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冲田组+土方组】相见欢(4)

“冲田君!”“总司!”这天一早,冲田总司被自家爱刀晃醒,冲田挥挥手赶开他俩,又缩回被窝里:“你们的工资还没批下来。”
“不是这事。”
“借你们的钱下个月还。”
“也不是这事……”
“哦,那你们说吧。”冲田总司打了个哈欠,微微坐起来一些。
“冲田君,你看看这个。”安定递上一份计划书,“这是我和清光,兼定,国广一同商议出的,有关我们新选组可持续发展的计划。”
“这是……”冲田总司接过计划书阅读起来,“安排内番?”冲田疑惑的看向自家爱刀。
“是,这是我们在本丸做兼职时所积累的经验。”清光说,“经过多次碰壁,我们已经放弃了在现世找工作糊口的打算,决定利用之前做兼职的经验,自给自足。”
“内番分为马当番,畑当番,手合三种,通过内番,不仅可以增加我们自身的数值,使我们变得更强,更能通过畑当番收获作物,以解决吃饭的问题。”安定说。
“听起来是不错……”冲田总司点点头,“可是畑当番你们要怎么做?我们好像没有种子?”
“冲田君不用担心,之前拜访坂本龙马,已经搜刮了他家所有的地瓜苗。”
“……”冲田总司无语片刻,才开口,“既然如此,你们自行安排就好了。”
“是!”
“嗯,总司,还有一个问题。”清光拽了拽冲田总司的袖子。
“什么事?”
“借我们的钱下个月真的可以还吗?”
“……”冲田总司再次倒回枕头上,还装模作样的打起了呼噜。
清光&安定:“……”
两周后……
“嘶……”和泉守兼定正费力的同自己的长发较劲着。
“兼桑!”堀川国广见状赶紧过来帮忙。
“麻烦你了啊国广……我在想要不要像你一样把头发剪短呢……”
“兼桑的头发这么好看,若是剪了有些可惜……”堀川一面帮和泉守梳头一面嘀咕道,“说起来,兼桑为什么突然要把头发扎起来呢?”
“……头发披着干活不方便,若是跟清光和安定一样就不好了。”
“咦?所以兼桑是关心我吗?我很感动呢。”堀川笑着替和泉守扎上发带。
事情要从一周前说起了。
安定对冲田总司的仰慕之情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安定自然是一举一动都会刻意模仿冲田,包括战斗时将头发束起,平日里披下来的习惯,不管清光吐槽了多少次:“总司是黑长直怎样都好看,你把头发披下来就是只炸毛的博美犬好吗!”都没有用。
这天清光和安定一同去左文字家偷柿子时不幸被发现,安定只好用剑气拦住那些人,结果这时候正好起风了,安定下意识的抬手整理头发,结果剑气打中了清光……
出于愧疚心理,安定从此在平日里也会老老实实的把头发用发带束好。
和泉守:“就你话多……”
“和泉守,堀川。”长曾弥虎彻走进来,“跟你们商量个事……我们再招募些人来吧?”
“诶?发生什么事了吗?长曾弥先生?”堀川国广疑惑道。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内番还是两人合作比较好,你们两个,加州和大和守平时都在一起,就我只有一个人。轮到我做马当番和畑当番时我还能应付,手合时我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有道理,是我们疏忽了。”堀川国广点点头,“那我去找土方先生商量一下,再招些人来吧。”
几日后,来了一个穿的金光闪闪看起来就很壕的美人:“我是蜂须贺虎彻。希望不要把我和赝品混为一谈。”
近藤勇跟蜂须贺虎彻说明了一下要做的工作后,便打发他和长曾弥一同去做内番了。
“总感觉接下去屯所会很热闹呢。”冲田总司说。
接下去几天……
马当番:“这种事情,交给赝品去做如何?”
畑当番:“好不容易得到了真品虎彻,就让我干这个?!”
手合:“切……真是不愉快……”
长曾弥虎彻:“……”
不过尽管清光和安定多次表示既然蜂须贺这么讨厌长曾弥,还不如趁早离开的好,蜂须贺依旧没有离开这个有赝品没工资的地方,原因不明。
这时门铃又响了,和泉守跑去开门:“陆奥守吉行?你怎么又来了?”
陆奥守把少数行李一扔,一把抱住和泉守:“你们还招人吗?带俺一个!”
“那个,陆奥守,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兼桑?”堀川上前分开俩人,带着陆奥守去找其他同伴了。
“其实再加上陆奥守也不是不可以啦。”清光想了想说,“每天做内番一共需要六个人,如果陆奥守加进来的话还有一个人可以休息,那我们七个人轮流休假好了。”
“好主意,那就这样吧。”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的时候,屯所外又传来了坂本龙马的怒吼声:“陆奥守吉行!你给我滚出来!”
动静太大,原主和刀们不得不集体去门口一探究竟,打开大门,见坂本龙马满脸怒容的站在外面,与平日里拽拽的,欠抽的样子截然不同。看见来开门的冲田总司便又是气不打一处来:“冲田总司,你们新选组好能耐啊!挖墙脚都挖到我家里来了,嗯?!”
“坂本龙马!注意你的用辞!”土方岁三有些恼怒的反驳,“还有,我们挖你墙角?你当初来新选组挖过多少次人!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少废话!陆奥守呢?让他跟我回去!”
“俺不回去!”陆奥守“蹭”的躲到近藤勇身后。
坂本龙马做了几次深呼吸,才开口:“陆奥守,为什么要离家出走,投奔新选组?”
陆奥守:“家里伙食太差了……”
“胡说八道!”坂本龙马情绪再次失控,“说!你究竟用什么砸坏家里门锁的!”
陆奥守:“……你烤的面包……”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清光和安定再也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和泉守顾及自己帅气的形象没有跟着一起疯,可也有些忍俊不禁,堀川拍了拍陆奥守的肩膀,半是同情半是幸灾乐祸的说:“真是辛苦你了啊……”
冲田总司费力的忍住笑,对坂本龙马说:“呐龙马先生,你也看到了,你的刀自己不愿意留在家里,你把他硬拖回去也不好啊,不如就让陆奥守留在这里,我们会照顾好他的。”
“是啊是啊,你放心,我们不会挖你墙角的,我们始终承认陆奥守吉行是维新派坂本龙马的刀,答应永远不让他加入新选组。”近藤勇也上去劝道,两人就这样把坂本龙马送走了。

第四章完。
依旧写文求欧气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