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妍儿

一个想写小说,却发现自己更适合当段子手的人。

[新选组+审]这个审是天使

*男审,审真是天使,不过那是上辈子的事了。
*cp有冲田组,土方组,审是有妇之夫所以刀审只能友情向
*审是来自法兰克王国的骑士,真.欧洲审
*审有庞大的亲友团,然后审自身能力是——穿梭时空。看不懂的可以查一下《云和山的彼端》,没错这个审就是那游戏的主角。

(一)
“天使?”本丸的初始刀,加州清光皱着眉,打量着面前的审神者,一年轻男子,穿洋装,除了那双可以跟波斯猫媲美的,一黑一蓝的眼睛,实在与普通人没什么不同,刚才在交流人生经历的时候他说自己是天界的天使,“天使不都应该是那种长超级好看的,还有翅膀的吗?主公你哪里像了?”换句话说,天使就这德行?
“咳,天使什么的,都是上辈子的事了。”赛特尴尬的咳了一声,说,“当年我和撒旦是至交好友,因为错误的发明被禁锢于天界,后来天界给我机会转世成人,我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再说我现在这样有什么问题吗!喜欢我的妹子多的是!”
“主公息怒。”
“不说这个了,锻刀去!”赛特站起来,潇洒的朝清光一挥手,朝锻刀房走去。
“公式5665,嗯,一小时半。”赛特若有所思的看着倒计时。
“主公你不是来自欧洲吗?好像也没多欧呢。”清光有些幸灾乐祸的说。
“我是为了你啊。”赛特说,“我夜观星象,这发必出大和守安定。”
“主公你还会观星象啊?”
“嗯,早期在阿拉伯学习过占星术。”
“可是主公,现在是白天啊。”
“闭嘴!”赛特怒道,“再吵滚去种地,也不帮你召唤大和守安定了。”
“小的知错……”
一小时半以后……
“我是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爱刀的其一,虽然难以上手,但自认为是把好刀。”
清光顿时五体投地。
“那么,清光,安定,以后就由你们两个协助我,管理本丸了。”
“我等誓死追随主公!”
“嗯。”赛特把手背在背后,冲两把打刀俨然的点点头,“先下去休息吧,有事再叫你们。”
“……”清光和安定互看一眼,又瞄了赛特一眼,准备离开。
“想牵手就牵。”赛特面无表情的说,“不用顾虑我,我有女朋友。”
“主公彪悍!”
(二)
“啊啊啊——!睡不着!”大和守安定又翻了个身。
“睡不着的话就……”安定那双好看的蓝眸眯起,清光有些心虚的改口,“看会儿书吧?”
安定有些无语的看清光不知道从哪里搬出一沓书,抓起最上面那本,《白雪公主》,汗,再看下一本,《安徒生童话》,再拿起一本,《一千零一夜》。
“……”
“主公房间里大都是些四书五经,但丁《神曲》之类的,我也看不懂,好不容易翻出几本童话!”清光赶忙解释。
“回头跟主公申请一下,多买些漫画吧……”安定认命的拿了本《一千零一夜》,躺回床上翻着,“最好是跟新选组有关的。”
“对对对,我听说有部漫画,叫《新撰组异闻录》的,真想看看他把我们画成什么样了呢。”
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突然清光把书一放,警觉的坐起身来:“安定,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有吗?”安定依旧懒懒的靠在床上,“你听错了吧?”
“我是说真的啦!”清光急了,一巴掌拍在安定脑袋上。
“真是的,你这样一点也不可爱哦。”安定终于正眼瞧了清光,“你要我听什么?”
“嘘——”清光作了个悄声的手势,二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片刻。
“无聊。”安定又白了清光一眼,就在此时……
“啪嗒,啪嗒……”屋顶上传来了声音。
“安……安定,你听到没有?”清光面色煞白的看向安定。
“什么人,给我出来!”安定已经握住了自己的本体。
“咕……”
“安……安定……”清光紧紧的攥着安定的袖子,“会不会……有鬼?”
“别怕别怕……”安定搂过清光轻声安慰着,“我们可是武器,是冲田君的刀啊,怎么会怕这些东西……要不我出去看看?”
“好的……”
一小时后……
“清光,你先放开我好不好?”安定无奈的看着依旧被清光攥着的袖子。
