇)
压切长谷部辛苦的一天——
7:30   起床
8:00   去喊主公起床
8:15   被有起床气的主公咬杀
8:20   去手入室
9:00   烛台切来给自己送早饭
9:05   全是牡丹饼
9:10   压切烛台切
10:00   主公离开本丸,去学校巡视风纪
10:05   替主公安排出阵和内番
10:10   好奇烛台切去了哪里
10:15   鹤丸提醒自己烛台切刚被自己压切了躺在手入室
10:16   黑线
10:30   主公没回来,替主公巡视风纪
10:50   压切了正要逃内番的三日月
11:00   厨房传来一声巨响
11:15   冲进厨房,压切鹤丸国永
11:20   安慰刚刚手入完成,来到厨房看见厨房惨状后伤心的烛台切
11:25   主公回到本丸,咬杀鹤丸国永
11:50   博多喊来外卖,全本丸一起吃饭
12:00   目睹三日月仗着受伤,要求山姥切喂
12:05   堀川国广来找自己,拜托自己再压切三日月一次
13:00   安排三日月陪主公打架
14:00   主公去找大俱利伽罗聊天,自己和烛台切跟着担当翻译
14:45   主公说讨厌群聚,走了
14:45   大俱利说没打算跟他们搞好关系,也走了
14:50   陪烛台切闲逛
15:00   看见龟甲贞宗纠缠主公
15:05   在主公动手之前先压切了他
15:10   送龟甲进手入室,表示自己是为他好
15:30   主公又回学校巡视风纪去了
16:00   跟自己长的很像的那个人来了
16:15   那人用幻术修好本丸的厨房
16:20   算了,今天不压切他了
17:00   主公回到本丸
17:05   目睹主公咬杀那个人
17:10   为那个人点蜡
17:30   赶在鹤丸国永之前进厨房
17:45   和烛台切一起做晚饭
17:50   烛台切忍不住唱歌
17:55   吵醒了在不远处休息的主公
18:00   两个人都被咬杀
18:05   安慰看到厨房再次被毁以后伤心的烛台切
18:45   博多喊来外卖,本丸一起吃晚饭
19:30   心好累,回房
19:40   看会儿书
21:00   心累,洗洗睡了

——the end——

一点废话:因为刀舞喜欢上琳琳这个可爱的少年,后来得知琳琳出演六道骸,然后微博上一片“卧槽!”
不明觉厉的我去询问我室友,然后,室友回复了我一串“卧槽”。我:“……”然后我室友就乘机卖了一发安利。。。总之期待琳琳的骸大人,真心希望舞台剧骸大人和委员长的戏份多些啊(看宣传视频都是宣传他俩,我可以期待一下吗)
另外写到后来突然很想看委员长和他家的hsb并肩作战会咋样,一个“咬杀”一个“压切”,不过委员长不喜欢群聚,还是算了。
最后真心觉得hsb要是跟着委员长久了会被带坏(づ ●─● )づ
总之这就是一个自娱自乐产物。。。

评论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