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土方组+冲田组】犹记多情

*人生第一次写be

(一)
这个故事要从审神者这一职业出现之前说起了。
这天我没招谁没惹谁的宅在家里,突然手机响了,我拿起手机一看,是一条短信:“恭喜您被时之政府选中为审神者,政府的任务很快就会下达,希望您可以顺利完成任务,在不久的将来,带领刀剑男士一同对抗时间溯行军,保卫历史。”
“什么跟什么呀?”我嘟囔一声,删掉了这条莫名其妙的短信。
然而事情并没有完,第二天,我看到家里突然出现的这只狐狸,内心是懵逼的。
“因为历史修正主义者组织了时间溯行军,试图改变历史,时之政府决定召集可以让刀剑男士现形的审神者,带领刀剑男士一同对抗时间溯行军……”这只自称是狐之助的狐狸向我解释道,“而你,就是被政府选中的第一个审神者。”
“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啊?”我扶住额头,“如果我不愿意呢?我就一学生党,胸无大志的那种,就希望老老实实完成学业。”
“呵呵,您太谦虚了。”狐之助笑道,“政府不会随随便便选人的,据我所知,您似乎从小到大都是不安分的性子,如今有机会让您带领众多刀剑男士奔赴战场,捍卫历史,我们不相信您会拒绝。而且,刀剑男士们的颜值大多数都很高的。”狐之助补充了一句。
“好吧……”我承认我狐之助给人做心理工作很有一手,特别懂得投其所好,反正它提出的几点,无一不是我向往的,我便很轻易的答应了,“那需要我做什么?”
“政府现在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供审神者和刀剑男士居住的本丸,穿越时间用的机器等,准备好这些东西大概还需要两三年的时间。”狐之助说,“而且,政府现在还没有研究出让刀剑男士永久现形的方法,几天前我们尝试着召唤了一批刀剑男士,但是灵力极其不稳定,导致这些刀剑男士只能拥有一年的寿命。政府现在正在加紧研究运用灵力,令刀剑男士维持人形的方法。总之,政府现在工作量特别大,根本无暇照顾这些只有一年寿命的刀剑男士,但是都召唤出来了,让他们自生自灭也不太好。”
“所以?”我似乎猜到了它的下一句话。
“这些刀剑男士,就拜托审神者照顾一年了。”狐之助说,“如果以后还有召唤失败的刀剑男士,也会带到您的家中。”
“所以就是让我养他们一年?”我问。
“是的呢,如果可以今天晚上我就把他们带来。”狐之助说完这句,轻巧的跳出窗户,消失了。
当天晚上,狐之助又出现了,带着两个少年:“这是冲田总司的两把爱刀,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
(二)
冲田总司!新选组的天才剑客的刀诶!
我一把握住他们两个的手:“幸会幸会!我对幕末的历史很感兴趣。还是挺喜欢冲田总司的。”
“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
“我是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爱剑的其一。虽然不易使用但性能良好。请多关照。”
两把刀先后做了自我介绍。啊对了,狐之助说过,刀剑男士的颜值大多都很高,这二位便是如此,尤其是那个叫做加州清光的,声音十分可爱。我很喜欢他们两个,带他俩逛了逛我的家,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生活常识,随后他们对我的电脑产生了兴趣。我给他们一人拿了个冰激凌,让他们边吃边玩。
当我再去看他们的时候,清光正在专心致志的打游戏,大和守安定在旁边喂他冰激凌。
“他俩感情真是好呢。”我这样想着。
(三)
这天晚上,狐之助又来了,我看了它一眼,问:“这回是带谁来了?”
狐之助闪到一边,一个高个,长发,披着羽织的青年走进屋子,那青年样貌极其俊俏,但是神色有些落寞,进屋以后只是扫了我一眼,并不做声。
我一指沙发,说:“坐吧兄弟,哪个时代的呀?”
那青年坐下了,依旧没有说话,看样子郁闷至极。
狐之助有些尴尬的向我介绍:“这位是和泉守兼定,土方岁三的刀。”
“呀!失敬!”我急忙来了一个90度鞠躬,听说土方岁三是新选组的鬼之副长,想来他的刀也不会好惹。
“还有一个呢。”狐之助说,于是又一个人进了屋子,这人看起来要活跃些,跟我打了声招呼就坐到了桌子上,同时东张西望着,似乎对屋子啦的一切都很感兴趣。
我指指沙发,对他说:“你坐那边去,那里舒服。”
他往和泉守兼定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尴尬的笑笑:“不用了,俺坐在这里就行。”说着又拿起我放在桌上的手机,“这是什么东西?看来这个时代又出现了许多新鲜玩意儿,哈哈哈。”
“请问你是?”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陆奥守吉行,坂本龙马的刀。”
我一把把他扒拉下去,拎起狐之助骂道:“你给我解释清楚,你把新选组和维新派的刀一起接来是什么意思!”