“我……要不我俩一起出去?”
“哦……”
清光和安定携了本体,轻手轻脚推开门出去了。
“咕——”
“什么人!”
黑夜中出现了一双发光的眼睛,看着他们俩。
“啊啊啊——!”
赛特房间……
赛特站在房间里,无比诧异的看着眼泪汪汪,抱着枕头被子的清光和安定:“你们……”
“主公……”
“审……”
“我们跟你一起睡吧!”二刀异口同声的叫道。
“……”赛特黑线,“那个,我说过我有女朋友了,不能……”
“不不不是你想的这样啊主公!”
“有这种事?”听完清光和安定你一言我一语的解释完,赛特微微皱眉,执起放在桌上的一把黄金剑,跟清光和安定一同前往查看。
“这四周,似乎并无异样?”赛特纵身一跃上了屋顶。
“咕——”一只猫头鹰叫了一声,飞走了……
“所以我们刚才听到的声音,都是……?”清光和安定有些郁闷。
“这下可以好好休息了吧?”赛特打了个哈欠,回屋了。
“主公好走!”二刀恭敬道。
(三)
“主公,有新人来了。”和泉守兼定走进审神者房间。
“萤丸来了?”赛特冲新刀点点头,又转向自家近侍,“辛苦了。”
同新人交代了几句,赛特便让人退下了,和泉守兼定却依旧留在房间里。
“有什么事吗?”赛特问。
“主公,我想问一下,国广什么时候才能来。”本丸现在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刀剑,主公是真.欧洲人,如今四花刀齐了,三日月宗近也来了,就是没有堀川国广。
“这个啊……”赛特拿了一叠书塞给和泉守,“你把这些书读完,堀川国广就来了,我保证。”
“真的假的?”和泉守怀疑道。
“当然是真的,我几时骗过你们?”
和泉守想了想,便相信了,接过书回房间去,赛特应付完自家近侍,然后才去安排出阵。
下午,出阵部队归来,并带回一把新刀:“不好意思,请问兼桑有来这里吗?”
赛特往和泉守的房间指了指,堀川国广便迫不及待的过去了。
“兼桑!”堀川走进房间,看见和泉守趴在桌旁,旁边放了一小瓶酒和一大堆书,堀川随便拿起几本一看,有《伊力亚特》《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中国近现代精品诗歌总集》《空中小姐》,看到这他已经冒汗了,这是谁给开的书目啊?结果他再拿起一本一看:《诛仙》!擦汗,再拿一本:《交错时光的爱恋》!
堀川轻轻推了下一杯倒的和泉守:“兼桑,这些书你都看得懂吗?”
和泉守醉眼朦胧的抬头看了堀川一眼,忽然朗声道:“胫甲坚固的阿开亚人,他们轻轻地挥手,不胜凉风的娇羞;活着还是死去,这是一个石无忌的大道中期……”
堀川满头黑线,一股脑把这些书全扔到桌子底下,打算先找条湿毛巾帮兼桑清醒一下,再去找主公聊聊人生,和泉守一只手探出来想拿回书本,结果半途说了句“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后,就靠在堀川身上睡着了。
堀川把和泉守扶到床上,结果被和泉守当成抱枕抱到怀里,想要挣脱,未果,只好认命的靠到兼桑怀中。
“清光啊,明天去趟和泉守和堀川的房间,帮我把那些书拿回来。”赛特对清光说。
“主公不自己去吗?”
“不了,怕堀川找我谈人生。”
(四)
“主公,您一周没有回本丸,今天记得把要交给政府的报告写完哦。”赛特从现世回到本丸,堀川国广前来迎接,虽然面上带着笑,说出来的话却很让人郁闷,“主公似乎出去的不是时候呢,这几天正好是报告最多的。”
本丸卡的刀除了堀川国广,还有压切长谷部,现在堀川国广来了,压切长谷部依旧没来,之前赛特倒也没有很着急,因为该来的总有一天会来,然而现在,面对房间里堆积如山的文件,他突然很想见见这位传说中主命至上的刀。
“赛特别急,本座用自身预见未来的能力帮你查看过了,压切长谷部明天下午三点会来到你的本丸。”赛特打电话给自家祖宗求助,电话那头安慰道。
“可是这些报告我明天两点就要交啊!”赛特挂了电话哀嚎道,“这么多,我怎么写的完!”
自暴自弃的在床上躺了会儿,赛特重新坐起:“有了!”
堀川国广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一道光闪过,自家审神者从房间里消失。
“主公?”堀川疑惑的喊了一声。
然后又一道光闪过,堀川只看了一眼,惊的差些眼珠子掉出来,十个赛特一齐出现在了房间里。
