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冲田组+土方组】相见欢(3)

清光和安定这天早上是被门铃声吵醒的,他俩打着哈欠走出房间,结果看见长曾弥正在门口同陆奥守对峙。
“你怎么来了?”长曾弥略有些不悦的问。
“喂喂别这么冷淡啊,好歹来的都是客……”陆奥守说,“坂本龙马让我给新选组的诸位送信,邀请新选组的大家两周后跟他聚一聚。”
陆奥守走后,长曾弥拆开信封,里面是一张微机纸打印的信,上面写着:
“新选组诸位别来无恙乎?鄙人与诸位在仙界得以相聚,亦是有缘。鄙人欲邀新选组诸位来鄙人家中一叙,不知可否。若诸位肯赏脸,鄙人将感到不甚荣幸。坂本龙马亲笔。”
“喂,我说,到底要不要赴约呢?”清光问。
“当然去啊,维新派只有坂本龙马和陆奥守吉行来到这里,我们新选组正好有仇报仇有冤申冤。”安定说。
“嗯嗯,我也这么认为。”
“你们两个……其实只是想去别人家里蹭饭吧……”和泉守无奈的摇摇头。
“这有什么不可以呢,天天偷左文字家的柿子,你没吃腻啊!”被拆穿的二人理所当然的说道。
“兼桑……我也想去看看……”堀川国广拉着和泉守兼定的羽织说。
“……那好吧。”国广开口,兼桑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谁去跟先生们说一下,我们只是刀剑,他们不同意基本没戏。”
“……”
“干嘛都看着我啊?!”和泉守兼定抓狂道。
“呐兼定,其实大家心里明白,总司和近藤先生都比较好说话,最难搞的其实是土方先生,只要土方先生松口了,此行基本不成问题。”清光边说边把和泉守兼定往外推,“所以就交给你了哦。”
“国广!你忍心让我一个人赴死吗!”和泉守兼定朝堀川国广的方向叫道。
“我和兼桑一起去吧……”堀川国广无奈的跟了过去。
“土方先生!”
“什么事?”看着自家打刀和胁差难得认真起来的神色,土方岁三忍不住皱了皱眉,“如果又是为薪水一事,我正要通知你们,我正打算再次闭关修炼……”
“不不不!不是这事!”和泉守连忙出声打断。
“哦不是这事啊,那你们说吧,发生了什么。”躲在门后偷听的冲田总司和近藤勇一起走出来,坐下。
“……”堀川国广汗了一个,随后才说,“今天早上,坂本龙马来信,邀请我们到他那边去做客,听陆奥守吉行说,似乎还要介绍几个来自西方的朋友给我们认识。”随后递上了那封信函。
待看完信,冲田总司和近藤勇的眉头微微皱起,土方岁三直接把信一扔:“新选组与维新派势不两立,怎么可能与维新派的人来往!此事休要再提!”
“冲田君!”
“总司!”在和泉守兼定的“你们这一大家子怎么都喜欢偷听啊!”的吐槽中,清光和安定一同破门而入,“你和土方先生再斟酌一下吧!”
“清光和安定想去?”冲田总司问。
“是……”二人再次搬出了之前的那套说辞,“正因为新选组与维新派势不两立,所以我们才要借此机会,会会那坂本龙马,这次我们人多,正好借此机会将维新派打的片甲不留!冲田君,土方先生,此行一来可以打击维新派。二来可以让我们出去长点见识,何乐而不为啊!”
“可是……”冲田总司眉头蹙起,“上次那坂本龙马来访,拿了几十张纸片,说是西方国家流行的扑克牌,害我们新选组输了个丢人败兴,若再与他交手,只怕……”
“冲田先生和土方先生不必担心。”堀川国广插嘴道,“上次坂本龙马用西方游戏赢了我们,这次我们同样可以用东方技能取胜。天下之大,东方也是有历史悠久的大国的,我相信,可以与西方文明抗衡。”
“哦?是何技能?”土方岁三面色稍有缓和。
“来自东方文明古国,天朝的技能,麻将。”
“这倒也是可行之道……”冲田总司点点头,“可有把握?”
“有。”清光和安定说,“那坂本龙马和陆奥守吉行一心钻研西方文化,对麻将一技不熟,以我们新选组之力,凭麻将取胜,并非难事。”
“嗯,如此甚好,那土方先生怎么看?”
“想不到我新选组的武士,竟然有朝一日会屈尊去同维新派的人一起打牌。”土方岁三叹息道。
“土方先生这是答应了。你们几个,快谢谢土方先生!”冲田总司推了推身边的清光和安定。
“哇!谢谢土方先生!”清光和安定一同扑到土方岁三身上。
“喂你们几个!我几时答应过了!”土方岁三恼火的从地上爬起来,四把刀却都已经跑没影了。
两周后,坂本龙马家……
“呼……”众刀一同逃离饭桌,“喂陆奥守,你和坂本龙马在一起,平时就吃这些?”清光想起刚才坂本龙马端上餐桌的,那些鲜血淋漓的牛排以及各式黑暗料理,不禁打了个寒战,看向陆奥守的目光不禁带了几分同情,幸好找了个借口溜出来了,想起不得不继续陪坂本龙马周旋的冲田和土方,众刀在心里为主人点上蜡烛。
“你说你的主公喜欢钻研西方文化,就这玩意儿?”安定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陆奥守,刚才在餐桌上,坂本龙马与大伙交谈时,时不时的夹杂几句他们听不懂的话,完了他那几个来自西方国家的友人听不下去了,说龙马先生您说英语行吗?坂本龙马说我一直在讲英语啊。外国友人:……“清光你注意到没有,当时坂本龙马的表情好精彩呢。”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当然看到了!”
“你们几个,给我闭嘴!”陆奥守略有些恼火的说。
清光:“还是近藤先生和土方先生有先见之明,坚决留在屯所。”
安定:“这就是新选组局长的智慧啊!”
陆奥守:“……”
清光:“喂陆奥守,现在我们要到现世去玩会儿,你跟我们一起去不~”
陆奥守:“这……”
“走吧走吧,你不跟我们一起去难道还打算帮忙解决你主公的黑暗料理?我们好心带你你别不领情啊。哇啊!”清光和安定一同拽着陆奥守想要离开,突然感到后脑勺上一痛。
不知什么时候,冲田总司站到他俩身后,在他们的后脑勺上一人拍了一把:“你们几个!逃跑也不知道带上我,嗯?”
“冲田君……”清光和安定一起眼泪汪汪的看向冲田总司。
“冲田先生,土方先生呢?”堀川问。
“土方先生还在陪坂本龙马先生,我自己先溜出来了。”冲田总司笑着说,“呐,那里交给土方先生应付就可以了,我们一起去现世吧。”
“啊好棒!好久没有和冲田君一起出去玩了!”清光和安定一同欢呼道,随后一边一个挂到冲田总司的手臂上。堀川国广原本有些担心土方岁三,也被和泉守拖走了。

第三章完。
发文求欧气,不动行光你什么时候来!
注:大概就是维新派样样的学习西方结果样样都没学好的意思吧。不是黑坂本龙马黑维新派的意思哦,只是看新撰组异闻录里坂本龙马的那个英语发音……我作为一个英语学渣都听着难过……
麻将那段非原创,以前听说过的一个脑洞,忘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