“没事的,他们两个已经不闹了。”
我有些无奈的看看那俩人,指着陆奥守对和泉守兼定说:“那啥,你可以揍他,但是注意别出刀命了。”
“喂喂!你也太偏心了吧。”陆奥守叫道。
“你放心,我不会揍他的。”和泉守淡淡的说。
狐之助走后,和泉守猛的站起,抓住我的肩膀使劲摇晃:“你快把我送回去!”
我被晃的满眼金星,艰难的问:“我送你回哪儿去?”
“我要回我的战场!我要去找国广!”
看来他作为新选组副长的刀,对于被火枪大炮夺去使用价值一事很是在意。可是跟历史的潮流对抗显然是愚蠢的,就算我能把他送回历史,估计新选组也很难迎接胜利。
我无奈的说:“现在距离明治维新已经过去了几百年,我怎么送你回去?而且啊,就算你回去,估计也没办法扭转局面。凭你一己之力,怎么可能对抗历史的潮流?你还是看开些吧……”
“就是,现在时代由刀转移到枪了啊。”陆奥守附和。
“咳,如今拿着枪出去也是犯法的。”我纠正他。
“我不在乎赢的是幕府还是新政府!岁岁年年,朝代更替都是正常的,我没什么怨言,我只求再见国广一面!”
“国广?那是谁?”我已经彻底糊涂了。
“兼定!”清光和安定这时候听到动静冲了出来,问清楚情况以后,清光上前轻声安慰和泉守。
“他说的是堀川国广,和他一起跟随土方岁三的胁差,是他很重要的搭档。”安定向我解释,“后来国内实行废刀令,国广代替兼定被收缴上去,然后……沉入海底……”安定顿了一下才把话说完,眼神里满是不忍。
“!!!”
“国广……他是为了我才会……是我不好,是我没有保护好他……一直以来都是他在照顾我,直到最后都是让他为了我牺牲……”这个俊俏的青年就当着我的面抱头痛哭起来。
这一举动引起了我极大的同情,这么有情有义的人实在是不好找了,我突然想起安定告诉过我,清光当年跟随冲田总司出战池田屋,折断在那里的事情。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和泉守先生,也别太伤心了,你想啊,清光和安定都能在这里重聚,你和堀川国广未必不可以啊,我发誓,如果国广来了,我一定倾家荡产送你们去欧洲旅游。”
“真的吗?!”和泉守抬起头。
“当然。”
“那么,多谢了。”他十分感激的说。
(四)
“我说,你们库存里,有没有一个叫堀川国广的呀?”我问狐之助。
“我说,这就是你费尽心思联系我的原因?”狐之助又好气又好笑的问我。
“少废话,如果有的话就把人接过来。”
狐之助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以为我不知道和泉守兼定在想什么吗?如果我们有召唤到堀川国广,早就送过来了。我跟你说过,这几个刀剑男士都是政府尝试着召唤却召唤失败的产物。政府现在正在研究让刀剑男士永久维持人形的办法,在有结果之前,我们不会随便召唤。”
“能不能通融一下,就算是为了和泉守,就召唤出堀川国广陪他嘛。”
“你当时之政府会吃饱了没事干,为了照顾这些刀的情绪整天乱召唤吗?”狐之助白了我一眼,离开了。
我回到家,找到和泉守:“那个,兼桑,跟你说句不好听的你别怪我,你说你现在只有一年时间,就算我一年之内接来了堀川国广,你们两个还是得一前一后走,何必又痛苦一次呢?不如看开点,开开心心的在我这过完一年,若有缘,也许你们来世还能再见。”
“对生死之事毫无执念的人,只是因为没有经历过真正绝望的别离。”听到这些话的安定走过来打断我,“你没有失去过重要之人,不会懂得……”
“抱歉,是我失言……”
(五)
“兼桑,能不能跟我讲讲,堀川国广的事情?”
“诶?”和泉守有些惊讶,但也不生气,“那家伙啊,一直都自称是我的助手,不过,我也的确是受过他的帮助呢……”提到堀川国广,和泉守的表情也变得温柔起来,“当年土方先生带我来到屯所的时候,我还年幼,那时候一直是国广照顾我。记得我第一次在手合中赢了他的时候,我当时特别高兴,我告诉他,以前一直是国广罩着我,以后就由我来保护国广吧。”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可是直到最后,我都没能履行承诺,还害他为我作出如此牺牲……”
“喂,和泉守兼定,你不要摆出这副样子啊,很烦人呢。”
“陆奥守!你竟然偷听!”