“呀国广,吓到你了吧?抱歉。”赛特看到堀川的表情,有些尴尬的笑笑,并向他解释,“报告太多,我一个人写不完,因为我自身可以穿梭时空,就穿梭到未来,把两小时后,四小时后……二十小时后的我叫过来帮忙了。”
十个赛特齐心协力,很快写完了报告,回自己的本丸去了。
“呼——终于可以休息了……”赛特往床上一躺,然而好景不长,两小时后……
“你好啊两小时后的我。”一道亮光闪过,两小时前的赛特出现在房间里,笑的一脸欠抽,“我报告写不完,你来帮忙呗。”
……
“你这混蛋!我杀了你!”第二十个小时,本丸审神者的房间里传来一声怒吼,离审神者房间最近的新选组四人赶来查看,见两个赛特战在一起,本丸内一片刀光剑影,二人打的天翻地覆地覆天翻。
“主公!快别打了,你们可是真正意义上的‘本是同根生’啊!”堀川国广想要上前劝架,被和泉守兼定一把抱住。
“你疯了啊!”和泉守惊慌的说,“现在过去不是找死吗,狗咬狗两嘴毛也得看是什么狗,俩吉娃娃掐架可以当小孩子闹别扭看,要是两头藏獒呢?”
“和泉守你说谁藏獒!”两个赛特一齐转头。
最后赛特还是跟二十小时前的自己一起去写报告了……
(五)
这天晚上……
“主公。”
“国广?什么事?”赛特好奇的看向难得没有追在和泉守身后的堀川。
“主公我想问你,你觉得……”堀川红了脸,“兼桑他……到底喜不喜欢我?”
“这不是废话吗!”赛特说,“你是没有看见,你没来的时候和泉守想成什么样子,一天来问我三回。”
“真的吗!”堀川欣喜异常,但很快脸色一暗道,“那为什么……他对我一直不冷不热的,除了我刚来的时候,和那天我想要来劝架的时候,他抱过我两次……平日里都没什么互动。”
“这个啊……我瞎猜啊,估计和你们重逢时的尴尬场面有关。”赛特说,“他等了你这么久,结果见面时是这样的场景,一点都不感天动地,你自己求一下他的心理阴影面积吧。”
“主公……这好像是你的错吧?”
“诶?好像是哦……”赛特尴尬的笑笑,“好吧是我的错,那交给我解决吧。”
“?”
“长谷部,过来一下。”赛特喊长谷部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只要是主命,哪怕让我牺牲节操也……”
“快些去吧!哪有这么夸张!”赛特推了长谷部一把。
和泉守房间……
“长谷部?你怎么来了?”和泉守疑惑道。
“和泉守,我想跟你聊聊。”
“……”二人对视一会儿,长谷部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和泉守忍不住了,问,“你想说什么?”
“今晚我心里颇不宁静……”
“为什么?”
“因为……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屋外的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空气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
“少跟我来这套《荷塘月色》!有本事你来《纪念刘和珍君》。”
“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
“我不认识你。”和泉守要关门,又被长谷部拦住了。
“我真有事要说!”
“有话快说。”
“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
“我……我担心最近的中东局势!”
“……”和泉守表示不想理他。
“我说!我喜欢堀川!”
“你说什么?”这句话的效果很明显,不止是明显,简直是起到爆炸性的效果,长谷部看着和泉守兼定朝自己逼近,利用其引以为傲的机动值转身就跑。
“站住!你跑什么啊!”
废话,不跑还等着你掐死我吗?长谷部心想。
月光如流水,两把打刀在本丸疯跑。
绕本丸五十圈后,长谷部跑不动了,靠在樱花树旁喘着,后面的和泉守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站住……你……跑……什么……呀?”和泉守边喘边说,“我……问你……为……为什么……喜欢……国……国广?”
“我……关心同僚,不可以吗?我还喜欢加州,大和守,烛台切,鹤丸,三日月……”
“……”等气喘匀了,和泉守有点目露凶光,“我总有一天要搞清楚你脑子是什么构造!”