和泉守提着刀冲上去,拖着陆奥守去手合了。这天晚上,似乎二人手合完毕以后,还聊了很久人生。
第二天见到和泉守兼定,他正在练剑,院子里刀光剑影一片,青年身形利落之至。
“喂,在看什么?该不会是,被我迷住了吧?”一恍惚,那人凑到我跟前。
“是。”我很诚实的回答,“没想到兼桑还有这样的一面,比之前那样帅多了。”
“你才知道。我可是又帅气又强力的和泉守兼定啊。”和泉守一甩头发,“实用性一边倒的话会不够华丽,而只有外表更是连刀都算不上。关于这点,我倒是两者兼备。”
不得不说,还是这个乐观积极,意气风发的和泉守兼定看着更加顺眼一些。然后我始终不知道陆奥守那天晚上究竟跟他说了什么。
(六)
时间过的很快,我的心情也一天一天沉重起来,我知道,这四位刀剑男士的时间不多了。
时间这东西很怪,不知不觉的,它就嗖一下从我身边飞过去了。而最怕的那一天还是来了,去年的今天,是清光和安定来到我家的日子,也就是说,12点之前,他们两个会消失。早就掐着日子的和泉守和陆奥守从昨天开始就沉默不语,和泉守与他们是昔日一同战斗过的挚友,陆奥守虽然与他们是敌对阵营,但是主要还是政治立场不同,他们私底下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通过这一年的相处,彼此之间也有了惺惺相惜之情。此时二人都神伤不已。
清光和安定倒是没说什么,只是越发的形影不离,片刻不愿分开了。
我推开他们的房间门,安定正在帮清光涂指甲油,神色极其认真。
“我想在离开前把自己打扮的更可爱些。”清光把指甲举到我面前,“完成了,怎么样?”
“安定替你涂的,自然是极好的。”我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安定慢慢握紧清光的手,一时间房间里陷入沉默。
“哈,不管怎么说,我们比兼定幸运些。”安定说,目光依旧停留在清光身上,“至少这一次,我可以和清光一起离开,不会被这个笨蛋丢下,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
“行了,我们出去走走,就不回来了。”他俩站起来,手拉手离开了房间,我下意识的跟上去,却又被拦下了,“不要送了,我们想最后再单独呆一会儿。”我点点头,目睹两个少年在阳光的照耀下走远了。
(七)
“抱歉啊兼桑,我直到最后,也没能让你和国广重聚。”
“是啊,原本还想让他知道,他家兼桑现在变得又帅气又强力,可以保护他了呢……”和泉守有些遗憾的笑笑,“不过我当初不该总把找国广挂在嘴上。陆奥守之前说的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他说,只要我用心想一个人,就和他在一起没什么分别。”
“他可拉倒吧,怎么不去当诗人呢。”
“喂,背后说人坏话不好哦。”陆奥守正吹着口哨走下楼来,“走了走了!可惜啊……原本还想见识一下新时代呢……”说着便唱了起来,“心若在,梦就在,大不了从头再来。”
我们正悲伤着呢,他这一嗓子狼嚎把我们气得七窍生烟,顿时数件杯盏飞到,但总算是悲戚稍减。
陆奥守又转向和泉守:“俺再跟你说一遍啊,刀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枪比剑强。”
和泉守白了他一眼:“这话你已经说了一年了,不累吗?”
“谁让你总是不信呢。”
“少嘚瑟!如果有下辈子,咱再斗斗?”
“再斗斗。”
俩人争论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直至消失……
(八)
“你怎么又来了?”我有些奇怪的看着一年未出现的狐之助。
“咳,时之政府的工作进行的并不顺利,这次尝试召唤刀剑男士又失败了。”狐之助有些尴尬的说。
我无奈的摇摇头:“明白了,我来照顾吧。话说你们能不能走点心,那些刀剑男士莫名其妙被你们召唤出来,在人间走一遭便又要消失,他们招谁惹谁了?”
“是是是,我们会注意的。”狐之助难得的赞同道,随后带进来一个少年模样的人。
“不好意思,请问兼桑有来这里吗?”那少年一进门就问。
“!兼桑?请问你是?”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啊,我叫堀川国广,请多关照。”
“!”堀川国广,和泉守兼定一直苦苦思念,却至死也没能见上一面的那个人。
“你这混蛋!”狐之助被我一把揪住摔出去,“为什么现在要把堀川国广带来!哪怕再早个几天,兼桑他也不会带着遗憾离开啊……为什么现在要召唤国广!先是兼桑,现在又是国广,你不觉得你们这样太残忍了吗!”我朝那只该死的狐狸吼道,“兼桑他,一直到最后都在思念着国广啊……”说着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狐之助退开一段距离,说,“在研究成功之前,总要不断尝试,所以免不了要有刀成为牺牲品……”
“……”
“不过我们以后会更加注意的!”狐之助甩下这句话,落荒而逃。
我回到屋子里,让堀川国广坐下。
“对不起,请问兼桑……”
“没有来呢,抱歉……”我不敢看他的眼睛。
(九)
“兼桑……还没来吗……”
“我第一次见到兼桑的时候,他还是小小一只,很可爱呢~那时候的兼桑啊,什么都不会干,却一刻也消停不下来,所以我必须随时跟在他后面照顾他。我看着兼桑慢慢长大,后来他看起来竟比我还要年长了……记得他第一次在手合中打赢我的时候,高兴坏了,他说,‘以后就由我来保护国广吧。’”
“后来沉入海底,不见天日,也看不到兼桑的笑容……有时候我会担心,没有我,兼桑该怎么办。”
“现在想来,都是借口罢了,兼桑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不懂事的孩子了啊,他早就变得又强大又帅气,不需要我也可以的。是我自己……不想离开兼桑啊……”
这一年里,堀川国广跟我的交流内容几乎句句不离和泉守兼定,而我始终不忍心告诉他真相。
今天国广也会消失了,我这些天一刻不离的陪着他,这天晚上也是一样,我们坐在一起,默默无语,总好过让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走。
“兼桑他始终没有来……大概是生我的气了……”国广突然开口,“当初就这么离开……大概兼桑不愿意再见到我了吧……”他失落的说。
“没有的事!”我打断他,“国广,之前一直瞒着你……和泉守兼定他,一年前就来过了啊,就是你来之前两天,他离开的。”
“诶?”
“你家兼桑,的确又帅又强,很棒哦。”我说,“就是刚来的时候有点颓废,不过有清光,安定还有陆奥守陪他,后来也好了很多……对了,他是和陆奥守一起消失的,这俩人啊,整整一年都在斗嘴,真是一对损友。”我有些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
“这样吗?知道兼桑这一年过的开心,我也没有遗憾了……”
“不过他始终惦记着他那个叫做堀川国广的搭档,至死没有见到这个当年为自己牺牲的搭档,大概是和泉守兼定最大的遗憾了……”
“!兼桑他……”
“他很在乎你,一直到最后,他都在思念着你。”我低下头,偷偷擦去眼泪,“所以说啊,兼桑怎么可能生国广的气,怎么可能,不愿意见到国广呢?国广对于兼桑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啊。”
“……”屋子里陷入沉默,许久,他才开口道,“谢谢……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可以在最后时刻知道兼桑的这些想法,我很开心……”堀川国广朝我笑了一下,消失了。
(十)
时之政府又折腾了一年,终于准备妥当了,随后便召集起众多审神者。我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便正式作为审神者就任了。
又是一年,我的本丸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刀剑,其中也包括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和陆奥守吉行。清光和安定虽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可是依旧形影不离的;堀川国广整日跟在和泉守兼定身后“兼桑兼桑”的叫,对了,这个和泉守兼定比当年那个还要欠抽些;陆奥守还是会和新选组的刀剑吵架。
“哇!吓到了吗?”鹤丸国永从我旁边窜出来。
“……”
“喂,在想些什么啊?”鹤丸见我没反应,有些郁闷的在我旁边坐下,问。
“没什么。”我看着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从眼前经过,“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这个本丸的兼桑和国广永远不会知道,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和泉守兼定,也遇到过一个堀川国广,他们等了对方一年,直到生命的最后,都牵挂着对方。直到最后,他们都未能相见。

End

曾经说过我不会写虐文的,结果隔了几周就把自己打脸了。而且还是把人生第一把刀伸向了深爱的土方组。
其实之前关于设计成be还是he我有纠结过,最后问了室友,她说就be吧。室友还建议我把本丸的五把刀设计成之前那五位的转世,我想了想没有采取,因为我感觉今世无缘来世再续也算是一种he了,而且如果这样设计,万一我哪天一个手抖令他们恢复记忆了怎么办,好歹第一次写虐文,要虐就虐到底不是?
所以说,主角之前照顾过的五把刀,他们是政府研究过程中的牺牲品,最后是彻底消失了。
其实我觉得冲田组比土方组要幸运,至少他们最后是陪伴着彼此,同生共死的,而土方组两只都是带着对对方的牵挂与思念离去的。
所以,即使主角在正式成为审神者以后,拥有了新的冲田组和土方组,但是想起至死未能相见的那对土方组,还是会觉得遗憾。
陆奥守描写的不多,因为实在不会写了,大概这一年他一直在开导和安慰兼桑吧,当然免不了会损对方几句,所以在离开时,他和新选组之间已经成为了损友。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