逃过一劫的长谷部心想,天哪,和泉守竟然追着我绕本丸跑五十圈!就为了听我讲这些傻话!长谷部突然意识到爱情是多么盲目。
第二天不知道怎的,全本丸都知道和泉守和堀川开始谈恋爱了。
(六)
听说陆奥守吉行跟新选组的刀剑吵起来了,赛特赶紧过去查看。
“这是枪铳的时代哟。刀剑什么的,落后于时代嘛。”陆奥守一边把玩着手枪一边说。
和泉守兼定:“切……”
“是吗,我倒觉得,比起火枪大炮,我还是喜欢用手中剑来战斗,因为手中有剑,方能保护自己珍惜之人。”赛特说。
“主公?”
赛特又说:“我所处的时代也是刀剑的时代,我目睹过两场大型的战役,有一种冷兵器时代的无奈和壮美,这是能产生史诗的时代,不见面就把对方打得头破血流的战争只能催生军事评论家。”
“不过,从人类生存角度来说,这两种职业最好都别有吧?”陆奥守若有所思道。
“你说的对。”赛特点点头,“当年丕平大人让我去东方国度寻找战争不败之法,所谓战争必胜,我一直在找。后来有人告诉我,真正的王道,并不是永远胜利,战争不败,而是应该从根本上杜绝战争的发生。”
“就是就是,世界和平不好吗,干啥打打杀杀的……”
一人一刀聊着天,走远了。
新选组四人:“……”
(七)
发件人:丕平三世
内容:赛特,速回法兰克王国开会,有要事相商。
发件人:薇达
内容:赛特夫君,家里出了些事,请快些回阿拉伯处理。
发件人:妮可
内容:赛特赛特,什么时候回移动岛看人家啊?
发件人:王思月
内容:赛特大哥,什么时候回长安看看?你上次借我的书什么时候还?
发件人:……
内容:……
“……”赛特看着手机里一连串的消息,内心是绝望的,“那个,清光啊,”他转向加州清光,“我在现世有些事情要处理,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本丸,所以接下去几个月拜托你了可以吗?”
“主公要离开这么久吗?”清光愕然,“可是下周池田屋开放,政府要求我们三天内完成任务的啊。”
“对哦!”赛特惊道,“这怎么办!”现世那边的事情也得处理好,如果得罪了长官,妻子和女友中的任何一个,后果也很严重……“天要亡我乎?!”赛特哀嚎一声。
没办法,由于两边都不能不管,赛特只好拿起手机求助:“喂,祖宗啊?……对,请祖宗帮忙照顾本丸几个月……嗯,拜托了祖宗。”
挂了电话,赛特对围观的新选组说:“我要出去一阵,接下去本丸由我祖宗管理。”
“哟,主公你还有个祖宗啊?”和泉守说。
“每个帅哥的背后都有一个超级吓人的祖宗,这点你应该深有体会。”
“有道理。”和泉守想起歌仙,点点头。
第二天,赛特的祖宗来了,古铜色头发,跟赛特一样的阴阳妖瞳,手持一把黄金剑——没错跟赛特用的一样,比赛特严肃,比赛特帅。
“池田屋……那应该由新选组去了。”赛特他祖宗——宇文拓看着政府下达的命令,很快写好了出阵名单,随即看了众刀一眼,犹豫了,“你们几个行吗?”
“不太行。”加州清光如是说,队伍里他和安定等级最高,70级,和泉守和堀川略悲催,50级,长曾弥和陆奥守,20级……
“算了,本座跟你们一起去。”宇文拓执了轩辕剑,带领众刀前往合战场。
前往战场的路上陆奥守又跟新选组吵起来了,话题是永恒不变的,枪和刀剑谁更强。
“俺说过几次了,枪强于剑,刀剑已经过时了啊。”
新选组众人:“切。”
众人一路吵过来,忘记索敌了,宇文拓自己上前推开池田屋的门,百余名敌军一拥而上。
“就这么点?”宇文拓拔出轩辕剑,一剑劈下,所有敌人灰飞烟灭,宇文拓将剑归鞘,回到队伍当中,“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陆奥守:“没什么……”
新选组众刀:“主公彪悍,主公全家都彪悍。”
宇文拓:“?”
(八)
“祖宗!我回来了!”赛特推开本丸的大门,跟宇文拓打了个招呼,“本丸一切都好吧?”
“放心,一切都好。”宇文拓看着本丸的刀剑在远处打打闹闹,“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很好奇。”
“什么事?”
宇文拓看向新选组的刀剑。
清光:“安定~安定~”
堀川:“兼桑~兼桑~”
宇文拓将目光收回,问:“你是怎么做到,和这些刀在一起这么久,还是直男的?”
“……”

——the end——

评论(11)

热度(93)